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军事抗战 > 大唐热血传奇 > 章节目录 > 第六十八章  高骈收复交州失地 张义潮肃清大唐西部

第六十八章  高骈收复交州失地 张义潮肃清大唐西部

书名:大唐热血传奇 作者:北流罗文杰 更新时间:2019-10-22 12:15 字数:7975

    懿宗李漼,宣宗长子,母曰元昭皇太后晁氏。大和七年十一月十四日,生于藩邸。会昌六年十月,封郓王,本名李温。大中十三年八月七日,朝廷宣遗诏立为皇太子监国,改今名。十三日,柩前即帝位,年二十七。懿宗姿貌雄杰,有异稠人。时天气尝大雪数尺,而懿宗寝室之上独无,人皆异之。宣宗制《泰边陲乐曲词》有"海岳晏咸通"之句。又大中末,京城小儿叠布渍水,纽之向日,谓之拔晕。懿宗果以郓王即大位,以咸通为年号。

    九月,懿宗释服,追尊母后晁氏为太后,谥曰元昭。制以门下侍郎、守左仆射、同平章事令狐綯守司空;门下侍郎、兵部尚书、同平章事萧邺兼尚书右仆射;中书侍郎、礼部尚书、平章事夏侯孜兼兵部尚书;中书侍郎、平章事蒋伸兼工部尚书,并依前知政事。又以兵部侍郎郑颢为河南尹。以昭义军节度、潞邢磁洺观察等使、光禄大夫、检校吏部尚书、兼潞州大都督府长史、上柱国、河东县开国子、食邑五百户裴休为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管内观察处置等使;以河中节度使、检校尚书左仆射毕諴为汴州刺史,充宣武军节度、宋亳观察等使。以中书舍人裴坦权知礼部贡举。以户部侍郎、翰林学士杜审权为检校礼部尚书、河中晋绛节度等使。

    咸通元年春,懿宗御紫宸殿受朝,对室韦使。葬宣宗皇帝于贞陵。以右拾遗刘邺充翰林学士。以河中节度使杜审权为兵部侍郎、判度支,寻以本官同平章事;以门下侍郎、守司徒、同平章事令狐綯检校司徒、同平章事,出镇河中;尚书左仆射、诸道盐铁转运使杜忭同平章事。时,浙东观察使王式斩草贼仇甫,浙东郡邑皆平。

    八月,懿宗以河东节度使裴休为凤翔尹、凤翔陇右节度使,以凤翔陇右节度使、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刑部尚书卢简求为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使。时,太原兼统退浑、契苾、沙陀三部民族。退浑三部属游牧民族,骁悍善战,原太原镇帅大都以赌咒、结盟,或留质其统帅子弟的作法,统治他们,但他们经常掳掠作乱。芦简求则放还其子弟,待之以恩信,使其威伏,边境宴然。

    右拾遗刘邺上奏说:“李德裕父子为相,有功于国。自贬逐以来,亲属几尽,生涯已空,宜赠一官”。 懿宗于是敕复李德裕太子少保、卫国公,赠左仆射。时,懿宗有事于郊庙,礼毕,御丹凤门,大赦,改元咸通。以中书舍人薛耽权知贡举。

    咸通二年春,懿宗以吏部尚书萧邺检校尚书右仆射、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观察等使。郑滑节度使、检校工部尚书李福奏:"属郡颍州去年夏大雨,沈丘、汝阴、颍上等县平地水深一丈,田稼、屋宇淹没皆尽,乞蠲租赋。"懿宗从之。以中书侍郎兼工部尚书蒋伸兼刑部尚书,右仆射、门下侍郎杜忭为左仆射,依前知政事。

    懿宗以前婺州刺史裴闵为颍州刺史,充本州团练镇遏等使。以驾部郎中王铎本官知制诰。以中书舍人卫洙为工部侍郎。寻改银青光禄大夫、检校礼部尚书,兼滑州刺史、御史大夫、驸马都尉,充义成军节度、郑滑颍观察处置等使。卫洙奏称:"蒙恩除授滑州刺史,官号内一字与臣家讳音同,虽文字有殊,而声韵难别,请改授闲官者。"懿宗敕说:"嫌名不讳,著在礼文,成命已行,固难依允。"于是以兵部侍郎曹确判度支,以兵部员外郎杨知远、司勋员外郎穆仁裕试吏部宏词选人。

    九月,懿宗以前兵部侍郎、判度支毕諴为工部尚书、同平章事。罢蒋伸知政事。先是,朝廷令王式率平安南的将士前去讨伐浙东起兵的裘甫,一些獠人知道安南兵力空虚,乃引林邑蛮(越南中部)攻安南府,官兵寡不敌众,向朝廷告急。懿宗遣神策将军康承训率禁军及江西、湖南之兵赴援。时,张议潮自将蕃汉兵七千人,收复凉州,遣使入告,情辞恳直,懿宗用嘉之。

    三年春正月,左仆射、门下侍郎、平章事杜忭率百僚上懿宗徽号曰睿文明圣孝德皇帝。懿宗置凉州节度使,领凉、洮、西、鄯、河、临六州,发郓州兵二千五百人戍之。懿宗崇佛,怠于政事,即位以来,于宫中设讲席,自唱经,抄录佛经;数次巡视京城诸寺院,施舍无度;还在咸泰殿筑坛为内宫寺尼受戒,两街僧、尼皆入宫参加受戒仪式。懿宗敕令左、右街的慈恩寺、荐福寺、西明寺、庄严寺四寺各置戒坛,度僧、尼三至七日。

    安南桃林人者,居林西原,七绾洞首领李由独主之,岁岁戍边。李琢之在安南,奏罢防冬兵六千人,谓李由独可当一队,遏蛮之入。南蛮酋长以女为李由独子妻,七绾洞举附南蛮,王宽不能制。懿宗以湖南观察使蔡袭代之,发诸道兵二万屯守,南诏怛畏不敢出。时懿宗诏左庶子蔡京经制岭南,忌蔡袭功,有所欲,沮坏之,乃言:"南方自无忧虑,不需要防备,武夫幸功,多聚兵耗馈运,请还戍兵惜财用。"蔡袭执上书说:“不可,愿留五千兵镇守”。累上表,朝廷不报。蔡袭即极陈南诏伺隙久,有十必死状。朝廷昏肆,不省。蔡京还奏,得意甚,懿宗复诏蔡京为宣慰安抚使。

    五月,懿宗敕说:"岭南分为五管,诚已多年。居常之时,同资御捍,有事之际,要别改张。邕州西接南蛮,深据黄洞,控两江之犷俗,居数道之游民。比以委人太轻,军威不振,境连内地,不并海南。宜分岭南为东、西道节度观察处置等使,以广州为岭南东道,邕州为岭南西道,别择良吏,付以节旄。其所管八州,俗无耕桑,地极边远,近罹盗扰,尤甚凋残。将盛藩垣,宜添州县。宜割桂州管内龚州、象州,容州管内藤州、岩州,并隶岭南西道收管。"乃拜蔡京岭南西道节度使。

    蔡京褊忮贪克,峻条令,为炮熏刳斮法,部下愁毒,为军中所逐,走藤州,蔡京害怕的对众心腹说:“我们被将士驱逐,皇上一定怪罪我们。”其心腹说:“我们不如矫制作攻讨使印,召乡兵比道军攻邕州”。 蔡京赞成,于是召集乡兵比道军还攻邕州,不克,众溃。懿宗听闻蔡京失地丧师,大怒,贬蔡京死崖州。以桂管观察使郑愚代节度。

    懿宗令宰臣杜忭兼司空,毕諴兼兵部尚书。驾部郎中、知制诰王铎为中书舍人。以邕管经略使郑愚为广州刺史,充岭南东道节度、观察处置等使;将军宋戎为岭南西道节度使。时,南诏乘安南乱攻交州,同时进略安南,安南都护李鄠屯武州,为蛮所攻,弃州走。懿宗斥李鄠,以王宽代之。

    懿宗发湖、荆、桂兵五千屯邕州。岭南永州刺史韦宙奏:"南诏必袭邕管,不先防近而图远,恐捣虚绝粮道,且深入。"懿宗乃诏蔡袭按军安南海门(越南海防一带),诏郑愚分兵御之。蔡袭请济师,懿宗以山南东道兵千人赴之。南诏和林邑蛮攻邕管西北部,经略使李弘源兵少不能拒,奔峦州。南诏稍逼邕州,郑愚自陈:“臣非将帅才,愿更择人”。会康承训自义成来朝,懿宗乃授康承训岭南西道节度使,发荆、襄、洪、鄂兵万人从之。承训辞兵寡,朝廷乃大兴诸道兵五万往。

    懿宗征诸道兵赴岭南,诏湖南水运,自湘江入澪渠,江西造切麦粥以馈行营。湘、漓溯运,功役艰难,军屯广州乏食。润州人陈磻石诣阙上书,言:"江西、湖南,溯流运粮,不济军师,士卒食尽则散,此宜深虑。臣有奇计,以馈南军。懿宗召见,磻石因奏:"臣弟听思曾任雷州刺史,家人随海船至福建,往来大船一只,可致千石,自福建装船,不一月至广州。得船数十艘,便可致三万石至广府矣。"又说:“东晋末年,刘裕从海路进军破岭南卢循“”。执政是之,懿宗以磻石为盐铁巡官,往杨子院专督海运。于是康承训之军皆不阙供。

    初,王智兴得徐州,召募凶豪之卒二千人,号曰银刀、雕旗、门枪、挟马等军,番宿衙城。自后浸骄,节度使姑息不暇。田牟镇徐日,每与骄卒杂坐,酒酣抚背,时把板为之唱歌。其徒日费万计。每有宾宴,必先厌食饫酒,祁寒暑雨,卮酒盈前,然犹喧噪邀求,动谋逐帅。

    前年寿州刺史温璋为节度使,骄卒素知温璋严酷,深负忧疑。温璋开怀抚谕,骄卒终为猜贰,给与酒食,未尝沥口,不期月而逐温璋。懿宗是以浙东观察使王式检校工部尚书、徐州刺史、御史大夫、武宁军节度、徐泗濠观察等使,代温璋。时王式以忠武、义成之师三千平定仇甫,懿宗便诏王式率二镇之师渡淮。徐卒闻之,惧王式兵势,无如之何。王式至大彭馆,徐卒方来迎谒。居三日,王式犒劳两镇兵令还,既擐甲执兵,即命环围骄卒杀之。徐卒三千余人,是日尽诛,由是凶徒悉殄。

    懿宗以户部侍郎李晦检校工部尚书,兼兴元尹、山南西道节度使。遣将军蔡袭率禁军三千,会诸道之师赴援安南。以吏部侍郎郑处诲萧仿、吏部员外郎杨俨、户部员外郎崔彦昭等试宏词选人。以吏部侍郎萧仿权知礼部贡举。

    蔡袭就任,对经略使樊绰说:“现在安南的状况非常严峻,南北受敌,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为了对付南诏,将军还是亲自入南诏侦探为妙。”樊绰领命。化妆成平民,从广西西北部进入南诏,对南诏情况进行调查了解。樊绰搜集大量的南诏资料,并在参考前人袁滋著作的《云南记》)基础上,写成《蛮书》,又名《云南志》、《南夷志》、《南蛮记》,共十卷。

    南诏酋将杨思僣、麻光高以兵六千薄城而屯。南诏兵拼命攻城,唐军都将其击退。其年冬,南诏攻城益急,蔡袭率领将士拼死抵挡,蔡袭见南诏将士死战不退,录将前南诏王异牟寻盟言系矢上射入其营,南诏不答。

    四年春正月,懿宗有事于圆丘,礼毕,御丹凤楼,大赦。中外官宜准建中元年敕,授官后三日举一人自代。州牧令录上佐官,在任须终三考。河东节度使、检校刑部尚书卢简求以病求罢,诏以太子少师致仕归东都。以昭义节度使、检校礼部尚书、上柱国、赐紫金鱼袋刘潼为太原尹、北都留守、御史大夫,充河东节度观察处置等使。

    懿宗以左散骑常侍李荀检校工部尚书、滑州刺史、义成军节度、郑滑观察等使。以兵中侍郎、判度支杨收本官同平章事;以刑部侍郎曹汾为河南尹;以户部侍郎李蠙检校礼部尚书、潞州大都督府长史,充昭义节度、观察处置等使。懿宗敕徐州罢防御使,为支郡,隶兖州。

    六月,懿宗置行交州于海门,进为都护府,调山东兵万人益戍,以容管经略使张茵镇之。因命经略安南,张茵逗留不敢进。时南蛮势大,竟陷交州,蔡袭战死,阖宗死者七十人,幕府樊绰取袭印走渡富春江。荆南兵入东郛苦战,斩南诏兵二千级。是夜,蛮遂屠城。懿宗诏诸军保岭南。赴安南诸军抽退,分保岭南东、西道。安南之陷,将吏遗人多客伏溪洞。

    七月,懿宗下制说:"安南寇陷之初,流人多寄溪洞。其安南将吏官健走至海门者人数不少,宜令宋戎、李良瑍察访人数,量事救恤。安南管内被蛮贼驱劫处,本户两税、丁钱等量放二年,候收复后别有指挥。其安南溪洞首领,素推诚节,虽蛮寇窃据城壁,而酋豪各守土疆。如闻溪洞之间,悉藉岭北茶药,宜令诸道一任商人兴贩,不得禁止往来。廉州珠池,与人共利。近闻本道禁断,遂绝通商,宜令本州任百姓采取,不得止约。其徐州银刀官健,其中先有逃窜者,累降敕旨,不令捕逐。其今年四月十八日,草贼头首已抵极法,其余徒党各自奔逃,所在更勿捕逐。"是月,东都、许、汝、徐、泗等州大水,伤稼。

    十一月,懿宗以长安县尉、集贤校理令狐滈为左拾遗。制出,左拾遗刘蜕、起居郎张云上疏论说:“令狐滈父令狐綯秉权之日,广纳赂遗,受李琢贿,除安南,致生蛮寇,令狐滈不宜居谏诤之列”。时令狐綯在淮南,上表论诉,懿宗乃将张云贬为兴元少尹,刘蜕华阴令,令狐滈改詹事司直。以中书舍人王铎权知礼部贡举,以兵部侍郎、判度支曹确同平章事,以中书侍郎、平章事毕諴检校吏部尚书、河中尹、晋绛慈隰节度使。就加幽州张允伸检校司徒。以兵部侍郎高璩本官同平章事,以户部侍郎裴寅判本司事。

    五年春,懿宗以用兵罢元会。谏议大夫裴坦上疏论说:“天下征兵,财赋方匮,不宜过兴佛寺,以困国力”。 懿宗优诏答之。以兵部尚书牛丛检校兵部尚书,兼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徐州处置观察防御使。以门下侍郎、兵部尚书、平章事杜审权为润州刺史、浙江西道节度使。以兵部郎中高湜、员外于怀试吏部,平判选人。右仆射、平章事夏侯孜增爵五百户。以中书舍人王铎为礼部侍郎,以晋州刺史孟球检校工部尚书,兼徐州刺史。

    时,南蛮寇邕管,懿宗以秦州经略使高骈率禁军五千赴邕管,会诸道之师御之。高骈,字千里,幽州人。祖高崇文,元和初功臣,封南平王。父高承明,神策虞候。骈,家世仕禁军,幼而朗拔,好为文,多与儒者游;喜言理道。两军中贵,翕然称重高骈,乃縻之勇爵,累历神策都虞候。会党项羌叛,令高骈率禁兵万人戍长武城。时诸将御羌无功,唯高骈伺隙用兵,出无不捷。懿宗深嘉之。西蕃寇边,移镇秦州,寻授秦州刺史、本州经略使。

    五月,懿宗下制说:“ 朕以寡昧,获承高祖、太宗之丕构,六载于兹矣。罔畋游是娱,罔声色是纵,罔刑戮是滥,罔邪佞是惑。夙夜悚惕,以忧以勤,庶几乎八表用康,兆人以泰。而西戎款附,北狄怀柔,独惟南蛮,奸宄不率。侵陷交趾,突犯朗宁,爰及隽州,亦用攘寇。劳我士卒,兴吾甲兵,骚动黎元,役力飞輓,每一轸念,闵然疚怀。顾惟生人,罹此愁苦,宜布自天之泽,俾垂及物之仁。如闻湖南、桂州,是岭路系口,诸道兵马纲运,无不经过,顿递供承,动多差配,凋伤转甚,宜有特恩。潭、桂两道各赐钱三万贯文,以助军钱,亦以充馆驿息利本钱。其江陵、江西、鄂州三道,比于潭、桂,徭配稍简,宜令本道观察使详其闲剧,准此例与置本钱。邕州已西黎、隽界内,昨因蛮寇,互有杀伤,宜令本道收拾埋瘗,量设祭酹。

    徐州土风雄劲,甲士精强,比以制驭乖方,频致骚扰。近者再置使额,却领四州,劳逸既均,人心甚泰。但闻比因罢节之日,或有被罪奔逃,虽朝廷频下诏书,并令一切不问,犹恐尚怀疑惧,未委招携,结聚山林,终成诖误。况边方未静,深藉人才,宜令徐泗团练使选拣召募官健三千人,赴邕管防戍。待岭外事宁之后,即与替代归还。仍令每召满五百人,即差军将押送,其粮料赏给,所司准例处分。

    淮南、两浙海运,虏隔舟船,访闻商徒,失业颇甚,所由纵舍,为弊实深。亦有搬货财委于水次,无人看守,多至散亡,嗟怨之声,盈于道路。宜令三道据所搬米石数,牒报所在盐铁巡院,令和雇入海〈舟同〉船,分付所司。通计载米数足外,辄不更有隔夺,妄称贮备。其小舸短船到江口,使司自有船,不在更取商人舟船之限。如官吏妄行威福,必议痛刑。于戏!万方靡安,宁忘于罪己;百姓不足,敢怠于责躬。用伸钦恤之怀,式表忧勤之旨。”于是下制以中书侍郎、平章事杨收为门下侍郎、兼刑部尚书,以中书侍郎、平章事曹确兼工部尚书,兵部侍郎、平章事高璩为中书侍郎、知政事,余并如故。

    秋七月,延资库使夏侯孜奏:“盐铁户部先积欠当使咸通四年已前延资库钱绢三百六十九万余贯匹。内户部每年合送钱二十六万四千一百八十贯匹,从大中十二年至咸通四年九月已前,除纳外,欠一百五十万五千七百一十四万贯匹。当使缘户部积欠数多,先具申奏,请于诸道州府场盐院合纳户部所收八十文除陌钱内,割一十五文,属当使自收管。敕命虽行,送纳稽缓。今得户部牒称,所收管除陌钱绢外,更有诸杂物货,延资库征收不便,请起今年合纳延资库钱绢一时便足。其已前积欠,候物力稍充,积渐填纳。其所割一十五文钱,即当司仍旧收管。又缘累岁以来,岭南用兵,多支户部钱物。当使不欲坚论旧欠,请依户部商量,合纳今年一年额色钱绢须足,明年即依旧制,三月、九月两限送纳毕。其以前积欠,仍令户部自立填纳期限者。”懿宗敕旨依之。以中书舍人李蔚权知礼部贡举。以大同军防御使卢简方检校工部尚书、沧州刺史、御史大夫,充义昌军节度、沧济德观察等使。以兵部侍郎萧寘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韦宙请分兵屯容州、藤州披蛮势。南诏回掠巂州以摇大唐西南。西川节度使萧鄴对率属蛮鬼主说:“如果你能够邀南诏渡大度河,我将上奏朝廷对你加官进爵。”鬼主大喜,派人对南诏将领说:“西川大渡河防守薄弱,可以渡河,我们鬼主作为内应。”南诏将领大喜,立即率兵渡河,埋伏在大渡河对岸的大唐将士看到敌军本渡,立即出击,大败南诏兵。

    六年春,懿宗制以河东节度使、检校刑部尚书孔温裕为郓州刺史、天平军节度、郓曹棣观察处置等使。制以御史中丞徐商为兵部侍郎、同平章事。高璩罢知政事。以吏部尚书崔慎由、吏部侍郎郑从谠、吏部侍郎王铎、兵部员外郎崔谨张彦远等考宏词选人;金部员外郎张乂思、大理少卿董赓试拔萃选人。以给事中杨严为工部侍郎,寻召为翰林学士。

    南诏兵不甘心失败,复来攻西川。会刺史喻士珍贪狯,阴掠两林东蛮口缚卖之,以易蛮金,故东蛮开门内应降南诏。南诏尽杀戍卒,而喻士珍遂臣于蛮。安南久屯,两河锐士死瘴毒者十七,宰相杨收议说:“请罢北军,以江西为镇南军,募强弩二万建节度,且地便近,易调发”。懿宗诏可。

    西川节度使牛丛奏于蛮界筑新城、安城、遏戎州功毕。时南诏蛮入寇姚州(云南光禄)、隽州,陈许大将颜复戍隽州新筑二城。懿宗令兵部侍郎、平章事徐商、萧寘转中书侍郎、知政事。懿宗以左丞杨知温为河南尹,以神策大将军马举为秦州经略招讨使,以右金吾大将军李宴元为夏州刺史、朔方节度等使。

    安南都护高骈至邕管,宰相夏侯孜以张茵懦弱,不足事,悉以兵授高骈。高骈匡合五管之兵,期年之内,招怀溪洞,诛其首恶,林邑蛮率大军与唐军决战,高骈领军出战,两军对垒,双方战鼓雷鸣,高骈一声令下率军冲杀,大唐将士勇不可当,个个争先,高骈连砍敌数将下马,林邑蛮溃不成军,大败遁去。高骈派人向朝廷报捷。又乘胜击南诏龙州屯,蛮酋烧赀畜走,高骈收复交州西部邕管郡邑。

    懿宗以右卫大将军薛绾检校工部尚书、徐州刺史,充徐泗团练观察防御等使。以中书舍人赵骘权知礼部贡举;以吏部侍郎萧仿检校礼部尚书、滑州刺史、御史大夫,充义成军节度、判滑颍观察等使。其年秋,六姓蛮攻遏戎州,为唐将颜复所败,退去。

    七年春,懿宗以太皇太后丧罢元会。时,成德军节度、镇冀深赵等州观察处置等使、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空、镇州大都督府长史、御史大夫、太原县开国伯、食邑七百户、袭食实封一百户王绍懿卒,懿宗赠其司徒。王绍懿乃王绍鼎之弟,两人俱是寿安公主之子。三军推绍鼎子王景崇知兵马留后事。懿宗就加幽州张允伸兼太保、平章事,进封燕国公。以吏部侍郎郑从谠检校礼部尚书、兼太原尹、北都留守、御史大夫、上柱国、荥阳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充河东节度管内观察处置等使。

    时,寿安公主上表请入朝,懿宗下诏说:"志兴奏汝以王景崇未降恩命,欲来朝觐事,具悉。景崇素闻孝悌,颇有义方,洽三军爱戴之情,荷千里折冲之寄。缵乃旧服,绰有令猷,朝廷奖能,续有处分。缘孝明太后园寝有日,庶事且停,候祔庙礼成,当允诚请"。

    南诏王酋龙遣杨缉思助酋迁共守安南,以范脆些为安南都统,赵诺眉为扶邪都统。六月,高骈自海门进军,势如破竹,大破南蛮军。高骈进军次交州,战数胜,士酣斗,斩南诏将张诠。南诏将李溠龙举众万人降,唐军拔波风三壁。杨缉思领兵出战,又败,还走入城。大唐将士乘之,超越堞杀入,斩南诏将领酋迁、脆些、诺眉,上首三万级,高骈收复安南府,杨缉思不知所踪,安南平。自李琢失政,交趾湮没十年,蛮军北寇邕容界,人不聊生,至是方复故地。时广州馈运到交州艰涩,高骈视其水路,自交州至广州,多有巨石梗途,乃购募工徒,作法去之。由是交州至广州沿海舟楫无滞,广州的军事物资源源不断运往交州,安南储备不乏。

    时,沙州节度使张义潮进甘峻山青骹鹰四联、延庆节马二匹、吐蕃女子二人。僧昙延进《大乘百法门明论》等。懿宗起复镇州王景崇忠武将军、左金吾卫将军同正、检校右散骑常侍,兼镇州大都督府左司马、知府事、御史中丞,充成德军节度观察留后。上柱国、赐紫金鱼袋、中书侍郎、平章事徐商兼工部尚书。

    唐咸通七年,西州回鹘的大首领仆固俊从北庭(新疆吉木萨尔县北破城子)出击,打败吐蕃,取得西州(治所在新疆高昌)、轮台(新疆乌鲁木齐市附近)等城。仆固俊派手下的官员达干米怀玉朝见唐懿宗李璀,报告这一胜利。从此,这支回鹘逐渐以高昌为中心,史称高昌回鹘。

    十月,尚恐热不甘心失败,召集将士前去讨伐仆固俊,仆固俊联合张义潮,张义潮派兵协助仆固俊。回鹘首领仆固俊与尚恐热大战,擒斩尚恐热,传首京师长安。吐蕃遂衰绝。于是河陇肃清,朝廷无西顾之忧。

    张义潮乃请入觐。懿宗大喜,以右仆射、门下侍郎、平章事夏侯孜检校司空、平章事,兼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等副大使、知节度使。安南高骈奏:“蛮寇悉平”。懿宗嘉奖高骈。懿宗御宣政殿,以复安南故大赦。以翰林学士承旨、户部侍郎路岩为兵部侍郎、同平章事。褒能政,以义成军节度萧仿就加检校兵部尚书。以礼部郎中李景温、吏部员外郎高湘试拔萃选人。大唐热血传奇大结局。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