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军事抗战 > 大唐热血传奇 > 章节目录 > 第十五章 崔光远威镇敌军 张巡屡败叛军

第十五章 崔光远威镇敌军 张巡屡败叛军

书名:大唐热血传奇 作者:北流罗文杰 更新时间:2019-04-11 11:11 字数:5310

    安禄山陷两都,玄宗逃跑,王维扈从不及,为贼军所得。维服药取痢,伪称喑病。禄山素怜之,遣人迎置洛阳,拘于普施寺,迫以伪署官员。禄山宴其徒于凝碧宫,其乐工皆梨园弟子、教坊工人。王维闻之悲恻,暗中写了一首《凝碧诗》诗:"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花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

    安禄山听闻唐肃宗继位于灵武,大怒,杀害霍国长公主、永王妃侯莫陈氏、义王妃阎氏、陈王妃韦氏、信王妃任氏、驸马杨朏等八十余人于崇仁之街。叛军同罗部见安禄山占领了两京,妒忌不已,乃背叛安禄山,带着皇宫的两千多匹马离去,叛军将领孙孝哲、安神威召唤他们,同罗不听,安神威忧虑而死,长安官吏受惊逃走,狱中犯人也都逃跑。

    崔光远认为叛军将要逃走,令人守住安神威、孙孝哲的府第,杀死两名叛军。孙孝哲跑去报告安禄山,崔光远害怕,和长安令苏震一起逃向西边开远门,崔光远先派人跑去喊道:“京兆尹来巡视城门了!”守门叛军举着仪仗来迎接参拜崔光远,崔光远把他们都杀死,招募到一百多人,于是就逃往灵武,赴肃宗行在。安禄山听闻同罗和崔光远反叛,大惊,乃遣张通儒为西京留守,田乾真为京兆尹,令安守忠屯兵苑中。

    崔光远和内官边令诚、李承光逃出长安后来到灵武,肃宗看到边令诚,大怒说:“你这个狗奴才,太上皇令你监军潼关,你不但不尽职,还向主帅索贿,向朝廷进谗言,搞得高仙芝、封常清被杀。潼关丢失,你罪不可赦,朕留你何用?”于是命斩边令诚。边令诚大喊:“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肃宗身边侍卫二话不说,一人拖一条腿,就把边令诚拉出去砍了。李承光以前在潼关统帅步兵,此时被吓得全身发抖,肃宗怒对李承光说:“你身为大唐宗室,既然贪生怕死,不仅不可以力挽狂澜,连以身报国的勇气都没有,简直败坏我李家的门风。”于是也将李承光诛杀。于是提升崔光远为御史大夫,仍任京兆尹。

    肃宗派崔光远到渭水北边去招募从沦陷区逃出的人,遇上叛军一支部队掳掠泾阳,叛军在祠庙中休息,杀牛喝酒。崔光远探听到这消息,带兵夜里悄悄赶到那里,派一百名骑兵持弓箭在前边狙击,命骁勇的士兵齐声呐喊杀敌。叛军喝醉了,不能抵抗,官军共杀死叛军两千名,缴获马一千匹,抓住一名敌军首领献上给肃宗。从此,崔光远威名大振,叛军一听说崔光远威名立即奔走。

    叛军攻打潼关的时候,叛军将领张通晤攻陷宋、曹等州,谯郡杞县太守杨万石投降叛军,而真源县正是在谯郡的辖地内。杨万石降敌后,又逼张巡为长史,并令其向西接应燕军。张巡,蒲州河东(山西永济)人,也有史学家说是邓州南阳人。从小博览群书,晓通战阵兵法,年轻时就志气远大,不拘小节,结交的都是理想远大者或宽厚长者,而讨厌和庸俗之辈交往。开元末年,张巡中进士,此时其兄张晓已位居监察御史,兄弟二人都名重一时。 其后,张巡以太子通事舍人之职外任河北清河县令。张巡在任内治绩优良,有气节、讲义气,对因遇到困难来依靠的人,都倾囊相助,豪无吝色。 任期满后,张巡被召回长安。当时正值杨国忠当权,有人劝其投靠杨国忠,定会被朝廷重用,但张巡却拒绝,答道:“这正是国家的怪事,京官不能当啊。”于是被调到真源县(河南鹿邑)再当县令。

    当时真源县辖地很多土豪劣绅。其中以大吏华南金为首最猖狂,时时欺压百姓,当地流传有“金南口,明府手”的歌谣。张巡到任不久,就把华南金绳之以法,依法处死,其余党被赦免,这些人后来都改邪归正。张巡为政简约,很受民众拥护。真源县正是在谯郡的辖地内,张巡得知谯郡杞县太守杨万石投降叛军,很是气愤,对吏民说:“我们乃大唐子民,怎么可以归顺贼军。”于是率吏民大哭于真源玄元皇帝祠(唐奉老子为始祖,于乾封元年二月追封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 ),张巡见众不舍大唐,乃对众人说:“我们在真源玄元皇帝面前发誓,起兵对抗燕军?”众人欢呼雀跃。谯郡于是响应的有千余人。

    时,玄宗任命吴王李祗为灵昌滑县东太守,河南都知兵马使,统合河南兵马以抗击安禄山南下。阆州刺史贾璿之子、单县尉贾贲、等人带领官兵先到,称为吴王兵,对宋州展开反攻。张通晤听闻官军到来,立即率领乌合之众出战,两军对峙,贾贲挺戟出马,怒对叛军说:“张通晤出来,和老子大战三百回合。”张通晤大怒,挺枪而出,双方大战,贾贲怒刺张通晤,张通晤用枪抵挡,双方大战三十回合,贾贲一戟撩向张通晤门面,张通晤一闪,躲开了袭击,双方又大战三十回合,张通晤不敌,落荒回阵,贾贲领军冲杀,叛军大败,张通晤败走襄邑睢县,被顿丘令卢韺所杀。

    贾贲领兵至雍丘杞县与张巡会合,贾贲对张巡说:“叛军势大,何办?”张巡说:“兵在精,不在多,敌军再多也是乌合之众。”时官军共有两千余兵,雍丘县令令狐潮已经率全县投向叛军,叛军任令狐潮为军将,令其率兵向东驰援襄邑。令狐潮击败在襄邑的淮阳军,俘虏了百余官兵,并将他们囚禁在雍丘,准备杀害。令狐潮先去见叛军大将李庭望,淮阳俘虏乘机挣脱绳子杀掉守卫,雍丘城内顿时大乱。贾贲和张巡听闻后大喜,乘乱率军攻入雍丘,令狐潮抛妻弃子弃城逃跑,官军将令狐潮妻子斩杀。

    唐肃宗至德元载二月,令狐潮又率领燕军一万五千意图夺回雍丘,而雍丘城内唐军总共不过八千余人。贾贲领兵三千出战,两军对垒,叛军势盛,令狐潮舞刀出马,大叫说:“贾贲出来,还我妻儿性命。”贾贲挺戟而出,直取令狐潮,双方大战五十回合,令狐潮眼看不敌,叛军将领大惊,立即领兵冲杀,官军也冲杀,但因兵力悬殊,不敌,贾贲力战而亡。张巡驰骑决战,身上被创数次,但仍然力战退敌。

    退回城后,兵士们推张巡为主将,从此张巡兼领贾贲的部队,自称河南都知兵马使吴王李祗先锋使。明日,叛军蜂拥攻城,官军在张巡指挥下,张巡击退燕军多次冲锋,累计杀伤近万人。面对官军的抵抗,令狐潮见将士伤亡惨重,不得已下令退兵。吴王李祗闻捷,向朝廷举荐张巡为委巡院经略。

    令狐潮率领残兵败将与叛军大部队汇合,叛军将领李怀仙、杨朝宗、谢元同等看到令狐潮狼狈等而来,又见他们伤亡惨重,个个取笑令狐潮说:“你真没用,攻打一座城池都攻打不行。”令狐潮惭愧的说:“张巡真是硬骨头,不是一般人可以啃得下的。”安禄山大怒说:“雍丘威胁到开封、许昌和洛阳,不拿下雍丘,无法取东南,本王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攻克雍丘。”于是令李怀仙、杨朝宗、谢元同会同令狐潮率兵四万攻打雍丘。

    同年三月,令狐潮等率兵四万余人蜂拥而来薄城,企图一举攻下雍丘城。雍丘城内军民看到叛军漫山遍野的到来,大为恐惧。张巡对众将士分析说:“敌知城中虚实,有轻我心。今出不意,可惊而溃也,乘之,势必折。”"诸将说:"善。"张巡乃分千人乘城,以数队出,自己身为前驱,直薄令狐潮军,敌军虽众,但事出突然,惊惧无措,顿时大乱,于是后撤。

    明日,贼攻城,设百楼,巡栅城上,张巡令将士束刍灌膏以焚之,贼不敢向,张巡伺击之。一个月期间,双方大小数百战,官军士带甲食,裹疮斗,令狐潮遂败走,张巡追之,几乎将令狐潮抓获。令狐潮大怒,对众将士说:“我们本来要攻取雍丘,没想到反而被张巡大败驱逐,真是奇耻大辱!”于是复率众来。令狐潮以前素善张巡,至城下,令狐潮情语巡说:"本朝危蹙,兵不能出关,天下事去矣。足下以羸兵守危堞,忠无所立,盍相从以苟富贵乎?"张巡说:"古者父死于君,义不报。子乃衔怨妻孥儿女,假如我力于贼以相图,吾见君头在四通八达的道路,我一定被百世的人笑不忠不义,怎么办?"令狐潮无言以对,赧然带兵离去。

    当此时,王命不复通,大将六人对张巡说:“我们势不敌叛军,且皇上存亡莫知,不如降。”六人者,皆官开府、特进。张巡假装许诺,说:“既然你们想投降叛军,本帅也不反对。”明日,张巡在堂上设天子画像,率军士朝拜天子唐玄宗,人人尽泣。张巡引六将至,责以大义说:“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你们既然劝本帅投降叛军,那不是叛国投敌。”于是下令:“将六人斩之”。卫士蜂拥而上将六人擒拿,拉出去诛杀,从此士心益劝。

    会粮乏,令狐潮饷贼盐米数百艘且至,张巡对众将士说:“三国时期,曹操大军与袁绍大军在官渡大战,双方僵持,时双方都缺粮,曹操听闻袁绍的粮草在乌巢,于是率精锐奔袭乌巢,从此瓦解袁绍大军。”于是夜将大部分将士集中在城南,对外宣称准备出战,令狐潮悉军来拒,张巡乘机遣勇士衔枚滨河,取叛军盐米,官军勇士偷偷的来到河边,突然杀出,叛军粮兵大败而逃,官军得粮食千斛,焚其余而还。

    城中矢尽,张巡想起孔明的草船借箭,于是令将士缚藁草为人千余,被黑衣,夜用绳子牵引放下城,令狐潮兵争射之,很久才发现是稻草人;官军将士将稻草人拉上,得箭数十万。其后官军复夜放稻草人下城,贼相互笑说:“张巡这个傻瓜,以为我们还会上他的当。”于是不设防备,张巡大喜,乃放死士五百下城斫令狐潮营,死士蜂拥杀向叛军大营,叛军大乱,官军焚其垒幕,追奔十余里。

    安禄山惭怒,益兵令狐潮围雍丘。雍丘薪水竭,张巡欺骗令狐潮说:"本帅欲引众走,请退军二舍,使我逃逸。"令狐潮不知其谋,许之。张巡遂空城四出三十里,撤屋发木而还为备。令狐潮怒,围复合,在城下对张巡喊话说:“你们不是要逃逸吗?怎么又回来了?”张巡徐对令狐潮说:"君须得此城,归马三十匹,我得马且出奔,请君取城以藉口。"令狐潮归马张巡,巡悉以给骁将,约说:"贼至,每人取敌一将。"众将皆应诺。

    明日,令狐潮责备张巡说:“你不是要马就逃逸吗?怎么还赖着不走?”张巡答说:"吾欲去,将士不从,奈何?"令狐潮大怒,欲战,阵未成,官军三十骑突出,禽将十四,斩百余级,叛军慌乱而逃,官军收器械牛马。令狐潮遁还陈留,不复出。

    安禄山听闻令狐潮败遁,大怒,派人对令狐潮说:“你败了我那么多兵马,就算死也要替我把雍丘攻下来。”令狐潮大惧,于是招兵买马,集合乌合之众,又率贼将瞿伯玉来攻城,令狐潮遣伪使者四人传安禄山命诏张巡,巡斩伪使者以徇,余絷送吴王李祗所。贼军围雍丘凡四月,贼常数万兵,而张巡众才几千,每战辄克。于是河南节度使嗣虢王李巨屯彭城,假封张巡为先锋。 

    十月,平原太守颜真卿以食尽援绝,沮丧的对众人说:“贼军在河北猖獗,朝廷已经令郭子仪和李光弼撤兵,本太守准备带领你们弃城渡黄河归灵武,以图再举。”众人皆流泪。颜真卿带领众人杀出重围,于是放弃平原郡。河北郡县尽陷于贼。

    鲁城、东平陷贼,济阴太守高承义举郡叛,李巨引兵东走临淮。张巡有一个姐嫁给陆家,听闻李巨东走临淮,慌忙拦着李巨劝说:“虢王别走,你一撤兵张巡和将士们就危险了。”李巨不听,赐给张巡姐细绢百匹,张巡姐不接受,还到张巡军中缝缝补补,军中称为“陆家姑”。

    贼将杨朝宗谋趋宁陵,绝张巡饷路。巡外失李巨依靠,拔众保宁陵,马裁三百,兵三千。至睢阳,张巡与太守许远、城父令姚訚等合兵。乃遣将雷万春、南霁云等领兵战叛军于宁陵北。南霁云,魏州顿丘人。少微贱,为人操舟。安禄山反,钜野尉张沼起兵讨贼,拔南霁云为将。尚衡击汴州贼李廷望,以南霁云为先锋。遣南霁云至睢阳,与张巡计事。南霁云退对人说:"张公开心待人,真吾所事也。"遂留张巡所。张巡固劝南霁云说:“睢阳乃九死一生之地,将军不如归去。”南霁云不去。尚衡赍金帛迎南霁云,霁云谢不受,乃事张巡,巡厚加礼。雍丘始被围,张巡筑台募万死一生者,数日无人敢应募。俄有喑鸣而来者,乃霁云也。张巡对泣下。雷万春者,不详所来,强毅用命,事张巡为偏将。令狐潮围雍丘,万春立城上与潮语,叛军伏弩发六矢打中雷万春面,万春不动。令狐潮疑雷万春乃刻木人,谍得其实,乃大惊。遥对张巡说:"向见雷将军,知君之令严矣。"

    两军对峙,雷万春挺枪出马,怒对叛军说:“我乃雷公,谁有胆量出来和我决一死战。”贼将皆股栗。杨朝宗令偏将出战,偏将硬着头皮大喊一声杀出,双方大战三十回合,雷万春大喊一声刺敌将于马下,杨朝宗大怒,领军冲杀,南霁云也领军冲杀,雷万春一马当先,连砍敌数将下马,南霁云善骑射,弯弓射箭,见贼百步内乃发,无不应弦毙。两人斩贼将二十,杀万余人,投尸于汴,水为不流。朝宗夜遁去。朝廷闻捷,拜张巡主客郎中,副河南节度使。巡籍将士有功者请于李巨,巨才授有功将士折冲、果毅。张巡谏李巨说:"宗社尚危,围陵孤外,渠可吝赏与财物?"李巨不听。

    八月,燕军将领李庭望见杨朝宗带领残兵败将的逃回,大怒,亲率领蕃汉兵二万余人向东袭击宁陵与襄邑,大军来到雍丘城外三十里处已是天黑,李庭望下令宿营。官军探子连忙通知张巡,张巡率领三千士兵,手持短兵器夜袭李庭望。叛军睡得正香,突然喊杀声四起,众人大惊,李庭望自己先上马逃命,叛军大败,死伤大半。李庭望只得收兵连夜而逃。

    令狐潮又与叛将王福德一同率领步、骑一万余人进攻雍丘。张巡领兵迎战,两军对垒,张巡令骁将南霁云出马,双方单挑,七十回合后南霁云假装战败,落慌而逃,王福德舞刀得意追赶,突然南霁云一个背后射箭将王福德射落马,南霁云领兵冲杀,将士们无不以一当百,官兵勇不可挡,大败叛军,杀敌千人。叛军败逃而去。

    十一月初八,令狐潮又率兵一万余人扎营于雍丘城北面,张巡再派大将雷万春率兵邀击,雷万春对张巡说:“敌军人多,我们是不是应该坚守城池?”张巡说:“敌军只是乌合之众,不足为惧。”雷万春于是率兵出战,每次战斗,张巡并不亲临军阵中,只是在背后督战,有退却的,张巡早已站在那里,说:“本帅决不离开这里,去为我决战。”士兵为其诚意所感,个个勇往直前,大败叛军,叛军逃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email protected]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