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军事抗战 > 大唐热血传奇 > 章节目录 > 第十章 王鉷狼狈为奸 李宓大战南诏

第十章 王鉷狼狈为奸 李宓大战南诏

书名:大唐热血传奇 作者:北流罗文杰 更新时间:2019-01-14 20:14 字数:6876

    李林甫兴大狱,撼东宫,诛不附己者,与王鉷狼狈为奸。王鉷又厚诛敛,向天子意,人虽被免除贷款,鉷更奏取运输费,转异货,百姓间关输送,乃倍所赋税。又取诸郡高户为租庸脚士,大抵赀业皆破,督责连年,人不赖生。唐玄宗在位久,妃御服玩脂泽之费日侈,而横与别赐不绝于时,重取于左右库藏。故王鉷迎唐玄宗旨,岁进钱钜亿万,储禁中,以为岁租外物,供天子私帑。唐玄宗以王鉷有富国术,宠遇益厚,以户部侍郎仍御史中丞,加检察内作、闲厩使,苑内、营田、五坊、宫苑等使,还兼陇右群牧、支度营田使。王鉷时领二十馀使,中外畏其权。于第左建大院,文书丛委之,吏争入求署一字,累数日不得者。天子使者赐遗王鉷相望,王鉷声焰薰灼。唐玄宗宠任王鉷仅次于李林甫,而杨国忠不如也。

    王鉷进封太原县公,兼殿中监,为中丞,与杨国忠同列,李林甫推荐王鉷为大夫,故国忠不悦。王鉷弟户部郎中王銲见哥哥位高权重,妒忌不满,于是与邢縡善。邢縡,鸿胪少卿子也,以功名相期,王鉷因銲亦交邢縡。李林甫子李岫为将作监,供奉禁中;王鉷子王准为卫尉少卿,亦斗鸡供奉,王准每谑岫,李岫常被王准欺负。万年尉韦黄裳、长安尉贾季邻常于厅事贮钱数百绳,名倡珍馔,常有备拟,以准备给王准所需,又于宅侧自有追欢之所。

    王鉷与弟王銲召术士任海川游其门,问其相命,说:“我们家有王否”。海川震惧,潜匿不出。王鉷惧泄其事,令逐之,至冯翊郡,得海川,诬以他事杖杀之。定安公主儿子韦会任王府司马,闻之,话于私庭,乃被侍儿说于雇工。雇工有人与韦会不和者,告于王鉷,鉷遣贾季邻收韦会于长安狱,入夜缢之,明辰载尸还其家,对公主和驸马说:“韦会虐待雇工,被长安尉抓进牢里畏罪上吊自杀”。定安公主和驸马王同皎悲伤异常而不敢告诉唐玄宗。会皇堂外甥,韦会的同母异父兄王繇尚永穆公主,也惕息不敢言。

    四月,邢縡与王銲谋说:“国家开始糜烂,连你兄长和李林甫这样的奸诈小人都可以掌握朝政,我们不如引右龙武军万骑烧都门、诛执政李林甫、陈希烈、杨国忠等发难,再立太子为帝,说不定朝政就归我们了”。王銲大喜,赞成邢縡的计谋,于是暗中招聘兵马。

    邢縡与王銲发难前两天被人告发,唐玄宗召王鉷付告牒通缉谋反者。王鉷知道弟王銲与邢縡连坐,故缓其事,但督两县尉捕抓一些零星小贼。长安尉贾季邻遇王銲于路,銲对季邻说:“我与邢縡有旧,今反,恐妄相引,君勿受。”县尉捕快既至,邢縡与其党持弓刃突出格斗,王鉷与杨国忠继至,邢縡党相语说:“不可伤王大夫的人。”官军或白国忠说:“贼徒私下有记号,不可与战。”会高力士以飞龙小儿甲骑四百至,斩邢縡,尽禽其党。

    杨国忠奏王鉷与邢縡、王銲谋反,唐玄宗不信,李林甫亦为王鉷言,唐玄宗原谅王銲不问,然欲王鉷为王銲请罪,玄宗使杨国忠讽之,王鉷良久说:“弟为先人所爱,义我不欲舍其而谋存。”唐玄宗闻颇怒,而陈希烈固争说:“王鉷兄弟谋反,当以大逆论处”。王鉷未知,方上表自解,唐玄宗于是诏希烈审讯王鉷。有司不肯通奏王鉷。王鉷见李林甫,林甫说:“大事去矣。”俄而王銲至,杨国忠问说:“你兄王大夫是否与你一起谋反?”未及应,侍御史裴冕叱王銲说:“皇上以王大夫(王鉷)故给你封官五品,君为臣不忠,为弟不谊。大夫(王鉷)岂与反事乎?”杨国忠愕然说:“如果有,固不可隐;如果你兄长没有与你串通谋反,不可妄语。”王銲乃说:“兄不与。”狱吏具奏唐玄宗,杨国忠奏称:“王鉷也曾参与密谋李林甫暗中帮助王鉷。”唐玄宗大怒说:“谁可作证?”杨国忠说:“宰相陈希烈可以作证。”唐玄宗问陈希烈,陈希烈则从旁作证。唐玄宗大怒,下诏:“王銲杖死,王鉷赐死三卫厨,王鉷诸子悉诛,家属徙远方”。李林甫虽未获罪,也被唐玄宗疏远。

    有司籍王鉷第舍,数日不能遍,其豪宅至以宝钿为梁柱,引泉激溜,号“自雨亭”,其奢侈类如此。王鉷兄王锡,先前见诸弟贵盛,叹息说:“富贵则豪奢,豪奢则骄横,骄横的结果就是亡族。”于是不肯做官,王鉷强之,为太子仆。至是,贬东区尉,死于道,时人伤焉。初,王鉷附杨慎矜以为贵,已而佐李林甫陷慎矜,覆其家。凡五年,而王鉷亦被灭族矣。

    陈希烈知道得罪了李林甫不会有好结果,于是向唐玄宗累辞机务,玄宗怒陈希烈对李林甫唯唯诺诺,而且毫无作为,于是尝幸张垍内宅,对垍说:“陈希烈累辞机务,朕择其代者,孰可?”张垍错愕未对,玄宗即说:“无逾吾爱婿矣。”张垍降阶陈谢。杨国忠闻而恶之。

    天宝十一年,李林甫兼领安西大都护、朔方节度,单于副大都护。时,朔方副使李献忠叛,李林甫让节度,举安思顺自代。国家武德、贞观已来,蕃将如阿史那杜尔、契苾何力,忠孝有才略,亦不专委大将之任,多以重臣领使以制之。开元中,张嘉贞、王晙、张说、萧嵩、杜暹皆以节度使入知政事,李林甫固位,志欲杜出将入相之源,尝奏说:"文士为将,怯当矢石,不如用寒族、蕃人,蕃人善战有勇,寒族即无党援。"唐玄宗以为然,乃用安思顺代李林甫领使。自是高仙芝、哥舒翰、安禄山皆专任大将,李林甫利其不识文字,无入为宰相的理由。

    唐玄宗加封哥舒翰为开府仪同三司。哥舒翰一贯和安禄山、安思顺合不来,唐玄宗常想让他们和解。遇上他们三人都来朝拜,唐玄宗就派骠骑大将军高力士在城东设宴,哥舒翰等都去了。有诏命尚食生杀鹿,用血煮汤做热洛何赏给三人吃。哥舒翰的母亲是于阗国王的女儿,安禄山对哥舒翰说:“我们的父亲是胡人,母亲是突厥人;您父亲是突厥人,母亲是胡人,种族都一样,怎能不友好呢?”哥舒翰说:“俗话说‘狐狸对巢穴叫,不吉利’,因为它忘了本。兄长既然愿和我交好,我敢不一心友好吗?”安禄山以为哥舒翰讥讽他是胡人,发怒骂道:“突厥种竟敢这样?”哥舒翰想回骂他,高力士用眼色阻止了,哥舒翰假托酒醉走了。

    安禄山阴有逆谋,于范阳北筑雄武城,外示御寇,内贮兵器,积谷为保守之计,战马万五千匹,牛羊称是。安禄山兼三道节度,进奏朝廷无不允。故引张通儒、李庭坚、平冽、李史鱼、独孤问俗在幕下,高尚掌书记,刘骆谷留居西京为耳目,安守忠、李归仁、蔡希德、牛庭玠、向润客、崔乾祐、尹子奇、何千年、武令珣、能元皓、田承嗣、田乾真等猛将皆拔于行间。每月进奉朝廷生口驼马鹰犬不绝,朝中人对安禄山无话说。安禄山既肥大不任战,前后十余度欺诱契丹,宴设酒中著莨菪子,预掘一坑,待其昏醉,斩首埋之,皆不觉死,每度数十人。

    阿布思原为九姓铁勒同罗部落首领,臣属于东突厥汗国,人口众多,力量强大,所以东突厥乌苏米施可汗统治时,任命他为西部的叶护,地位仅次于可汗。东突厥汗国被大唐灭亡,乌苏米施可汗被拔悉蜜、回纥和葛逻禄的联兵攻杀,阿布思率部投奔唐朝,唐玄宗册封他为奉信王,赐姓名为李献忠,将其部落安置在朔方节度使所属之地今内蒙古河套地区。天宝八年,阿布思跟随大将哥舒翰西征吐蕃,攻取石堡城,因功升官为朔方军节度副使。

    阿布思与安禄山不和,安禄山想除去阿布思兼并其部众,于是上奏唐玄宗说:“突厥人不可信任,让阿布思率领部落迁至臣管区之内的幽州内,则无后顾之忧矣。”唐玄宗听取安禄山的意见,令:“阿布思率部众迁到幽州。”阿布思不服从,乃上书辩解。正好,契丹叛乱,安禄山东征契丹,想借刀杀人,于是请求朝廷调阿布思为副,意欲暗害除掉阿布思,阿布思知道安禄山不可信任,被迫率部叛唐北归,蒙古高原早已被回纥汗国占领,阿布思被回纥击败,准备西投葛逻禄,又被安禄山派兵追杀,损失惨重。

    同年,王正见去世,朝廷以封常清为安西副大都护,摄御史中丞,持节充安西四镇节度、经略、支度、营田副大使,知节度事。封常清,蒲州猗氏人。外祖父教之读书,多所该究。然孤贫,年过三十,未有名。夫蒙灵察为四镇节度使,以高仙芝为都知兵马使。尝出军,奏侍从三十馀人,衣褷鲜明,常清慨然投牒请豫。常清细瘦,又脚跛,高仙芝陋其貌,不纳。明日封常清复至,仙芝谢说:“侍从已足,何庸复来?”常清怒说:“我慕公义,愿事鞭靮,故无媒自前,公何见拒深乎?以貌取士,恐失之子羽(子羽,孔子的学生,相貌丑陋,最后经过自己的努力,成为有才华高品德的人)。公应该思考之。”高仙芝犹未纳,封常清乃整天候门下,高仙芝不得已,就把他录取到侍从中。封常清管理安西四镇,大食派使者出使大唐求和好,唐玄宗答应与大食议和,丝绸之路更加繁荣。

    天宝初年,达奚诸部叛,自黑山西趣碎叶城(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市,也有历史学家说李白出生在碎叶城),唐玄宗下诏邀击达奚。安西节度使夫蒙灵察使高仙芝以二千骑追蹑达奚叛军。达奚行远,人马疲,被唐军禽杀略尽。封常清于高仙芝幕下潜作捷布,具记井泉次舍、克贼形势谋略,条最明审。仙芝取读之,皆意所欲出,乃大骇,即重用封常清。高仙芝军还,夫蒙灵察迎劳,仙芝已去奴袜带刀,而判官刘眺、独孤峻争问:“向捷布谁作者?公幕下安得此人?”仙芝答说:“吾侍从封常清也。”眺等惊,对封常清施礼请坐,与语,异之,封常清遂知名。以功授叠州戍主,仍为判官。高仙芝破小勃律,代灵察为安西节度使,封常清以从战有劳,擢庆王府录事参军事,为节度判官。高仙芝每征讨,封常清常知留后事务。封常清才而果,胸无疑事。高仙芝委家事于乳母子郎将郑德诠,郑德诠威动军中。常清尝自外还,诸将前谒。德诠见封常清始贵,轻视常清,常走马突常清驺士去。封常清命左右引德诠至廷中,门辄闭,因离席说:“吾起细微,中丞公过听,以主留事,郎将安得无礼?”因叱说:“须暂借郎将死,以肃吾军。”因杖死,以面仆地曳出之。高仙芝妻子及乳母哭门外救请,不能得,遽以状白高仙芝,仙芝惊,及见常清,惮其公,不敢让。高常清亦不谢。会大将有罪,又杀二人,军中莫不股栗。高仙芝节度河西,复请封常清为判官。久之,封常清擢安西副大都护、安西四镇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未几,改北庭都护,持节伊西节度使。封常清性勤俭,耐劳苦,出军乘骡,私厩裁二马,赏罚分明。

    初,杨国忠登朝,李林甫以杨国忠微才不之忌;及杨国忠位至中司,权倾朝列,李林甫始恶之。天宝十一年十月,南诏寇边,剑南告急,时,杨国忠兼任剑南节度使。李林甫借机想把杨国忠调离朝廷,于是对唐玄宗说:“请杨国忠赴镇剑南。唐玄宗依奏,杨国忠哭着对玄宗道:“臣一旦离朝,必为李林甫所害。”唐玄宗安慰道:“你暂且先到剑南处理军务,朕很快就会召你回来,让你当宰相。”于是以诗送行,句末言入相之意。又说:"卿止到蜀郡处置军事,屈指待卿。"林甫心尤不悦,无奈时已寝疾。

    李林甫随唐玄宗前往华清宫,晚上,很多被李林甫害死的冤鬼找李林甫算账,结果李林甫病情加剧。李林甫派人请巫师抓鬼,巫师对唐玄宗说说:“李林甫只要您能见一下皇上,病情就会好转。”唐玄宗本欲前去探视,侍臣谏止说:“臣听闻李林甫乃厉鬼缠身,皇上不可以前去冒险。”唐玄宗便让人将李林甫抬到庭院中,自己则登上降圣阁,举起红巾招手慰问。李林甫已病重不能起身,只能让家人代拜谢恩。

    杨国忠刚到剑南,便被唐玄宗派宦官召回朝中,并到华清宫谒见李林甫,拜于床下。此时,李林甫知道自己气数已尽。乃流着泪对杨国忠道:“我很快就要死了,你一定会继任宰相,我的后事就托付给你了。”杨国忠对李林甫仍非常忌惮,汗流满面,连称不敢。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李林甫病逝,由诸子护灵返回长安,发丧于平康坊府邸。唐玄宗追赠他为太尉、扬州大都督,并赐班剑武士、西园秘器。不久,杨国忠拜相。

    天宝十二年,哥舒翰晋爵为凉国公,兼任河西节度使,攻下了吐蕃洪济、大莫门等城,占领了黄河九曲,朝廷在这地区设洮阳郡,筑神策、宛秀两个军。唐玄宗晋哥舒翰爵为西平郡王,并赏给他乐师、田地花园,又赐他一个儿子为五品官,部将也各有封赏。

    杨国忠对唐玄宗说:“安禄山身兼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还不断以讨伐契丹和奚人为借口招兵买马,他一定想造反,故宰相张九龄也说‘乱幽州者,必此胡也’”。唐玄宗不听。过了几个月,杨国忠又屡奏说:“安禄山必反”。玄宗使中官辅璆琳觇之,辅璆琳受安禄山贿赂,盛言其忠。杨国忠又对唐玄宗说:"皇上召安禄山,安禄山必不至"。唐玄宗疑虑,于是召安禄山入朝。辅璆琳连忙暗中告诉安禄山,安禄山洎召之而至。

    同年,唐朝的北庭都护程千里命令葛逻禄首领交出阿布思和妻子,葛逻禄不敢抗命,把阿布思和妻子交给唐军,程千里他们押回长安,阿布思被杀,妻子沦为歌奴。杨国忠与安禄山合谋,诬告李林甫与叛将阿布思约为父子,同谋造反。安禄山还派阿布思部落的降将入朝作证。唐玄宗命有司审理。李林甫的女婿杨齐宣担心自己受到牵连,便附和杨国忠,出面证实。当时,李林甫尚未下葬,被削去官爵,抄没家产。诸子被除名流放岭南、黔中,亲党中则有五十余人被贬。唐玄宗还命人劈开李林甫的棺木,挖出口内含珠,剥下金紫朝服,改用小棺以庶人之礼安葬。

    时,封常清率军进攻大勃律国(克什米尔巴勒提斯坦)。唐军进至菩萨劳城今克什米尔中部一带时,大唐先锋屡次获胜,封常清欲挥军乘胜追击,斥侯府果毅段秀实进谏说:“贼兵羸,饵我也,请备左右,搜其山林。”封常清觉悟,采纳段秀实建议,派兵搜索山林,果然发现伏兵,唐军大败其众。大勃律此战失利后,被迫归降,封常清率军凯旋。

    天宝十三年,京师大雨,引发水灾。唐玄宗对众大臣说:“宰相失职,才天降凶兆。”于是罢免陈希烈,命杨国忠选取继任者。杨国忠认为韦见素性格柔顺容易控制,便举荐说:“韦见素为人正直,行事公允,可以为相”。唐玄宗也因韦见素曾任职相王府,对自己有旧恩,于是任命韦见素为武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院学士,并管理门下省事务。韦见素对杨国忠非常感激,张垍深感觖望。

    唐玄宗令杨国忠权知蜀郡都督府长史,充剑南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杨国忠仍荐鲜于仲通代己为京兆尹。国忠又使司马李宓率师七万再讨南蛮。李宓乃大唐宗室,阁罗凤在长安为人质的时候与李宓结为好友,此时,李宓的五个儿子都在征南大军之列。出征前全家相聚,李宓痛苦不堪,叹道:“南诏受圣朝册封,称臣纳贡,不违不悖,岂有风云突变之理?自古征战无情,知交对垒,弟兄仇杀,血染沙场,天理良心何在!”长子李贞元只好劝道:“为将者当禀忠于国,如今君命难违,纵然洞悉事态原委,也无回天之力,何苦伤精费神!”李宓的长孙女巧珠不忍见爷爷满腔悲苦,要求陪爷出征。李宓道:“万万不可,吾家子孙,今后当戒之慎匆为将。”说完取出一把宝剑交给巧珠说:“这是当年阁罗凤赠我之南诏铎鞘宝剑,若一年之后爷不回来,我孙女可持此剑进见南诏王,后事自有分晓。”

    大军压境,阁罗凤与吐蕃结盟为兄弟之国求得吐蕃派兵增援;重筑龙首龙尾两关,在龙尾关前开挖了子河,再筑玉龙关为前沿阵地,层层设防。阁罗凤打算采取诱敌深入的策略,以疲劳消耗战术,期望李宓会因久攻不克,粮饷耗尽而自动退兵。李宓渡泸水,为南诏所诱,至和城,分三路进军:派副帅何履光率水师准备从下河口渡洱海正面进攻,派长子李贞元为副总兵从江尾攻打龙首关,本人自率中军攻打龙尾关。阁罗凤派精兵猛将趁夜偷袭李宓水师,李宓水军溃败,李贞元部又被南下的吐蕃兵和凤伽异部两面夹击,也遭惨败。阁罗凤亲自在龙尾关指挥军队应对对李宓的强攻。

    玉龙关前的子河对岸,李宓手挥三尺龙泉宝剑,跨骑一匹雪白的宝马正欲踏上通往玉龙关的一座木板吊桥。此时宝马却止步不行,用蹄子踢打桥头,回头望着主人。南诏玉龙关上的守将吼道:“马不前行、惧我南诏神威,何不就此退兵,免遭灭顶之灾!”李宓大怒,不顾一切地策马登桥,刚到桥心,“轰隆”一声人马皆坠入河心淤泥之中。元帅沉江,士兵不战而乱,一片混乱厮杀。李宓大军战败,南诏损兵三万,唐师阵亡四万有余。

    战后,阁罗凤下令收集唐军阵亡将士葬于西洱河南岸和旧铺,刻碑勒石题为“大唐天宝战士冢”。大碑落成之日,阁罗凤率军民前往祭奠,亲自致悼词说:“君不正而朝纲乱,奸佞起而害忠良。生乃祸之始,死乃怨之终。呜呼悲哉!唐师阵亡兄弟!”国忠又隐其败,以捷书上闻说:“李宓勇猛杀到敌,虽然战死,却杀敌三万”。自仲通再举讨南蛮之军,其征发皆中原利兵,然于土风不便,沮洳之所陷,瘴疫之所伤,馈饷之所乏,物故者十八九。凡举二十万众,弃之死地,只轮不还,人衔冤毒,无敢言者。国忠寻兼山南西道采访使。

    阁罗凤又命南诏军民将李将军遗体葬于苍山斜阳峰麓的仙鹤塘,并建李将军祠,供奉神位。次年,李宓夫人带孙女巧珠来到太和城(大理)。巧珠以祖父留下的南诏铎鞘剑呈献阁罗凤,南诏举座潸然泪下。阁罗凤陪同李宓夫人及巧珠到李将军祠祭奠,亲笔题写一联:“父忠子孝,留下英魂警后世;节义两全,磷火万点洱河咽。”于是让巧珠把宝剑焚化给爷爷。 阁罗凤攻取縻州,中原人士郑回被俘。阁逻凤以其有儒学,甚爱重之,任为王室教师。事后,巧珠愿世居南中,阁罗凤为其择配郑回三公子,封其丈夫为阳瓜州司文郎。

    时,诗人崔颢去世,崔颢,汴州(开封市)人。开元十一年进士,官至太仆寺丞,天宝中为司勋员外郎。李白时到处游山玩水,在各处都留下了诗作。当其与杜甫登上黄鹤楼时,被楼上楼下的美景引得诗兴大发,正想题诗留念,忽然抬头看见楼上崔颢的大作《黄鹤楼》: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李白为之搁笔,赞叹道:“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