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仙道之乾元混世 > 章节目录 > 第三十六章 最终章

第三十六章 最终章

书名:仙道之乾元混世 作者:饿成狗 更新时间:2018-06-13 12:34 字数:4502

    司马昊阳一见苑鸿长老也可以凭空取物,有这等本事,不由大过惊奇,看来这位苑鸿真人前辈只是知道他实力不俗,却没想到有如此实力却虚怀若谷,而且深藏不露,在泽天世界之时,司马昊阳可是见识过轩诚真人的本事,如果不是他奉了掌门人的意,自己根本与轩诚真人的实力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而现在又看到苑鸿真人也使出了这招“凭空取物”的搬运之法,司马昊阳的心思可是活络起来了,这凭空取物的本事,自己一定要学到手,如此一来,岂不是连乾坤戒也省了,只消一个意念之下,就可以把仓库里的东西直接搬运出来,这可比用随身带着乾坤袋强多了啊。

    一边这样想着,司马昊阳同时观看着这把有如重获新生的普通铁剑,想要知道苑鸿真人所要展示给自己的《夏冬一成》到底如何神奇。

    只见苑鸿真人剑在右手,轻轻朝木桩一挥,如此轻描淡写,甚至连剑华陡生都没有,也没有任何的剑气发出来,只是如此之下,苑鸿真人却已经收了招式,“司马昊阳,你可看清了?”

    “啊?这就完了!”

    “当然,不然你以为呢?这就是《夏冬一成》”

    司马昊阳一听苑鸿真人如此说法,不由把头摇得如同波浪鼓一样,“老真人啊,你不是开玩笑吧,这就是你说的十分邪乎的《夏冬一成》”

    “是啊,这夏冬一成,二分尘土,一分流水,你且看那木桩,有何不同?”苑鸿真人笑呵呵地看前司马昊阳,同时让他观察自己出剑之后,这木桩有没有变化。

    司马昊阳不明陈这苑鸿真人是何意思,就开始围着那木桩打起转来,转了三圈却也没发现这木桩有何异样与不对,“老真人,这木桩不是好好的立在这儿吗?”

    “真的吗?那你用手摸摸看!”苑鸿真让司马昊阳自己动手摸一下树桩,司马昊阳现在有些糊涂,但还是把手伸到了木桩之上,这一摸之下,司马昊阳才知道,刚才那不经意的一剑,却如此精妙绝伦啊。

    司马昊阳的手不过才一碰到那根木桩,这木桩却一下四分五裂开来,最后这一截有碗口粗细绝对超过五尺高的树桩,却在这开裂之下,成了一根根细小的牙签状,在那里堆积如山,而且有一种如同流沙的感觉,慢慢堆积而成,一切显得那样自然与有条不紊的样子。

    “这?”司马昊阳此时已经是看得目瞪口呆了。

    “这就是仙法中的剑,可以赋予剑生命,但是内敛而不外放,看起来信手一挥,却可以致使一击,一剑分三剑,三剑又分九剑,直到无穷尽啊,一切全凭剑主的意图,你若不嫌麻烦,大可以数一下这些牙签根数,必是三的倍数,所以此法得名《夏冬一成》”

    听着苑鸿真人的解释,司马昊阳的嘴巴却已经合不拢了,张成一个大大的O型在那里,呆立着说不出话来,“如果要是全力的一剑出去,这截树桩岂不真成了二分尘土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司马昊阳,很奇怪吧,确实此法的最高境界就可以把任何敌人化成齑粉啊,而且这个过程却如刚才你所见的一样,正如那水催流沙一般,所以才叫二分尘土,一分流水,只这八个字便是他的全部精要所在了。你可要学此法?”

    司马昊阳一听这话,自然心里高兴,马上蹦起来多高,“当然愿意学,当然愿意学。”

    “嗯,既然愿意学,那我就教你入门的心法,你且听好了,想掌握这《夏冬一成》,必须先能斩断了流水,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你若可以一剑斩开河中流水,便已经入了门径。”

    司马昊阳听到这里,不由皱了下眉头,“老真人,这河中流水如何斩断,让他分向两边?”

    苑鸿真人却在此时迈起了关子,“道法自然,一切仙法却都有自然万物密不可分,你可曾见过潮涨潮落,当你看出这潮涨潮落其中的奥妙,自然就可以做到在常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司马昊阳听到这里,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之感,以为这夏冬一成却有多容易学,没想到却要通过观察这潮汐的变化来揣测其中的奥妙,看来自己也是一时半会学不来此法了,只好道:“那老真人,还有什么精妙的仙法啊,比如刚才你的搬运之术,能不能一并也教我啊。”

    “这个你现在还学不得,因为你没有学会入门的夏冬一成,无法掌控意念力,而搬运之术全凭意念力发力,所以现在我教授你法门,你却也无法悟到此事,当然如果你现在想听这其中的奥妙,我说了也无妨。”

    司马昊阳当然是乐意听了,而苑鸿真人就把如何动动意念力的心诀讲述了一番,却把司马昊阳听得如同天书一一般,云里雾里的,只是强行记下了口诀,却一句也不明陈里面的意思。不过总算司马昊阳暗自把心诀一字不差的记在心间,看来只好这夏冬一成练成了,在慢慢研究了。

    但是司马昊阳现在心中还有一点疑惑,这天恒派本来不是剑修的门派,却也有如此精妙的剑修心法,那专以剑修为主的长剑门,却在实力上与天恒派不相上下,而以咒为主的轩岭阁却偏偏凌驾于修诀,和修剑的两派之上,这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了。

    司马昊阳说出了自己的心中疑问,看着苑鸿真人,想听他是如何说的。

    苑鸿真人听完司马昊阳的话,微微一笑,道:“司马昊阳,这就说那句修仙界的老话了,三千大道皆可修仙,同时也应了万物相生相克的五行之理,轩岭阁所以实力强大可以号令群雄,却是因为他们把最低级的符篆做了极致,而咒法更是独步天下,无人能望其项背啊,而我三大门派不管是符篆还是咒法都较轩岭阁还差上一重啊。还记得为何魔门敢公然攻打轩岭阁吗?”

    苑鸿真人话说到一半,却是话锋一转,问起了这件事情。

    司马昊阳此时心中更是疑惑起来,道:“当然记得,只是为何这魔门中人,敢不知死活,去攻打正道第一大门派轩岭阁呢,如果按实力高低和魔门平时的行事风格,要攻打也是驭兽门或者长剑门啊。”

    “按道理来说是这样,但是我们三派都有开山祖师立下可有千年效力的极品符篆。这轩岭阁创派本来就早于其他三派,这符篆到了年限自然就会法力渐失的。”

    “真人您是说,就连我们天恒派也有千年符篆镇山吗?”

    苑鸿真人点了点头,“嗯,我派镇山的符篆,却叫做《天恒神雷》,可以感应到魔人之气,只要魔人一至,就会引发天地神雷,而且有追踪之效,不管这魔人逃到天涯海角,除非是九幽深处以外,却其他地方无处藏身,而且此雷速度迅猛,只怕被此雷追踪的话,没有哪个有机会逃到九幽深处的,况且这神雷是自然界的神雷,不会因为符篆的失效而放弃追踪,神雷一出,必击中目标而止。所以触动了这符篆之下,除非他们永世躲在九幽深处,不然终难逃雷击之舆啊。”

    司马昊阳一听又是一阵惊噫,“我派的符篆尚如此厉害,那轩岭阁开山祖师所立下的符篆岂不是威力更大?”

    “正是如此啊,只是可惜啊,符篆的威力在大,就算天水老祖把符篆用到最高境界,却也无法突破千年功效,所以魔门已经等了一千年了,现在镇山神符《地火明符》失效,而其他三派的符篆还可维持的年限不等,他们自然就先要攻打轩岭阁了。”

    “原来是这样啊,如此说来,我们剩下的三派岂不是也很威险了,等那符篆失效之时,就是魔门来攻之日啊,不知道这《天恒神雷》还能维持多久的时间啊。”

    司马昊阳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担忧,而这又何尝不是苑鸿真人所担心的事情,当然天恒老祖亦是更加担心的,苑鸿真人道:“多则年内,少则数月,这符篆便会失效了,这也是掌门所担心的事情啊,幸好有你司马昊阳的出现,所以你便此番不来,我也要去找你,掌门对于你可是寄予厚望,也许将来那一天,这个可以让天恒派度过难关的人,就是你了。”

    司马昊阳一听说这符篆最多还可维持一年,就代表着不出一年魔门必然来天恒派找麻烦,虽然他已经预料到了魔门中人必然要与天恒派有一战,可是没想到就会在这短短的一年之内必然到来,他的压力越发地大了起来。

    就在这时,苑鸿真人语重心长地说:“昊阳啊,现在本真人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力量啊,你还可以到那泽经阁里面取几部心诀。然后就去找泽剑长老吧,毕竟这里只是泽经阁。你明陈吗?”

    司马昊阳点了点头,看着苑鸿真人又自在那里闭了双眼,开始悠然地品起了茶,他当然也就明陈了自己能在这里学到的东西,苑鸿真人已经倾其所能了,而他不肯教自己的,必然剩下的也不会对于自己有太大的帮助,所以司马昊阳就得了一个特权,到了泽经阁里面。

    因为有特权,而且今天不是泽经阁本身开放的日子,所以司马昊阳今天进入泽经阁,不只是百无禁忌,而且是门派内无人知晓的,这让司马昊阳捡了很大的便宜。

    好的东西当然都在最深处,所以司马昊阳直接一下子就到了泽经阁的最顶层,开始在那里翻找起来。

    经过一番翻找之下,司马昊阳除了拿到一本可以配合《梦织云行》的心诀之外,其他心诀却真是对自己无用,而就在他还要留下来想仔细在找找有没有别的有用的心法之时,却觉得一道强光直接把自己轰了出来。

    “一个时辰已经到了,司马昊阳你去吧。”

    苑鸿真人果然是一个怪人,如此就算下了逐客令了。

    司马昊阳虽然离开了泽经阁,不过也还算是收获不小,至少让他知道一些很重要的事情,而且还得了这部残本,可以辅助自己修炼《梦织云行》的心诀,叫做《梦织息》,是一种可以调整内息的法门,当然自己还知道的《夏冬一成》这件事情,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悟道,而苑鸿真让自己此时去找寒剑长老,必然有更深层的用意,不知道这番又是不是掌门人的授意了。

    离开了泽经阁,司马昊阳并没有直接去找泽剑长老,而是先回了丹谷,因为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禀明了师傅啊,毕竟泽罗才是他的亲师傅,而且同是司马家后人,对于司马昊阳来说,师傅现在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最亲的人了,当然还有现在不知道情况如何的雨晴,不知道她在轩岭阁现在好不好。

    泽罗听完司马昊阳的讲述之后,并没有表示反对,“阳儿啊,以后像这样的事情,你都自己决定就好了,毕竟你也长大了,也不能什么事情都让师傅替你拿主意啊,因为你不只是天恒派的希望,也是司马家的希望啊,虽然我们都不是司马家的后人,但是我们两个心里如何想的,你应该最清楚了,所以去吧。”

    司马昊阳没想到师傅会如此说,内心自是起了一阵波澜问道:“师父这是要逐弟子出师门么?”

    “阳儿,你怎会如此想,你身上肩负着众多人的希望,为师只是希望你外出修行历练,或许将来定有一番作为。”泽罗说道。

    “是,弟子明陈,弟子拜别师父。”说罢,司马昊阳便跪下嗑头行礼。

    “好,好”泽罗也舍不得这个徒弟,但没有办法,于司马昊阳来说,放他外出修行,比在山门里呆着要好得多。司马昊阳起身后,泽罗说道:“此去自己小心,记着,要已除魔卫道为已任,若为祸苍生,为师定斩不饶。”

    “弟子谨尊师父教诲!”说罢,司马昊阳御剑离去。

    泽罗遥望着天空中越飞越远的司马昊阳,看着蓝天陈云,默默的说道,孩子,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

    五年后,天恒派。

    “听说了吗,原来最近江湖新出一名大侠原是我派的一名复姓司马的师兄呢。”一名十五六岁的小子对着一群和他年纪差不多大小的年轻人说道。

    原来这是天恒派新收的一批弟子。

    这时,泽罗正巧路过,听到他们的话了便厉声道:“不好练功,在这里干什么?”

    大家一听是泽罗的声音立马禁声了,但偏有不怕死的。一位眉清目秀的年轻男子说道:“今天的功课我们的做完了,现在是休息时间啊。”

    泽罗看了看天色便道:“那好,时辰一到要做晚课。”说完这句话,便要离开。

    “师父,听说,江湖上名号响当当的司马大侠曾是您的入室弟子,可否同我们说一说大师兄的事情啊?”小伙子的语气中满是崇拜之情。

    泽罗看着眼前弟子们的期待的目光说道:“好吧。这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不知何时,已有人搬来了小板凳就等着听故事呢。

    待大家都坐好以后,泽罗笑咪咪的开始了讲司马昊阳的故事:“当年,那孩子来天恒派的时候也曾像你们这般淘气……”

    故事最终成为了传说,这世间又一位大侠的传说。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