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鸿蒙世界 > 鸿蒙世界短篇小说集 > 章节目录 > 星耀学院第三期征文 琉璃镜 .青山

星耀学院第三期征文 琉璃镜 .青山

书名:鸿蒙世界短篇小说集 作者:水虎鱼 更新时间:2018-03-16 11:26 字数:9089

    长夜如水,沉黑无声。

    偶尔一两声夏夜的蝉鸣打破这炎热的寂静,殊不知这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预兆。

    大禹国星耀学院内,特训人员已经休息,经过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魔鬼训练,终于在六月十二日这天放假一天。

    谁都知道,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是万里晴空,鸟语花香,下一刻就是黑云压城城欲催,直教天地变颜色。

    电闪雷鸣,风起云涌,整个大禹国似乎都笼罩在烟雨重楼中,雨雾中,闪电划过整个星耀学院上空,几条黑影出现桔海夫人领地内,果然是天黑好办事啊。

    倾刻间,桔海之地西北角的宝镜塔冒出了火光。

    走水了有人喊了起来。

    等到众人到达时,宝镜塔内的琉璃镜已经不见了。

    大禹王震怒,星耀学院的院长九指大叔立即派了特训学员班的两名精英学员调查此事。

    “青山,水虎鱼你们俩人在一个月找到琉璃镜。”

    “要是找不到呢?”青山问。

    “找不到?”九指大叔哼哼了冷笑了两声,然后说:“那就开除你。”

    “要是找到了呢?”青山又问。

    “找到了功劳记在水虎鱼头上。”九指大叔大言不惭地说,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凭,凭什么?”青山结巴的问。

    “你要明白,你一介布衣,你的功劳都是王子水虎鱼的,水虎鱼的过错都是你青山的。”九指大叔一脸得意地说。

    “院长,这样甚好。”水虎鱼挥了挥手中的鸟毛,很是满意地说。

    “好好干,少不了你的好处!”水虎鱼挥着鸟毛,一副欠揍的样子走了出去。

    “是,属下明白。”青山说道。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呀。”九指大叔满意的看着青山。

    琉璃镜失踪这件事情,总得有人背锅呀,找着最好,找不着的话,那这没有背景的青山就是很好的替罪羊啊,众人心中明白,青山心中也明白。

    回到蹋下,子夜十分,有人来到青山屋内。

    “谁?”青山低喝一声。

    “不要紧张,我来是和你谈笔划算的生意。”来人蒙着面,但是却是个女人的声音。

    “生意?”青山不解地问。

    “琉璃镜这么大的案子为什么找你,想必你也是很清楚了吧。”来人说道。

    青山没有吭声,这表示他很清楚九指大叔用他的意图。

    “如果我能保你没事,而且还能许你将来事成之后,给你桔海夫人的领地,成为独霸一方的桔海夫人,你可满意?”

    “桔海夫人?这么大的代价?恐怕不是一般的事情吧?”青山低声说道。

    “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不妨直说了吧。”来人说道。

    “别,别,千万别说,我呢,没什么本事,但是,水虎鱼呢,我是不会害的。再说了,想要水虎鱼的命的人很多,你一个姑娘家为何趟这浑水呢?”青山黑暗中闻着蒙面人身上特有的少女体香。

    “我们不让你要水虎鱼的命,只要中途给我们留下线索就可以了。”黑暗中姑娘的声音冷静干脆。

    “桔海夫人的领地,我可不敢要,我只求财。每留一次线索,黄金一根。”青山说道。

    “想不到你竟贪得有度?成交。”姑娘说完,就离开了。

    静夜中没有一丝风吹草动,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青山开门出去溜达,月色半敛,倒也有些光景。

    “青山兄台,请留步。”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青山微微一笑,又来了,看样子,大买卖来了。

    “明日青山兄台要随水虎鱼王子启程,寻找琉璃镜了,小弟想与兄台做笔生意,不知兄台意下如何?”来人矮小如孩童,但声音却粗壮的很,仿佛一匹野马站在一只青蛙身上一样,底小声大。

    青山噢了一声道:“可我不是个生意人呀。”

    “做生意,一回生,二回熟,慢慢就好了。”来人围在青山脚边,夜色迷漫着黑色,不仔细看,绝不会看到青山旁边有个人。

    “价钱公道么?”青山扫了一眼四周,低声问。

    “二根黄金买水虎鱼的日常活和喜好还有弱点。”来人轻轻地说。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再说了,就是透个消息的事情。青山想了想,说:“好,成交了。”

    青山慢慢地回到了屋里,关上了门,夜色中谁也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脸。

    “在下恭候多时了,青山大人。”一个声音在屋里响起。

    “第三批人马了,这水虎鱼的仇家有多少啊,看这小子平时得瑟的样子,就知道树敌不少,活该他。”青山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声水虎鱼。

    “恕在下暗夜不明,不能以礼相待。”青山淡淡地说。

    “青山大人在没进星耀学院之前,师从天山道人,功夫了得,后来,天山派无故消失,青山大人迫不得以下天山,入昆仑山,后又师从无量道人,昆仑山消隐后,青山大人来到了大禹国,隐姓埋名入了星耀学院,做了一个不入流的弟子。”来人平静的说了青山的来历。

    青山心下一惊,但暗夜中这微小的神情变化,并没有逃过对方对青山的判断。

    “你的条件是什么?”青山静静的问道。

    “我的条件很简单,我要水虎鱼的避水珠。”来人并没有提过多的要求。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青山冷冷地问,一股杀气袭来。

    “想必天下对天山和昆仑的人感兴趣的不少吧。”来人轻笑道。

    水虎鱼,真是个星星啊。青山心中感叹了一下,又想了一下,我有明,他在暗,看对方对自己的了解,普天之下恐怕除了巫山二老再也没有别人了。

    “好吧,我答应你。”青山点头答应了。

    水虎鱼这一夜却是睡得极好,睡梦中还笑了起来,他梦到了青山这个傻瓜紧张的做在床边护着自己,一夜未睡,而自己却脱了衣服美美的睡了一觉。

    “殿下,快起来了,天都亮了。”有人拍了拍水虎鱼。

    水虎鱼出来时,青山已经等了一个时辰了。

    水虎鱼与青山出发了。

    “我们先从哪下手?”水虎鱼问。

    “王子说从哪就从哪儿。”青山回道。

    “那我们就先从桔海夫人那里查起好了,可是要去桔海夫人那里要四五天的路程。”水虎鱼对青山刚才的态度真是不爽。

    “但凭王子命令。”青山一脸恭敬的说道。

    两人一路向西,走了一天的路,到了黑云岭。天色尚早,不过这里,真是个伏击的好地方,青山抬头看了一眼水虎鱼。

    这小子还得瑟呢,一会儿就让他好看了。

    “我怎么心惊肉跳呢?”水虎鱼突然捂着胸口,脸色苍白,倒在了地上。

    “我去不会吧。”青山望着太阳渐西,四下无人的荒郊野外,一脸惨白,气若游丝的水虎鱼。

    “青山,救我。”水虎鱼可怜巴巴地说。

    水虎鱼的手抖的都抬不起来了,青山一急问道:“你带药了么?”

    水虎鱼点了点头。

    “药在身上?”青山扶着水虎鱼。

    水虎鱼点了点头。

    青山在水虎鱼身上摸了半天,终天找到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了数粒药丸,喂到了水虎鱼口中。

    坏了,青山突然想起,自己一路上留下了线索,这水虎鱼虽说是星耀学院的高手,可是目前这情况,估计遇到刺客就完了。

    青山把水虎鱼扶到一边休息,说:“我给我找点水喝。”转身离开了。

    一队蒙面人看了一路上留下的雪花标志,也来到了黑云岭,地上只有水虎鱼,好像出了什么状况,身边也没有人。来人互相看了一眼,机会来了。

    蒙面杀手的刀尖马上刺入水虎鱼的咽喉,水虎鱼一点反抗力也没有了,刀尖已经划破了咽部,这时候,一道剑光闪过,一个身影闪过,生生将刀尖挡到离咽喉一寸的地方,众人还没来得清来人是何许人,都应声倒下。

    “你真是麻烦。”青山看了一眼已经晕倒过去的水虎鱼。

    青山背起水虎鱼往前走了。青山他们走后半个时辰后,水波宫的人来到了黑云岭,看到了已经清醒却不能动的水波宫的杀手。

    “宫主,你看。”随从递上一根金条。

    “宫主, 弟兄们说没看清打倒他们的人,不过,来人手下留情了。”又一个黑衣随从跑来说道。

    水波宫宫主娇月摆了摆手,看了一眼金条,叹了口气说:“我们和他的合作已经结束了,他已经做出了选择,我真想知道,这水虎鱼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三里外,另一队人马也收到了两根金条和倒了一地的黑衣人,来人暗暗称奇,他有些感兴趣了,水虎鱼是如何收买了青山的?有意思,看样子这趟来得值了,水虎鱼原来你还有这本事。

    客栈内,水虎鱼醒了。

    “你救了我?”水虎鱼咧开嘴笑了。

    青山给水虎鱼的咽部上药,什么也没说,青山在心里心疼那根金条,有了这金条,可以过逍遥自在的生活。这下全泡汤了,全怪这水虎鱼。

    “我,我可能中毒了。”水虎鱼轻声说。

    “中毒?”青山不解地问。

    “父皇对我说 ,此去若能找到琉璃镜,皇位就是我的了。想必想坐这皇位的人太多了。”水虎鱼虚弱地说道。

    “你会死么?”青山问水虎鱼。

    “不知道。”水虎鱼叹了口气。

    “我会保护你的。”青山说完立即就后悔了,自己发什么神经啊,英雄情结害死人啊。

    说实在的,青山真是讨厌水虎鱼这副娘娘腔,一个大男人,真是烦人。

    就是这个水虎鱼让自己白白丢失了发财的机会。

    “给我找个郎中吧,我身上的带的药只能撑一阵子。”水虎鱼对青山说。

    “你有避水珠么?”青山突然问。

    水虎鱼愣了一下,说:“有。此珠甚是珍贵。”

    “有人找我,想要此珠,不知你可舍得?”青山转过头看着水虎鱼。

    水虎鱼愣了了,这青山,是不是脑子有病,傻了吧,哪有这样问人家的。

    “你什么意思。”水虎鱼轻声问。

    “你若舍得这珠子,我便保你平安。”青山冷冷地说。

    “一颗珠子,身外之物,有何不舍?”水虎鱼从怀中掏出一颗珠子。

    传说中的 避水珠竟然是红色的,水虎鱼说:“你方才的话,当真。”

    青山什么也没说,从水虎鱼手中拿过避水珠,叫道:“进来吧。”

    哈哈哈,来人大踏步走了进来,青山递给来人避水珠。

    “珠子是真的,不过,这水虎鱼我们也要带走。”来人出尔反尔。

    青山冷冷地说:“我敬你二位是前辈,这话我就当你们没有说过。”

    水虎鱼虚弱地说:“青山,你是不是糊涂了,明明是一个人啊。”

    青山冷冷地说:“闭嘴。”

    巫山二老笑道:“好小子,我们倒要领教。”

    青山将水虎鱼护在身后,只一招山月摇动,便将巫山二老击倒。巫山二老相互看了一眼,拿起避水珠逃走了。

    青山扶起水虎鱼,他们要前往桔海之地,桔海夫人有水虎鱼要的解药,七花一叶草。一路上倒也算顺利,除了碰到两队黑衣人追杀,再也没有遇到过其他人,倒是水虎鱼中毒颇深,前往桔海之地是当务之急。

    桔海之地,烟雾迷漫,走过十里阴蕴,眼前就是一片桔林,似海洋一样广阔,原来,桔海之地并没有海。

    水虎鱼的脸色越来越白,气息越来越弱,他对青山说:“青山,原来桔海之地并不是海,只是像海一样的桔林。”

    青山轻轻地将水虎鱼扶在一颗桔树旁休息,顺手摘了一个金黄色的桔子,剥开皮,桔瓣的清香瞬间弥散开来,清香幽远。

    “给你,很好吃的。”青山递给水虎鱼一瓣桔子。

    “我以前不知道桔子是剥皮的。”水虎鱼叹了口气。

    “那你怎么吃桔子?”青山入嘴里一瓣桔子,扭头问水虎鱼。

    “以前都是别人剥好的放在那里,我才吃。”水虎鱼轻轻地说。

    “对,你是王子嘛,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自然不用什么都亲自动手。”青山又吃了一瓣桔子。

    “青山,你为什么会救我?”水虎鱼不解的问。

    水虎鱼了解青山,在星耀学院时,他经常看到青山简直是无利不起早的家伙,明显的,青山半路改变了主意,那么明显的套路谁都看得出来。

    “你指什么?”青山笑着问,随手用捡来的石子扔向树上的鸟,鸟喳喳的飞了起来。

    “你知道的。为什么没让人杀掉我。”水虎鱼问青山。

    “我现在才知道,你一点都不笨,否则你也活到现在,原来你什么都知道。”青山笑了,他走向水虎鱼。

    “你这中毒也是假的吧?”青山看着水虎鱼。

    “我要是没两下子,这王子之位恐怕早就是别人的了。”水虎鱼轻轻的侧过脸对青山说。

    “中毒是真的,但你与他们的交易也是真的。”水虎鱼直视着青山。

    青山笑了说:“不知道,没理由,只是突然之间,觉得不能这样,或者说,你小子运气好,让我动了恻隐之心。”

    “我知道谁拿了琉璃镜。”水虎鱼轻轻地说。

    “我不想知道,我只负责将你送到桔海夫人那里。”青山转身到另一棵树下。

    要不了多久,就有人来了,只是这回,不知来的是敌是友。

    鸟惊飞,说明,桔海之地来了陌生人,桔海之铃响起。

    “你中毒了,多久发一次?”青山突然问水虎鱼。

    “四个月吧。”水虎鱼轻轻地说。

    “可有解药?”青山问完又觉得唐突,要是有解药,水虎鱼也不会来桔海之地寻找七花一叶草了。

    不对,他们不是来寻找琉璃镜的么?青山突然想到这次出行的主题是那面镜子,为何就成了寻找一味中草药了呢?

    事情有蹊跷啊!

    青山仔细回起了一下,心中明白了,没想到啊,水虎鱼呀,水虎鱼,有你的,真有你的,连青山都自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夫人,他们来了。”桔海之地的地主桔海夫人得到了线报,大禹国派来的使者来了,是水虎鱼王子,有名的败家仔王子。

    “来了几个人?”桔海夫人问。

    “夫人,只来了两个人,一个王子一个侍从。”探子回报道。

    “下去吧。”桔海夫人一挥手,来人走了。

    桔海夫人手中把弄着一面镜子,镜子后面的是雕龟刻虎,正面闪着幽幽的五彩之光,这便是稀世之宝琉璃镜。

    除了世代的桔海夫人外,没有人知道这镜中的秘密。

    镜子中间还有个小镜子,整面镜面呈现环形,闪闪发光,桔海夫人将琉璃镜放入怀中,这镜子怎么会丢呢,桔海夫人可是随身携带的。

    “在下,水虎鱼,大禹国王子。”水虎鱼第一次见桔海夫人,桔海夫人没有蒙面,长相平平,并没有传说中的美丽大方,相反,一副富态的中年妇女的样子。

    “王子,一路劳累了。”桔海夫人让人准备了椅子。

    “有劳夫人了。”水虎鱼脸色苍白的坐了下来。

    “一路上可顺利?”桔海夫人问水虎鱼。

    “九死一生,路上遇到三路人马追杀,幸亏我的侍从青山功夫了的,以一敌百,将他们杀退。”水虎鱼吹起了大牛。

    “咳。”青山在水虎鱼后面咳了几声,示意水虎鱼不要吹的太过火,那是人家没追他们,要是死缠烂打的,恐怕他们现在也到不了桔海之地。

    “看来,这一路上王子也累了,不如到我们驿馆休息吧。”桔海夫人关切地问,心中一万个不开心,这大禹国怎么派了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的人来呢,真是大失所望。

    看着水虎鱼的背影,国师凌风子对桔海夫人说:“大禹国接到咱们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就派的这位王子前来。”

    桔海夫人略一沉思道:“我知道了。”

    “怎么会是他呢?”桔海夫人心中暗想。

    “夫人,王子的那个侍从青山去了我们的草药园中。”一个探子来报。

    “草药园?”桔海夫人抬起头不解地问。

    “我发现,这大禹国派来这位王子来了这几天一直没提琉璃镜的事情,倒是一个劲的往草药园中去,一天去个十回八回的, 那个侍卫也一样,都快长到草药园中了了”。派去的探子来报。

    大禹国国王这是什么意思,桔海夫人百思不得其解,说是派一个大禹国最喜欢的王子前来,这个弱鸡般的王子会是大禹国国王最喜欢的王子么?

    桔海夫人皱了一下眉头,半天也没有说话。

    夜色中,桔海之地一片寂静,仿佛除了那成片的桔树外,再也没有什么力量与屋外的狂风相呼应了。

    桔海地宫内,桔海夫人在烛光中站立,一个蒙面人扑通一下跪在了桔海夫人面前,低首道:“夫人,我们的任务失败了。”

    “起来吧。”桔海夫人淡淡地说,并没有太多的责备。

    “一人一侍?”桔海夫人冷冷地笑了。

    那个叫青山的侍从好像挺厉害的,蒙面人轻轻地说。

    “下去吧。”桔海夫人摆了摆手。蒙面人愣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大王。”一个青衣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桔海夫人没有抬头,只是说:“你来了。”

    “是,大王。”青衣男子回答道。

    “半鱼公子。你有何看法?”桔海夫人问道。

    “大王,琉璃镜失窃事件发生后,各方势力都按兵不动,唯有大禹国以宗主国的理由,派出一位王子和一个侍从来彻查此事,他们率先而到,估计不多久,各路人马就会全部到齐了。”青衣男子正是半鱼公子。

    桔海夫人叹道:“这琉璃镜,真是好东西。”

    “只是夫人派出截杀水虎鱼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半鱼公子冷笑着说。

    “彼此彼此,你派出截杀水虎鱼的不也一个也没回来么?”桔海夫人也冷笑着说。

    “我和你不一样,你是真的杀,我是假的杀,我的人意思意思就撤了。你的人可真的是回不来了。”半鱼公子叹息道。

    “该不会是半路被你的人杀掉了吧。”桔海夫人目光闪过一丝寒意。

    “大王,这话可从何说起?太伤我的心了。”半鱼公子笑道。

    “半鱼公子这绰号是怎么来的,你难道心里不知?”桔海夫人冷笑道,心中暗道,要不是师父当年临死前让桔海夫人发誓,有生之年,决不杀掉半鱼公子,桔海夫人早就让半鱼成咸鱼了。

    不过,现在得去看看新来的贵客才不失礼仪,不管夜黑风高了。

    送走了桔海夫人。

    “唉,没想到桔海夫人是个中年妇女,还是个没气质的中年妇女,真失望,我还以为是天仙呢?”水虎鱼叹息道。

    “笨蛋,那是她易容了,根据她易容的骨相来看,她应该是个二十五六左右的女子,定是美貌非常,可能人家不想靠脸吃饭,要靠才华吃饭。”青山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她是易容的?”水虎鱼来了精神。

    “就你这样,还色心不死呢?”青山斜了一眼水虎鱼,道:“你虽然计谋深,但是江湖经验少,当然看不出来了门道了。”

    “明天我要好好看看桔海夫人。”水虎鱼兴奋地说。

    第二天,桔海夫人之地来了许多不速之客,水虎鱼心中暗道,来得够快啊。

    “诸位远道而来,本王心中颇为感谢,今日设宴,给大家接风洗尘。诸位贵客今日好好歇息,待明日再助我国寻宝。”桔海夫人举杯示意。

    众人虽然嘴上感谢,但心中不免叹息,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啊,外面传说历代桔海夫人那都是美貌非常的,没想到不过是一位普通的中年女子。

    水虎鱼目不转睛的盯着桔海夫人看,桔海夫人抬起头正碰上水虎鱼的眼睛,笑道:“大禹国王子为何看着本王?”

    “大王,你可是易容了。”水虎鱼脱口问道。

    青山在后面狠狠踢了一下水虎鱼,心中想,你可真是二呀。

    桔海夫人笑了一下说:“本王易的容不好看么?”

    没想到桔海夫人这么快就承认了易容了。

    “大王,能否让我们看下真容。”有人提议道。

    “好呀,不过,见我真容者,只能死。”桔海夫人轻笑道。

    众人不语,低头吃喝,为自己刚刚失态后悔。

    “我想看。”水虎鱼道。

    “他也想看。”水虎鱼指着青山说。

    “我,我可没想看。”青山急道。

    “青山,你不也是易容的么?怎么?王子没看出来么?”桔海夫人眼睛眯声一条弯月。

    “当然了,王子当然得易容了。”水虎鱼从容不迫的说。

    “哦,原来是两位王子,失礼了。来人,看座。”桔海夫人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水虎鱼,水虎鱼心头一震。

    这眼神,分明是嘲笑。

    “诸位,今日早休息明日随本王前往沉鱼岛。”桔海夫人道。

    “人家的地盘,人家自然说了算。众人各自安歇。

    沉鱼岛上,独少青山和水虎鱼。

    听人说,水虎鱼昨日身体突然不适,难以随行,青山是侍卫,当然不能离开。

    桔海夫人说:“以托宫中的人好生照顾他们二位了。”

    桔海夫人从怀中掏出镜子,众人大惊,道:“这,这琉璃镜没有丢?”

    “不,这只是雌镜,琉璃镜共两面,丢失的雄镜。”桔海夫人叹息道:“每五百年,雄镜就会丢失一次,要历尽万苦找到雄镜,能持雄镜之人,便是桔海的下任大王。”

    “喂,镜子还分雄雌?”水虎鱼小声问。

    “人还分男女呢,天地还分阴阳呢,镜子为什么不会有雄雌?”青山回答道。

    “你易容了么?”水虎鱼问。

    “这和我保护你有关系么?”青山不耐烦的说。

    “有。你出卖了我三次。”水虎鱼说。

    “你不是还活着么,说那些没用的有意思么?”青山道。

    远处,桔海夫人不知对众人说了什么,大家都上了一条条小船,驶向了沉鱼岛。

    “二位看得可尽兴?”青山和水虎鱼大吃一惊,来人功夫绝对在他二人之上,他们都没发现身后有人,若是来人此时击杀他们,必然一击而中。

    看来是非友也非敌的人。

    青山慢慢的转过身来,映入眼帘的是桔海夫人的脸。

    水虎鱼笑道:“大王。”

    青山向前方看了看,同样的桔海夫人还在指挥着人们前往沉鱼岛。

    “二位请吧。”桔海夫人笑着,青山和水虎鱼只好前往沉鱼岛。

    岛上竟在热闹非凡,原以为是沉鱼岛上一定荒凉无比,没想到却是个世外桃源,街道林立,商铺繁盛,房屋林立,岛上的人来来往往,青山和水虎鱼突然觉得这个桔海夫人颇有些趣味了。

    沉鱼岛和琉璃镜有关么?

    当然有了。

    沉鱼岛其实就是琉璃雄镜,这些人都是镜灵。而你们这些人才是镜灵需要的元气之所。

    桔海夫人轻笑道。

    “他们知道么?”青山问道。

    “他们当然不知道,我只是告诉他们,做为报酬,沉鱼岛上所有的一切他们可以任意拿。”桔海夫人道。

    “为什么告诉我们。”水虎鱼问。

    “因为这沉鱼岛的雄镜不需要女人。”桔海夫人笑着说。

    “女人?”青山愣了一下,哪来的女人?

    “只有你是女人,大王。”青山道。

    “谁说我是女人呢?”桔海夫人笑道。

    你不是女人,我也不是女人。青山看见水虎鱼。

    “我,我也不是女人。”水虎鱼硬气地说。

    “在来的路上,我派了杀手,青山本来是出卖了你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出手相救了,直到我刚才在船上才明白。”桔海夫人笑道。

    “十八年前,天山和昆仑不知什么原因消失,留下年纪相仿只有五岁的天山的玉女与昆仑的金童,当年玉女为了保护金童,中了毒,受了重伤,并且在手腕处留下了一片印花伤痕。后来,玉女被大禹国国王收留,对外称是大禹国国王流落在外的私生子,改名水虎鱼,自小体弱多病,后为走后门进入了星耀学院,也是为了能认识各色人,求得一线解毒生机。”桔海夫笑道。

    青山面色一变,道:“原来是你。”

    桔海夫人哈哈大笑:“能解玉女毒的草药在我们桔海之地,而你也是在水虎鱼中毒之时露出的手腕时才救的她。”

    水虎鱼看着青山说:“你就是昆仑金童?”

    “是你抢走昆仑镜的。”青山叫道。

    “你是想让人们帮你找昆仑镜?”桔海夫人道。

    “不,是所有人都想要昆仑镜。天山玉女就是最好的诱饵。”桔海夫人笑道。

    “大禹国国王同你一起的。”青山道。

    当然,昆仑镜就是雄镜。

    想当初,师祖将雄镜交给昆仑山,雌镜交给天山,唯独我桔海之地什么也没有,只有那一片桔树。

    为了这镜子,你为我天山和昆仑下手?

    “何须用我出手,这普天之下,贪心的人多得是,我只要放出风声。自有人前赴后继的前去抢过,天上独尊,何人不想。”桔海夫人轻笑道。

    “你身上的毒也不是我下的,当年的事情,我一点都没参与,我只是放出了消息而已。”桔海夫人轻笑着。

    “这岛就是当年的大镜子,无人能拿走,但是他却是属于昆仑山的,人一旦走入其中,就会迷失心境,最后走不出去,与镜子融为一体。或者说镜子吃了他们。”

    “你用他们祭镜?”

    “只有这样,昆仑镜的灵气才会减弱,才能为我所用。”

    桔海夫人冷笑着。

    “本来我不知道你是金童,但是普天之下唯有金童认得玉女的伤,当然除了我。”桔海夫人笑说:“真是天助我也。我真没想到你们两个还真有缘份。”

    水虎鱼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早就知道我了。”

    青山突然想到九指大叔说过:“功是水虎鱼的,过是自己的。难道说,九指大叔有所指?”

    远远地,沉鱼岛上的人们都沉睡了,沉鱼岛,果然名不虚传。

    “你让我们来,是等大禹国国王吧。”青山慢慢地说。

    “你想做大禹国王位。”水虎鱼也轻轻地说。

    “九指大叔,你想知道,这沉鱼岛最大秘闻么?”青山问桔海夫人。

    桔海夫人有脸色一变,喝道:“你说什么?”

    “九指大叔呗。”水虎鱼重复了一句。

    “普天之下,只有九指大叔最了解青山和水虎鱼了。”青山笑着说,“再说了,九指大叔,你老带着一个厚厚的手套,热不热呀。”

    “快把你怀里的花六十两银子买的仿品拿出来吧。”大禹国国王不知何时到了。

    桔海夫人掏出镜子,扔在地下。

    大禹国国王笑着说:“青山,挺聪明的嘛。”

    又转向水虎鱼道:“桔海夫人,这青山当你侍卫,你还满意么?”

    这下轮到青山愣了一下。

    随即明白了什么。

    九指大叔宣布,在星耀学院最后寻找琉璃镜的考试中,只有一个通过考试那就是青山。并且水虎鱼就是新任的桔海之王,也就是桔海夫人。

    当大禹国国王宣布这是最后考核时,大家惊呆了。

    怎么也想不到这是一次实地考试。

    考的就是人性在最后时刻,在金钱,情义,道义,守护中的选择。

    是这样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email protected]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