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现代言情 > 恋爱100% > 章节目录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第一百八十九章

书名:恋爱100% 作者:永远十七岁 更新时间:2018-05-02 19:27 字数:4066

    我很痛心,因为站在女孩面前的人是流浪汉,而且他既没推也没躲,然而就在稍后,他们两人稍微移了位置,我根本看不见流浪汉的表情,只能傻傻的看着女孩猛对她发笑,送上不止一次的飞吻。

    难道,我小心翼翼维系我们之间的感情,反倒让他觉得倍感沉重,身上有个叫许沛琳的枷锁,所以就连和传闻中的女孩见面,都要百般的躲藏吗?

    但是既然要躲,又为什么躲在我们约定的地方?这是不是有另外一层面的意义?

    明明几分钟前,我认定他仍旧持续对我付出,为什么几分钟后,他就变心、转移目标了?

    原来我真的不了解他,我根本没有资格爱他,他一而再,再而三做出我不能接受的事,为什么我还要宽容他。早在小学逃离后,就该断了和他的情根,我为什么要在脑海里记载着和他的过去,为什么!

    我好恨,我不能原谅他……况且那个女生是这么的爱他,她是无罪的,我不能赶走她,何况我不能剥夺他什么,他本来就是个不懂谨守本分的坏情人不是吗?我早在图书馆当天就已听说,可我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

    现在不仅仅是旁人所说的流言蜚语,连我自己的亲眼证实,这下罪证确凿,就算我再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没办法。

    我早就说过,承受着四周的谣传,我已经累得不能好好喘口气,但是为了好将自己的爱意传达给他,比起以往我可以承担下去,可一旦爱他的泉源尽失,我连笑都觉得无力。

    我走了,我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这个地方,慢慢走回教室,即便上课中早已响起,我仍旧慢吞吞跨出步伐。

    我侧着头趴在桌上,视台上的老师为无物,一个人心情沉甸甸的将头上仰看天空,听说看着天空心情会变好,但是不管我用什么角度去看、看了多久,我的心情依旧好不起来,脑海的画面依然停格在女孩吻他的场景。

    “琳小妞,老师在上课耶,你在看哪里?”敏心推了推我,我没有理会她,迳自发着呆。

    “发生什么事了吗?”她又问,我很没心情的摇着头。

    “该不会是生病了吧?不然这样,你先回家好了,不然见你一副像历经浩劫过后的无力样,我总觉得很难过。”敏欣的语气让我好安心,然而此次,我不再无答、摇头,而是非常干脆的点着头。

    接着,我收拾书包,在下课时间慢慢踱出了校门,一个人搭上公车,靠在窗边继续看着蓝天白云。

    今天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早退,原因……名为伤心。我没有听见他的解释,不,更正确的说法是我根本不愿意听他开口解释,当然就不可能以女朋友的身分去逼问他,毕竟和别的女生幽会是他家的事,就算我们是男女朋友又怎么样?这只不过是一个挂名的称呼,是流浪汉与敏欣私下串通、联合使我降服所得来的……

    我整个人蜷缩在棉被里,想让自己与世隔绝,如此一来,我就可以对流浪汉不闻不问,甚至连他的面容,都可以不屑一睹。

    日子过的很慢,我每天躲他躲的要死不活,就是不知道他哪来的毅力,可以每堂下课往我教室跑,就连我的放学时间,他都可以抓的很准,因此我每次都只能窝在学校偷偷目送他离去,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没入黑暗里,我才从学校走出来。

    很累,真的,我不知道连躲着他,都可以这么累,但是我只能坚持下去。我不想成为他的包袱,尤其是爱情的包袱。

    “小妞。”每当我躲在棉被里,他总会用很低沉的语调唤我,我甚至已经数不清,他到底容忍我多少次。

    “我很累,可不可以什么都别说?”我的语气很委婉,因为如果不这么说,他肯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我知道他肯定还不晓得这几天我为何总躲他,总不和他说话。没有任何人发现我所知道的事实,而我,也不愿再次提起,我只想放他走,让他的心有足够的空间去爱人。

    他的话,每一次都让我给堵的开不了口,我竟然有些庆幸,至少,他可以不用明白我疏远他的原由。一旦整个丑话说在前头,我和他,没有一个人不受到伤害……起码我是这么想的。

    我坚守着原则直到期末考结束,我以为我终于能够好好的呼一口气,放下整身绷紧的心神,谁知道才刚兴高采烈的踏出校门,就见流浪汉倚在墙边,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看。

    我诧异他的出现,现在的时间,他不该是在考他的期末考吗?就算提早交卷,也不可能在开考十分钟后就──

    “你到底什么意思!”他的大吼声贯穿我耳膜,我甚至感到耳里嗡嗡作响。

    这是他有史以来最为暴怒的怒吼声,我的惊吓不亚于他的暴吼,并且我知道,今天的他,绝对不可能简简单单就放过我,光从他因生气而狰狞的面孔看来,不像我躲他的那些日子里还要容易说话。

    我想,也许是他的容忍已达爆发阶段,所以现在才会对我这么毫不客气。

    “你不是应该在考试吗?”我假装没听到他的话。

    “你该知道这不是我要的回答。”他的狂怒语调收敛了些,却依然一双如狼般的眼紧锁住我。

    我闭口不语,因为我知道,我要是说错一句话,必定在今日栽在他手上,我躲过了这些日子,总不能在最后一天功败垂成。

    “为什么躲着我?为什么不看我?为什么不和我说话?难道是我犯了什么过错,所以你不仅无法原谅我,更无法再与我继续相处?”他一连串劈向我而来的问题,叫我来不及装沉稳。

    心里涌起一股酸楚,我拼命想压抑,它却怎么都止不住,只能让我心头继续泛酸,红了眼眶,怎么都不肯让眼泪夺眶而出。

    “你说阿,你把我做错的地方说出来,我会改,但是你不能什么都不说,把我当透明人晾在一旁,你明知道我可以为了你,把所有吃饭的钱拿去买花讨你欢心,你不记得了吗?”他的声音很冲,甚至气得整个人向着无辜的墙面拳打脚踢。

    你没有错,你什么错都没有,你喜欢上另一个女孩不是你的错,爱本来就可以不可理喻,而我的存在,只会使你产生阻碍,没有我,你会活的更自在,尤其是追求那位邻家女孩……

    我在心里痛苦的嘶吼,很想亲口祝福他们,但我不是个伟大的女人,我只不过是个普通又怕受到伤害的女生。

    “快告诉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你不要什么话都不说,我忍受不了你把任何事情憋着不说。告诉我……为什么……”他的声音哽咽,语近低喃,我却听的一清二楚。

    停留在眼里的泪快要承受不住重量,就要垂泪而下。于是我干脆踏开步伐,与他擦身而过,快步逃离现场。

    一路上,我的脑海不断反复上演着与他擦过身时,不经意瞥见的他的面容。

    我跑累了,躲在晦暗的墙角边,发疯似的边哭边笑,竟然不由自主的出口道:“什么嘛,堂堂一个大男人,干嘛学女人家哭,流眼泪是女人的专利……”

    逃跑不是第一次,我早已是再犯。

    那一天,我一马当先跑回我们合租的家,将早已准备妥当的衣物收进行李箱里,很迅速的在没有任何人回来的情况下,兀自离去。

    “沛琳,吃晚餐了。”妈妈的声音由房门外传来。

    “我知道了。”我附和着,懒散的从椅子起身,慢慢的踱了出去。

    起初回到老家的我,总是三不五时接到敏欣打过来的电话,说嘘寒问暖是好听,事实是她一天到晚骚扰我,问我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消失,也不等她送行。

    “和我住在一起不好吗?”敏欣委屈的声音从话筒传来。

    “不是。”我反驳她的话。

    “我们住在一起多优游自在,为什么要离开?”她又问。

    “住在外面太久,没有人不会想家,况且现在正好放假──”

    “借口。”她笃定截去我的话,令我顿时结舌。“上次的假期,你不也留在这里?”

    “我……”我无法再答话,毕竟谎言,不是要说就能说的,况且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总不能老用谎言来掩盖真实。

    “回来啦,好不好?”她开始耍无赖,在电话那头拼命恳求。

    “不好。”当然不好,我好不容易从那里逃出来,要我再次去面对我不想面对的,我真的做不到,除非那里……没有流浪汉的存在……

    “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因为石启伦?”她的口吻陡然平静,不吵也不闹。

    我没有回答,只顾自己屏着气,将视线往窗外移动。

    “他是不是做了什么?”敏欣愤恨不平的语调传来,像要把流浪汉给碎尸万段一样,听得我苦笑了声。

    “其实他早就已经做了吧,有传闻有人证,就你不相信。不过本是如此,毕竟你和他是男女朋友,如果连你都可以轻易相信谣言,那他早就被out了。”敏欣叹了气,叙说无论如何我都不愿想起的事情。

    对,就是因为我太过于执着,我居然会傻傻的相信这一些只不过是传言,明知他不可能安于现状,我却妄想束缚着他。

    或许,我该庆幸自己那一天看到了另一个女孩,至少我不是毫无颜面的被他甩,而是我自己先离开,有面子多了不是吗?

    “我不想绑着他。”我轻描淡写着。

    “绑?你有绑着他吗?我怎么没有发现他被你绑着?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一个人在外头闲晃不说,还每天到了半夜才会来,知不知道我有好几次睡觉睡到半夜,外头突然发出莫名其妙的怪声,吓得我以为有鬼来找替身。”敏欣夸张的语调,让我哭笑不得。

    “我不是这个意思。”敛起扬在嘴角的笑意,我严肃着。

    “不然是什么意思?”

    我沉默了几秒,才开口道:“我看到了,他和另一个女生。”

    “什么?!那个死石启伦……不对呀!就算是看到了,也没什么好奇怪,她有可能是他班上的同学,或是任何学校里的女性朋友,何必这么庸人自扰。”

    “不是,她不可能只是他的朋友……”然后,我将我当天看到的景象全盘托出。

    “琳小妞,你不能阻止我,我一定要砍、死、他!”听完我说了话,敏欣突然整个人发疯似的,狂叫不止,简直像个直着菜刀的杀人魔。

    “这些事情不要告诉他,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没有阻止她有砍人的念头,因为我知道她只是关心我,绝不可能铸下大错。

    “不要告诉他?”敏欣的语调满是质疑。“为什么不告诉他?你是脑袋傻了是不?还想要成全他。”

    “嗯。”我是要成全他们,因为我已经无法再承担同等的伤害,我的心累了,毫无动力。

    “嗯什么嗯,你不是很爱他?爱到可以陪他去死,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要主动退让?真受不了你!爱情不是退出就可以终结整段过往,你省省吧,蚀心的痛不是这么好受。”她才刚说完话,又急着加上一句。“你真的要放弃?”

    “不放弃好像不行,我想给他自由。”没错,我最终的结论,即是如此。

    “自由?”音落,敏欣紧接着大笑。“不是你要给他自由,而是他想摆脱你而得到爱人的自由,所以你先弃械投降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害怕他主动提出分手的要求,然而你不想承担任何被违背的创伤,所以他想要什么,你就给他什么。你早已伤痕累累,所以再放任自己一次也没有关系,你是这么想的吧!”她的分析,她的解释,完全正中红心,令我的心再次受到冲击。

    “这么做不是不对,但是我认为你应该多想想,别把这个想法拿来当做最后的结论。”她才说完话,便匆促的挂下电话。

    我的手依旧维持姿势,手机仍然放在耳边,而敏欣的话,却停留在我脑海里好久好久。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