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现代言情 > 恋爱100% > 章节目录 >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百二十章

书名:恋爱100% 作者:永远十七岁 更新时间:2018-03-27 14:02 字数:4026

    两人间隐瞒的谎言,随着他们确定彼此的情感而破灭。

    是刑警、帮主又如何,这不会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感情,谁让他的温热融化了她冰冷的伪装,成功掠夺她的心呢。

    “我让亦柏把人放走,他会听我的话。”折叠着病床上的被单,今天是她出院的日子。

    “不必,阿慢和伟诚会把事情办好。”昌镇拒绝她的好意,因为他不希望佳洁主动联络他的情敌,这会让他们男人间的比赛有所不公。

    “嗯。”收拾好东西,佳洁踏出步伐往房门走。

    才刚伸出手转动门把,像变戏法似的,门外出现了几个人争斗不休,挡住佳洁的去路仍不自知。

    “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不放人就是不放!”亦柏紧蹙起眉头瞪着从警局追他追到病院的流氓二人组。

    “局长,到底为什么不放,他们又没有做坏事。”几乎要赖在他身上,刘慢扯着他的手像极了撒娇的小男孩。

    “你的意思是我错怪他们?”亦柏端起身为局长的架子。“知道我从他们嘴里问出什么吗?猛虎堂的交易竟然只是因为猛虎堂的堂主玩心大起,故意派手下去交易,却只在箱子里头放几张广告纸┅┅我说,流氓果然只会干些要不得的傻事来增加我们的供作,所以我决定继续让他们吐露更多的真实。”

    听到他说的话,在场三个流氓立刻哑口无言,啼笑皆非接受这个事实。但这也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只是后知后觉的人罢了。

    “不是,我没要求你放猛虎堂的笨蛋,我是要你放瑞龙堂的——”

    “都一样,你们都是一挂的。”何况亦柏认为辛昌镇肯定是一个大角色,也许┅┅是所有堂口的头头也说不定。

    既然他还有机会握有他的把柄,怎么说都不能太早放人。

    “亦柏。”佳洁轻声一唤。

    听到声音,他厌恶的笑容立刻绽放出光彩。“恭喜你出院,洁。”

    将麻烦的流氓二人组撇在一旁,亦柏伸出手要拉住她的,昌镇反应之快让人来不及反应,才一眨眼的时间,佳洁已经被辛昌镇拥入怀中。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你晚了一步。”扬起嘴角,昌镇真庆幸自己的手脚灵活,否则她就被亦柏给“玷污”了。

    他现在的占有欲很强┅┅不,不止现在,而是到永远。

    可恶!这场比赛竟然有人偷跑,亦柏的眼神透露出不满。

    “绝对不会晚。”他笑得虚伪,再将视线移到佳洁,笑容突地灿烂的刺眼。“从今天开始,你得到我家去住。”

    “什么?!”

    佳洁都还没来得及发出疑问,昌镇已震惊的怪叫一声。

    “凭什么洁要到你家去睡,想得美。”将首偎近她耳畔,他的气息惹得她发痒,看得亦柏眼红差点发起狂来。“住在我那里是惯例。”

    “少来,明明只是一间小小的办公室加房间,能有什么温馨的感觉。别以为洁住过就得寸进尺。”

    “你说什么?温馨不是靠住所显现的。”

    “住在我家里是伯母同意。”

    “我看是你去威胁长辈,简直没大没小。”

    “你敢教训我?”向亦柏咬着牙狠瞪他。“我和洁从小就认识,她的母亲我自然也熟稔。怎么样,后悔你有一个厉害的情敌?”

    “我不会输给你。”

    “我说┅┅”刘慢才想发言,立刻被两人瞪,却还是怯怯的将话说完。“美女姐姐已经走远了,你们还在这里吵行吗?”

    呃——“都是你。”两人异口同声指责对方,旋即踏出步伐追了上去。

    与佳洁的距离多像艰辛的跑道,途中还有多层阻碍等着他们。

    避开穿梭其间的人,两人不分上下,只可惜光他一个人,是无法拼过还有两个帮手的辛昌镇。

    用不着辛昌镇下令,他的两位兄弟早已出马,将亦柏给拦下来继续求情,说要把他们的兄弟给放了,结果亦柏被缠得错失良机。

    算了,既然他会被流氓二人组缠是老天的决定,人又不能违逆天,只有顺应了;谁让佳洁在昏迷的期间,嘴里喃的呓语全和他无关呢。

    也许,他的放弃才能成全自己、成全他们,但是要想像他夺取她的吻就让他——气愤哪。

    医院外,一对爱侣中的男方不顾由冷转热的天气,硬是要和自己的爱人偎在一起。

    “洁,继续我们的同居计画。”昌镇用同居来美化她被“禁锢”的日子。

    “不行,我得回家睡去。”

    “我们不应该回绝上天给予的机会。”

    “我妈会担心。”

    “把电话号码给我,让我跟伯母谈谈。”他是该让尹母知道她女儿掳获了谁的心。

    “好吧,我到你家借住。”她不想在老妈知道后对她“嘘寒问暖”。

    “我就知道你爱我。”所以才会答应我。

    “只有一天。”她只为了堵他的嘴。

    垮着脸,昌镇提不起劲,明明和亦柏的比赛他赢得小小的胜利,却一点都不高兴;谁让他下定决心不与她分离,她竟然不给面子只想着回到自己的家。

    唉,算了,能将一位冷漠至极的女人征服也算是一个大成功,至少她心里也有他不是吗,他就勉为其难的暂时答应。

    绑架呵,他的鬼主意在脑海里萌芽。

    这一次,他绝对连她的人、她的心都得好好绑住。

    徐徐的凉风吹拂,我坐在校园的树荫下,拿本书悠闲自在的翻看着。头上的枝叶摇曳生姿,落于地上的叶片在空中飞舞,偶尔书页被翻了又翻。

    现在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中午休息时段,吃完午餐,享受被书香世界包围的喜悦。

    原来这里静的像加装隔音设备,只能听见树上的沙沙声响,与书面急促翻动的声音,可现在却犹如地牛翻身,吵得我更想静下心,默默的将视线挂在书本上。

    杂沓的脚步声朝我而来,如果我能更早明白,或许我会闪避,但是现在┅┅似乎来不及。

    “我跟你们有仇吗?”看着四、五双手朝我进攻,我惊的抱着书往后退了一步。

    “是没有什么仇,不过现在可不是你看书的时候,有一个人等着你救。”其中一个人道。

    “我又不是神,我能救人吗?”除非我有神力,否则我只是弱女子一位。

    “你一定可以,因为你是我们大伙的女神,也是大哥的仙女,所以拜托你,你一定要去替我们大哥解围。”

    “承蒙你们抬爱了,自知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女学生,何德何能替你们大哥解围。”

    “夏静蓉,你的事我不是没听过,早弄得整个学校都知道,深知你肯替一些在外打架闹事的学生说情,所以拜托你,去救救大哥。”四、五个人合着掌,当我是神朝拜。

    如果我是,我会很诚心的替他们解决所有问题,可惜我只是一个人,不喜欢人家把我给捧高了,会让我骄傲。

    “我是肯替某些人说情,但是也得要有个标准。”我扬开唇笑着,眨着眼看向他们。

    见他们有些失了魂,歪了身,我偷偷的掩嘴笑着,然后以最迅速的身手抱着书往后跑。

    我的笑容足以媚惑人,让他们的意识神游。

    一双眉细如柳叶,一对铜铃似的眼睛,上头插着长长的羽睫,挺翘的巧鼻,以及樱桃小嘴。以上加在一起便是刻划在我鹅蛋脸上的完美组合,我很高兴我的长相全来自母亲的遗传,因为父亲的长相实在不敢领教,虽说我是他的女儿,但是老实说,我真的不想遗传到他。

    因为他真的长的不怎么样,顶多不会让人以为他想吓死人。我曾经问过妈妈为什么她会嫁给其貌不扬的人,她告诉我,她注重的是对方的实力,只要足以保护她的安全,就算对方的脸像个鬼罗刹,她照嫁不误。

    因此他们认识不到一年便闪电结婚,然后生下了我,而且感情还好的像蜜糖分不开。

    遗传,我真的敢说是遗传,而且遗传自妈妈。我不管她有没有对我洗脑,在我的观念里,我的择偶条件的的确确要足以保护我的人身安全,但是还有一项,是我坚持加上去的。

    那就是要长的帅,我看不顺眼,这个人就别想跟我交往。

    我气喘兮兮的跑回教室,想说也许他们不会再追过来,谁知椅子还没坐热,外头又是同一群人在叫嚣。

    “夏静蓉,快跟我们去,太晚就来不及了。”

    “我才不管你晚不晚,他在外面打架是他的事,我又不是他的谁,干嘛要听你们的去替他说情。”我有我坚信的原则。

    “你是老大的女神、仙女,所以你的慈悲我们大伙看的见。何况你不是替许多个差点被记大过的学生解围吗?那为什么替我们大哥就不行?”同样四、五的人眯起眼,开始露出鄙视我的模样。

    “我说不行就不行,就算你们用那种眼神看我也没用,除非你们肯给我好处,否则免谈。”他们真是黏人,其实我也不是这么铁心肠的人,如果他们的大哥可以去整个型,锻链一下身体,也许我会点头答应。

    只可惜他们大哥长的跟我老爸有得拼,没办法,怪只能怪你们的老大不是帅哥,死了这条心吧!

    “你要什么好处?”面露凶光,讲话却讲的战战兢兢,真没流氓的架式。

    我瞟了瞟他们,才道。“我要眉清目秀长相斯文,却是个货真价实的流氓,而且有权有势又能打,在流氓混的道上还是个位高权重,足以呼风唤雨的大流氓。怎么样?你们能找出这样的人交给我,我马上去老师办公室解救你家大哥。”

    “你趁火打劫呀,明明是个超级资优生,长的又不错,全校能跟你配对的资优生也不在少数,你干嘛一定要一个流氓,你想被他虐待死?被虐狂。”

    “不要,我不喜欢对方比我聪明,会反被人压制,而且斗智伤神,我才不要一天到晚跟对方探讨政治,无聊毙了。”这就是我的看法,否则学校一群资优生,为什么我连看都不看他们?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挑流氓?怎么会有这么与众不同的品味,我看大家都在看你笑话吧,笑你怎会想与不安全的黑社会共处。”

    “怎么会,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标准和想法。”因为耍流氓的人看起来比较痞,对我而言,是一种帅的表现。“别说废话了,先告诉我你们答不答应交换条件,否则可能来不及喽。”

    来不及也好,来的及也行,反正都对我有利。

    我才说完话,他们便各个慌了手脚,不知道底该不该答应。

    几秒后,他们却有志一同的同答一声“好”。

    “那我们的交换条件成立了。”我喜悦的扯扯唇角,缓慢的走了出去。

    “快点,走快点,不要这么慢,我怕老师太狠心。”看来忠心的小喽喽硬是要拉着我往前走,接受几眼附近的杀人死光后,他才吞吞口水,不顾众人的视线拉着我越走越急。

    啊,这位小兄弟惨定了,在廊道上,众多人看着他们惹出的大风波,老早聚集了很多人,而这多人中,肯定有曾经在背后想向我告白的人物,有资优生也有被我解救的小混混,也难怪那位拉着我的仁兄冷汗涔涔。

    被人盯视的感觉不好,活像有个活动的真孔摄影机,所以我只能默默的在心里替他祈求,千万不要倒在我眼前,免得我被拖下水。

    俗话说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展现我亮丽动人的表现,以及我绝佳的言词,令老师深深动容,这就是我为什么总能替一些在外动手打架,差点要记大过的学生解围的原因。

    但是做人不能太奢求,因此没有大过,一定会有小过或者申诫,我已帮的仁至义尽,为了我们之间的条件契约,我守责的在老师办公室里,替他们的大哥说情。老师也只是再训了他几句,送他一支申诫,结束了整件事情。

    我以为我这次可以安然的等待对方送上上等流氓帅哥,但是我错了,因为这只是麻烦的开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