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现代言情 > 恋爱100% > 章节目录 >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书名:恋爱100% 作者:永远十七岁 更新时间:2018-03-13 18:28 字数:4029

    于是邵峰峻踏出步伐。

    “真可惜,我还在想当你听到尹佳柔三个字会有什么反应。”杰扬故意叹口气,一边摇着头一边举步而去。

    轰——像枚炸药轰炸开邵峰峻的脑袋,连脚步都有些不稳。

    龚杰扬好心、机!就算不知道他有多在意她,至少也该先把姓名报出来,难怪今天杰扬特别烦人,一直问些奇怪的问题原来是想测试他。

    这下好了,他的逃避变成了刻意的面对,真搞不懂上天为什么要考验他。

    不行!是人都有权利可以反悔。

    “杰扬,我突然想起那一天我和我老爸约好要一起出外踏青,没有时间去参加公益活动。”眼看杰扬走前渐远,他干脆跨出大步追上。

    “来不及了,你有事就要事先通报,现在我已经答应佳柔,所以你只好尽尽你的义务。”歌手的工作本来就是让大众尽兴嘛,而且他老爸不是还在南部的乡下?掰也掰的太差劲。

    “┅┅话不是这么说┅┅”峰峻继续终于追上前,开始娓娓道来的想要扳回颓势。

    只是天不从人愿,他的口水都浪费了,只觉得自己真是窝囊到了极点。

    太糟糕了不是吗?他当初还没有空间去爱女人的心,怎么会渐渐空出了位置?

    还是为了那唯一的她而保留。郊外的宁静被浑厚的嗓音所取代,震耳欲聋的音乐在风愿所里蔓延开来,不仅仅如此,就连附近住家与商家的人皆闻声而来,将风愿所给挤的水不通。

    被堵在门外的记者们不断按着镁光灯,手扛摄影机直想闯入内得以报导独家,可惜他们没有能耐,敌不过拼命钻入的民众,只好守在门外拍些远距离的照片。

    但,当他们瞧见疯狂的歌迷手里拿着一张张的票,且井然有序的入内排队等待时,疑惑逐渐扩大。

    “佳柔,这样真的好吗?”希慧紧张兮兮的守护着孩子,抽空转过头撇看她一眼。

    “有什么不好,本来就是他欠我的。”佳柔满脸堆笑,看着手里一叠钞票,她乐得几乎要飞上天。

    “不是,我是说,你为了个人的利益,把孩子全都卷了进来,难道不怕他们被疯狂的歌迷踩踏死?”她好心疼。

    “放心放心,我们这里很安全的,没瞧见我围了一个防线吗?待在线内绝对安全。”

    “怎么可能安全,没瞧见那些歌迷多到快挤爆了,在这样下去不得了。”看着岌岌可危的防线,她惶恐的差点破口大骂。

    瞄了防线边缘一眼,佳柔啧声摇头。“是他们太过火,早告诉过他们,想要近距离接触邵峰峻,至少要拿出一点钱来贡献,当初没有一个人愿意买超高级票根,现在倒好了,拿着次级票就想越界,以为我这么好欺负?”

    “什么叫‘一点钱’?”希慧不禁怪叫。“一张超高档票根要一万块耶,就算歌迷真的疯了,疯狂的程度也绝不会和幼幼班小朋友媲美,你以为所有的歌迷都家里有钱无处花吗?”

    瞧瞧尹佳柔的赚钱手段,连她都要甘拜下风,但她没道理要拜她为师,因为她是属于正派的一方,绝不会使小手段趁机狮子大开口。

    “话不是这么说,没有牺牲奉献,哪里来的愿望成真,我给了他们一个天大的机会,是他们各个不领情。”就别怪她把他们当病原体隔在线外,她已经够慈悲了。

    “我反问你,你有做出任何牺牲奉献吗?”老天!希慧简直要翻翻白眼晕倒,她现在才知道,佳柔赚取钱的欲望如此之大,可方法也未免太极端了吧!

    可怜的邵峰峻,她替他难怪。

    “当然有,我的牺牲可大着呢。”佳柔用力点头。“我几乎天天和学长约会,才逮住了学长的心,要他无论如何让邵峰峻到风愿所举办小型歌唱会,顺道满足小朋友空虚寂寞的心。”

    希慧翻翻白眼。“那是你便宜了你的学长,邵峰峻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好吗?还有,小朋友才不需要当红歌手的大驾光临,原本安宁的风愿所变成这样,他们心里才难过。对不对?”她面向手里拥着的小朋友,眨眨眼暗示。

    谁知他们一点也不懂她的暗示,尽管张开清亮大眼,摇着头表示大伙都乐在其中。

    “瞧,我就说。”这下佳柔更得意了,开始数起手中的钞票。“何况他也不吃亏,偶尔到郊外轻松一下不很好?都市里都是些繁重的尘烟,更让人喘不过气。”

    “说得真好听,但为什么一定要让邵峰峻到风愿所唱歌?”

    “不唱歌?那就让他跳舞啊!”这有什么问题。

    “不是,我是说,为什么在风愿所办?”她要她的清静。

    “因为这里空气清新嘛。”佳柔才不会实话实说,告诉她她是以风愿所的名义,以探望这些孩子为前提,才邀请到邵峰峻来此替她“捞钱”。

    “少来,实话实说。”

    “啧啧,何必呢,这种事不用知道的这么清楚,反正邵峰峻都来了,那些歌迷也都来了,小朋友和老师也都很满足就够了。”当然还包括那一整叠的钞票也来了,乖乖的横躺在她手上。

    “他来了,只会破坏原本的安乐。”希慧气死了,她头好痛。

    “不会,等活动一结束我就把他丢出去,绝不会破坏咱们原本的和乐。”当然,利用完了就该扫出去。

    “问题哪有这么容易,你又不是不认识他,真的不晓得他是个很麻烦的人物?”

    “我是认识他,不过不太熟。”所以不知道他有多麻烦,只知道钱赚的她口袋满满。

    “佳柔。”希慧无力的拍她肩。“拿到钱就赶紧还给你大哥,以后最好不要继续在风愿所睡了,听到没?”

    “当然,家里比这里舒服太多。”只是她不懂希慧拍肩有何意思。

    “嗯,这里太闷,我先出去绕绕,小朋友就让你全权负责。还有,活动结束就把邵峰峻和一堆不应该出现在风愿所的人赶出去,我希望等我回来,风愿所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幽静舒适。”

    希慧才说完,便转过身挤开歌迷,往偏门方向走了出去。

    闷?会闷吗?室内里的冷气凉风徐徐,她不觉得哪里闷热了。

    难道是邵峰峻的歌太闷?这点她赞同,不过为了小朋友的安全着想,绝不能像上次一样在摄影棚里睡着了。

    “对于今次的活动,是否有取得经纪公司的同意?”

    “有,我们当然有事先取得经纪公司的同意,不然各位记者不会闻讯而来。”

    “我想各位歌迷都想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活动没有特别经过宣传,很快便在今天展开,岂不是让歌迷来不及追随,听说连后援会都是今天才知晓?”

    “没错,今天最主要的活动,完全属于公益,避免太多的人潮,以及爱护所里孩子的安全,因此我们并没有大肆宣传。”

    “请问真的纯粹只是公益吗?依序进入的民众手中皆持有票根,难道不是临时起意的小型演唱会?”

    “绝对不是,凭票入场只是为了维持秩序,容易监督控制。这次的公益活动,我们开放给附近的民众进入与孩童一同享受音乐飨宴,为的是让民众得以和孩子更加亲近,替风愿所争取更多的义工或捐款。”

    风愿所大门外,聚集越来越多的记者,由龚杰扬当守门员似的回答问题。

    额边热汗涔涔,他辛勤的继续满足众多记者的问题。

    面对记者的他应付自如,言语没有极端,只有优雅自满的令人置信。

    不过┅┅他们的眼睛也未免太利,民众手上一张长宽不到五公分的小票根也让他们看了出来,不愧是精明的记者。

    但,他口中说的话未必是事实,瞧他为了佳柔做出多大的牺牲,为了风愿所里的热烈活动,他只能勤奋的尽忠职守,想尽办法圆滑所有来自对方的疑问。

    什么?说他狼狈为奸?拜托!也不想想有哪个人作恶还可以这般的辛苦,今日的利益好处他得不到,也讨不到,被人说成狼狈真的很名不符实,所以他要上诉。

    至于上诉的内容嘛,那就是他心里所期望的。

    不只成全佳柔贪图金钱的手断,也得达成将两人凑一对的愿望。谁管佳柔喜欢的是谁,反正他高兴自己的学妹和自己的好哥们两人斗嘴斗到天边去,最好除了正事外,其馀时间他都可以看到他们俩热切的“了解彼此”,如此一来,他就不用老遭受邵峰峻时来的揶揄嘲弄,大可把他口中的两人是“同性恋”论调给抛得远远的。

    多好,不是吗?

    嗯?说他算盘打的太好?那可不是吗,他也很佩服自己可以假装和佳柔谈恋爱,不过也因为如此,他才能看见邵峰峻吃到狗屎似的嘴脸啊,都不晓得他心里多称心快意。

    至于真正的事实,也并不完全是一种欺瞒社会的行为,因为他的确是在做公益,也给了民众一个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他是在造福兼积德,所以一切事情就该秉公处理,挤进入内的民众弄脏了场地,就该给点对等的费用,他不认为有什么不对。

    自风愿所里传出的动感音乐,彷佛爆炸似的惊动着疯狂的人们,随着单独上场的邵峰峻翩翩起舞,忙乱的差点冲破被佳柔围起的防线。

    简陋的舞台上,因舞动而气喘吁吁的邵峰峻,不断在心中抱怨,有好几次,他将视线高挂在佳柔的身上,却得不到她的回应。

    连那些小朋友都比他幸运,还可以获得尹佳柔的护卫和关心,对他,却连同情都不给┅┅不对,他干嘛要她同情,他没什么好值得同情的。

    坐在防线内,佳柔小心翼翼的将钱压在座垫下,心血来潮时就掀开偷觑一下,再不就是回头查看防线有否被超过或破坏,因此没有任何时间去发现峰峻投射而来的目光。

    那充满无限愤忾磅礴却又带着浓烈感情的目光。

    “身为当红偶像歌手邵峰峻的经纪人,是否能多少透漏,他除了己身的表演外,还有没有其他的自愿贡献?比如说捐款、或是慰问孩童等。”外头,记者持续发问。

    “由于公益活动是第一次举办,为了配合峰峻的行程,事实上我们对这次的活动并没有提前准备太多,因此尚未计画,我不能事先替他打定主意。”

    话才落下,眼角馀光中,杰扬瞥见另一头由偏门走出的身影。

    刹那,平稳的心湖翻起滔天巨浪,惊动的他突然感觉好不真实。脑袋不能空白一片,他强自镇定,坚守着自己的位置。

    未几,他笑了,微微扬起的嘴角苦甜交杂,晃荡的心忽高忽低,复杂难辨的疑窦渐要解套,他就等着得到解答。

    日落西山,紧接着是墨黑的夜缓慢笼罩,风愿所里的人潮随着活动结束而逐渐散去,即便有些歌迷陶醉的舍不得离开,也被脸色不满的佳柔给“婉顺”的打发回去。

    “好了好了,终于结束了。”看着突然空旷起来的室内,尹佳柔满意的绽开如花笑靥。

    “这下我可以休息了。”邵峰峻累倦地坐倚在铺有垫子的墙边,大喘口气。

    “休息是可以,但是你不能在这里休息。”佳柔瞟了他一眼,缓慢的走了过去。

    “为什么不能?我喜欢在哪里就在哪里,你管得着吗你。”峰峻哼着瞪了她一眼,从原本的坐姿改为侧卧。

    “我当然得管,因为我要把你扫出去。”驻足在他跟前,佳柔居高临下的睥睨他。

    “扫?你竟然说要把我扫出去?”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数来室内还有几名老师和小朋友,她就这么不留情面的想赶他?“也不想想我今天的大驾光临,要不是我,这里绝对不会挤到水不通。”他要证明他多有名气。

    “挤的水不通有什么用,还是达不到我的要求。”她喟叹一声。

    今日赚钱目标十八万元,她算过实际上只收到八万多,啧啧,要不是超高级票根卖不出去,她怎么会无奈的想要叹气。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