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纯爱小说 > 追魂 > 章节目录 > 第二世 第五十四章 打赌

第二世 第五十四章 打赌

书名:追魂 作者:双手打字 更新时间:2018-02-13 21:13 字数:6031

    “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李霜亲了亲青荧的头发。

    “那我又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呢?”青荧抬起头望着李霜微笑,眼里是无尽的爱意。

    李霜的心脏又剧烈跳动起来,他轻轻吻上青荧的眉心,低声说道:“青荧,我爱你。”

    “我更爱你啊小傻瓜。”青荧再次吻上李霜的唇。

    这头青荧和李霜还在你侬我侬,那头沈雪已经开始算计他们了。

    沈雪在看到青荧带李霜出了九天观之后就一直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直到他确定了山涧的位置便不再靠近,而是调头又回到了九天观外面。

    为了不暴露身份,沈雪并没有直接现身九天观,而是稍微解开了一点身上的封印,取了自己的一丝仙气伪装成一股隐隐带有青荧气息的妖气。作为一个曾经的神仙这点儿本事他还是有的。然后他故意让延沁真人发现了这股特意做得非常难察觉的妖气,在看着延沁真人带着一乐道长跟着他制造的妖气追出去之后,他就又回到之前隐蔽的那个躲藏点,等着看延沁真人他们到底会怎么处理李霜和青荧。

    山涧这边青荧和李霜还在互诉衷肠,延沁真人和一乐道长已经双双御剑从天而降。

    “青荧!你怎可出尔反尔?!”延沁真人在半空中大喝一声,直接从半空中俯冲下来掠过青荧和李霜头顶,伸手一抓,把李霜提起来落到距离青荧几步之外。

    “青荧!”李霜被延沁真人死死钳住,只能无奈地望向青荧。

    “阿霜!”青荧刚想往李霜那边跑,一道犀利的剑气自天而下在他脚边炸裂。

    一乐道长紧随延沁真人之后一跃而下,落地之时佩剑已经握在手中直指青荧。

    见一乐道长用剑指着青荧,李霜着急地大喊道:“师叔!求你不要伤害他!”

    延沁真人见状赶紧扳过李霜的肩膀让他面对自己,不让他看青荧:“阿霜!你听我说!我们不会伤害青荧。”

    “真的吗?”李霜终于停止反抗,直直看着延沁真人,他知道他师父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是,我们不会伤害他,但我们要封印他。”延沁真人确实也不对李霜隐瞒。

    李霜一听有如晴天霹雳,他一时也顾不上什么尊卑礼数,扯住延沁真人的衣袖哀求道:“师父!我不会再见青荧了!真的!我发誓,只要你们放他走,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见他了!”

    看着李霜用如此卑微的态度苦苦哀求,延沁真人暗自心疼。他悉心教导出来的爱徒曾是那么骄傲,从不为任何人放低自己的自尊,而现在他却为了一个妖魔对他卑躬屈膝地祈求。延沁真人觉得这都是青荧的错,于是他甩开李霜的手,坚定地说道:“我已经给过他一次机会了。”

    见延沁真人心意已决,李霜知道现在能帮青荧的就只有他自己了,于是他转身就想往青荧那边跑,可是延沁真人早就猜到了他的想法,即刻使出了一招束缚咒,将李霜牢牢困在原地。

    知道自己不可能挣脱延沁真人亲自下的咒术,李霜只能对着青荧大喊:“青荧!他们想抓你!你快跑!”

    这边正和青荧对峙的一乐道长转头看了李霜一眼,又回头对青荧说:“你若是真的喜欢阿霜,怎么舍得他成为笑柄被世人唾弃?你之前在我和我师兄面前说的那番话难道就没有一点真心吗?”

    青荧心里也不是不愧疚的,但他也明白一乐道长他们不知道他和李霜的渊源,他们不会明白他和李霜即使现在分开了,那也不过是一时的,因为他们的魂魄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牵连在一起。不管是分隔两地还是分隔两世,他们的魂魄都会互相吸引。

    青荧轻叹一口气,对一乐道长说道:“道长,我对阿霜的真心日月可鉴。之前当着你们的面对阿霜说的那些话也不是戏言,我不会让阿霜为了我而众叛亲离的。我只是……我只是想跟他再多待一段时间,等到他厌倦我的时候我就会离开了。”

    “那如果阿霜一直没有厌倦你呢?”一乐道长自己也知道这么问已经有些棒打鸳鸯的意味了,但是不管是为了李霜的未来还是为了九天观的名誉,他都不能对青荧心软。

    青荧苦笑道:“道长,你常年在江湖上行走,对人情世故也应该知晓分明。先不说我和阿霜人妖殊途,我们光是在年纪和阅历上就差了一大截,再加上阿霜从小就是被人捧在手心上宠大的,你觉得等再过个一两年,当他心里对我的这股新鲜感过去之后,他会不厌倦我吗?”

    “这……”一乐道长当然知道青荧说的有道理,而且他还有些意外青荧对他和李霜的这段感情已经看得这么透彻,这令他一时也有些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这时,延沁真人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师弟!你还在等什么?快动手!”

    有了延沁真人这一声令下,一乐道长也不再做多想,直接提剑对着青荧隔空画出一个由剑气组成的束缚咒。这个咒术虽然和延沁真人困住李霜那个是一样的,但是威力却是涨了近百倍,被这咒术缚住几乎会切进筋肉。

    可惜在场的人都不知道,这种束缚咒跟青荧体内的镇魂锁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青荧只使出了一记混合着妖力的掌风,立刻将这蛛网一般的束缚咒打了个粉碎。

    一乐道长和延沁真人都大吃一惊,延沁真人赶紧运功提气,转瞬间来到一乐道长的身边跟他并肩作战。

    被延沁真人的束缚咒困在一边的李霜依旧动弹不得,他只得对青荧声嘶力竭地喊道:“青荧!你快走啊!走啊!”

    但李霜话音还没落下,延沁真人和一乐道长已经配合着使出了一套双人剑法,讲青荧围在他们与剑气中间。延沁真人对青荧说道:“这次你可没那么容易走了。”

    青荧此刻却没有一丝慌乱,他现出右手的白骨原形,在指尖集中妖力对着周围的剑气横空一扯,整个用灵气筑造的剑阵被他生生扯出一条巨大的裂缝,剑阵被轻松攻破。

    延沁真人和一乐道长对视一眼,两人突然同时迅速后退一丈远,口中念念有词。青荧的脚边突然出现数条灵气线,纵横交织成一个图形繁复的法阵,青荧试探性地踏出一步,立刻受到如天雷劈身一般的疼痛和灼烧。

    此时李霜在一旁焦急地大喊道:“青荧小心!这是伏魔阵!这个阵法的突破点是在隐藏的阵眼上,但是这个阵法的阵眼每一次布阵都会出现在不同的位置,而且阵眼的数目也会有变化,你必须先找出其中几条对冲的灵气,灵气交汇之处就是阵眼所在!”

    “这个阿霜!”一乐道长叹息一声。

    不过虽然李霜直接向青荧告知了破阵的方法,一乐道长和延沁真人依然不担心。因为这个破阵方法听起来虽然简单,但是首先要找到那几组对冲的灵气就已经非常困难了。李霜这一辈的弟子中能把这几组灵气找全的现在还一个都没有,而且这些弟子还都已经是多次接触过伏魔阵了,所以他们并不认为第一次见识伏魔阵的青荧能够仅凭李霜这几句提示就把阵给破了。

    然而青荧又让他们大吃一惊,只见青荧从容地把整个法阵看了一圈,然后就准确无误地踏过每一个阵眼,轻松走出了法阵。

    “怎么可能?!”一乐道长和延沁真人一时都傻了眼。

    李霜在惊讶的同时,也在心里暗自高兴,他又赶紧对青荧大声催促道:“青荧你趁现在快走啊!”

    “没那没容易!”只见延沁真人召唤出自己的法宝袋,并且取出一条用金丝银线编织成的绳索。

    一乐道长立刻会意,一口气发出数十道剑气堵住了青荧的去路。

    青荧虽然没急着要逃,但看到延沁真人手中的绳索,表情也没有了之前的轻松,因为那条绳索是他认识的法器:“捆仙索?”

    一乐道长和延沁真人又是一阵惊讶,一乐道长忍不住对青荧说道:“你还真是见多识广,这捆仙索大部分人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身,能一眼就认出它的更是少之又少。”

    青荧作为地府的十殿阎君之一,对于捆仙索这种地府和天庭的通用日常工具,自然是见怪不怪了。但他没想到捆仙索在人间居然是稀奇之物,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不过跟刚才那些剑气、法阵不同,捆仙索对现在的他来说也确实是有效的。现在不能使用盘古神力的他如果被捆仙索绑住,估计就没办法凭自己的妖力解开了。于是青荧也开始严肃起来。

    看到青荧脸色的变化,延沁真人确定了青荧对捆仙索是有忌讳的,于是他向一乐道长使了个眼色,两人又同时开始向青荧发起进攻。因为之前使用法术效果甚微,所以这次他们选择了近身战,向青荧用起了包裹着灵力的拳脚功夫。

    青荧这一世修魔主要还是针对内力在修行,对拳脚功夫并没有做太多训练,不过如果对手只有延沁真人或者一乐道长一人的话,青荧对付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可惜青荧现在被他们发现了这个弱点,渐渐落了下风。

    青荧本来想释放出全部妖力震慑延沁真人和一乐道长,借此机会再找突破口。可惜他之前才将自己三分之一的妖力注入了送给李霜的那把匕首里,现在他自身仅存的三分之二妖力不足以对付两个已经半只脚跨进仙班的人。

    终于,青荧在这场拉锯战中渐渐体力不支,最终败下阵来,被延沁真人逮住机会套上了捆仙索。捆仙索一上身,青荧妖力尽失,被延沁真人施咒收进了他的锁妖袋里。

    延沁真人带着李霜和一乐道长来到了九天观后山的一处隐秘的山洞里,一路上李霜一直哭着苦苦哀求他们放了青荧,但延沁真人态度坚决,不为所动。

    到了山洞之后,延沁真人把青荧从锁妖袋里放出来,当然,他并没有去除青荧身上的捆仙索。

    “青荧!”李霜立刻冲过去想要解开青荧身上的捆仙索,但这毕竟是延沁真人施的法,以他现在的修为还解不了。

    “没事的阿霜,我不要紧。”青荧对李霜柔声说道。他不是在安慰李霜,捆仙索虽然能缚住他,但也确实对他造成不了一丝伤害。

    “我们会把你封印在这里。”延沁真人单刀直入地说。

    青荧轻叹一口气,说到:“真人,你把我关起来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只要我和阿霜还继续喜欢对方,不管你把我关到哪里都是无济于事的。”

    “师父,青荧说得对,就算你把他关起来我也不会停止喜欢他的,我会一直等他。”李霜也坚定地附和道。

    青荧说把他关起来是治标不治本,之前沈雪又说把青荧放走是治标不治本,关键是他们两个的说法听起来都有道理,延沁真人觉得一个头两个大。那到底要怎么样?难不成要杀了青荧才行吗?可延沁真人从来都没有打算过要取青荧的性命,他知道如果青荧死在他手上,李霜肯定会恨他,说不定还会误入歧途,这并不是他的初衷。

    延沁真人不想再与他们争辩,只是对青荧说:“是你不守信用在先,怎可怪我现在不义?”

    青荧自知理亏,于是也不再辩驳,承认道:“你说得没错,是我失信在先?”

    “那么,就请你用这段时间好好想清楚以后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你真的喜欢阿霜,也请你好好考虑到底怎么样的生活对他才是好的。”

    延沁真人说罢向一乐道长看一眼,一乐道长立刻会意,和延沁真人合力将整个山洞都布满了镇妖的法阵。随后两人马上拉着李霜一起退到山洞门口,延沁真人一挥手,缚在青荧身上的捆仙索就自动松绑,飞回了延沁真人手中。

    “青荧!”李霜一看青荧被松绑,立刻用期待的眼神看向青荧,他希望青荧能自己冲破这些镇妖法阵。

    青荧也明白李霜的意思,他对李霜点点头,开始向山洞口走过来。

    其实一乐道长和延沁真人对这些镇妖法阵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之前的交手让他们发现青荧的修为比他们估计的要厉害得多,所以他们才会在这山洞里布下这么多不同种类的镇妖法阵。他们想着一个法阵肯定挡不住青荧,不过数十个之中总能有那么几个有用的吧?

    看着青荧一步步向洞口走开,山洞里的镇妖法阵逐个被他击破,延沁真人和一乐道长都暗自紧张起来,只有李霜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高兴。

    当青荧来到洞口,仍然被延沁真人牵制住的李霜兴奋地向青荧伸出手:“青荧!快过来!”

    青荧也微笑着把手伸向洞外的李霜,却在指尖到达洞口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雷击般的疼痛,他反射性地把手缩了回来。

    “怎么……?!”李霜整个人愣住。站在他两边的延沁真人和一乐道长倒是同时松了一口气,默默对视了一眼。

    青荧再次把手试探地放到洞口,这回他忍着疼痛没有缩手,于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有一个散发着淡淡金光的法阵从洞口往洞内延伸,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遮罩,把青荧包裹在内。

    见到青荧手上的皮肤因为法阵的侵袭而开始焦灼、流血、溃烂,李霜心疼地大喊:“青荧你快把手收回去!”

    青荧却没有听李霜的,反而是运气将更多的妖力加注到手上,并继续用力想突破法阵。随着他的加力,他从指尖到前臂全都溃烂露出白骨,法阵的咒文还在继续往他的上臂侵袭。

    “青荧!我求求你!收手吧!”李霜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青荧还是没有理李霜,直到他的整条右手全部白骨化,青荧终于感觉到吃力,他知道如果再继续,他的这副肉身就承受不住了,这才堪堪收回了手。

    “对不起啊,阿霜,看来我暂时出不去了。”青荧看着李霜抱歉地笑了笑。

    李霜不住地摇头,哽咽着说:“不要了青荧,我不要你出来了。只要你好好的,出不来也没关系。我会等你的,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的。”

    “阿霜你真好。”青荧对李霜笑了笑,然后看着延沁真人说道:“真人,这次也是我不守承诺擅自找上阿霜的,请你不要责罚他。”

    李霜刚想反驳就被延沁真人制止,延沁真人面无表情对青荧回答道:“这个不用你操心,我们自有分数。”

    说罢,延沁真人就两指往山顶上一指,一道剑气射出,山顶即刻滚下数块巨大的碎石,将青荧所在的洞口堵得严严实实。延沁真人随后又在洞口加上了一道禁音咒,从此洞里的青荧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洞外的人也听不到里面的。

    李霜大惊,抓着延沁真人的衣袖问道:“师父!你在做什么?!”

    延沁真人看着李霜无奈说道:“如果我不堵住洞口,你就会每天都来这里见他,对不对?那跟让他住在九天观有什么区别?你放心,以他的修为,就算与世隔绝他也能活得好好的。”

    “就算我见不到青荧的面,也无法跟他说话,我还是会每天都来这里的。”李霜咬牙说道。

    “阿霜,你别任性,你师父都是为你好。人妖殊途,你跟青荧在一起是不可能有好结果的。”一乐道长忍不住劝道。

    还没等李霜开口,延沁真人先对一乐道长摆了摆手,说:“师弟,你不用再跟他多费唇舌了,我们怎么劝他都是不会听的。”说罢又看向李霜说道:“阿霜,你说你是真心喜欢青荧,想永远跟他在一起。那么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如果你赢了,我就放青荧出来。”

    一听可以让青荧出来,李霜毫不迟疑地问道:“怎么赌?”

    延沁真人沉默地看了一小会儿李霜,然后才说道:“你说过你喜欢青荧的心不会变,也说过不管多久你都会等青荧的对不对?”

    李霜坚定地点头,说:“是。”

    “那么,如果你能从现在开始恢复到你认识青荧之前的生活状态,并且坚持十年,每年只来这里看青荧一次,那么十年之后我就解除封印放他出来。”延沁真人指了指洞口说道。

    “十年……”李霜有些犹豫。

    延沁真人见状故意对李霜说:“不过区区十年而已,相比一辈子来说是非常短暂了。你不是说会喜欢青荧一辈子吗?现在却连为他等十年都嫌长了吗?”

    延沁真人想的是整整十年,李霜每年只能来这里一次,并且每次都无法跟他沟通。慢慢的,李霜对青荧的感情也许就会淡了。或者在这十年里,他又遇上了另外让他心动的人,他自己就会想清楚跟青荧之间的不可能。

    “我不是!”李霜被延沁真人这么一刺激,立刻为自己刚才的犹豫感到羞愧。他深吸一口气,好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直视着延沁真人的眼睛毅然地说:“好,我赌!希望师父你能遵守你的诺言。”

    延沁真人二话不说用真气在手掌中划开一道口子,然后对李霜伸出手:“我愿与你立下血誓,绝不食言。”

    李霜也依样在自己手掌中划开一道口子,然后握住延沁真人的手:“天地为鉴。”

    “天地为鉴,若有违此誓,天打雷劈。”延沁真人认真承诺道。

    誓言已定,李霜深深地看了被封死的山洞一眼,然后跟着延沁真人和一乐道长回了九天观,恢复到他平日和一心的进修生活。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转眼又到了中秋节,李霜在中秋当天下山去买了一盏朴素的天灯偷偷带回自己房间。他抱着天灯坐在窗口发了半天呆,直到一心经过。

    “阿霜,你在做什么?”一心看了看李霜手上的天灯,又问道:“咦?哪里来的天灯?”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