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玄幻仙侠 > 彼时彼刻 > 章节目录 > 第四十五章:阿修罗之殇

第四十五章:阿修罗之殇

书名:彼时彼刻 作者:紫凰 更新时间:2018-02-13 23:37 字数:6004

    莫兰拄着胳膊想了许久,有了主意;“之前路过羯州的时候,我就有听说有一个厨艺了得的大厨;能将素食做出肉类的质感,既然他吃不了肉;咱就将素的做的带有肉味不就成了?”莫兰开心的拍着手,对自己这个主意十分的满意。

    “我不懂。”罗睺极茫然的瞧着一脸兴奋的莫兰,表示智商不在一个频道上。

    莫兰无奈扶额,“你……不懂算了,反正你照我说的做就是了。”

    夜里莫兰坐在案前想着明日去羯州寻一个那个厨师,想着想着不知怎的就走了神;今夜的风很大,风州天空不常有明朗的月轮;但是这里的星星,绝对是最美的;星星疏疏朗朗的挂在天上,每一颗都那么分明;莹莹的蓝色的光芒,就像是一颗颗极美的宝石。

    书上常说:“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原来感情这种东西,不分人妖;亦不分善恶,若它来了;就若疾风骤雨,扫空了先前你对爱情所有的不屑。

    莫兰拄着脑袋,漫不经心的泛着《孙小二的爱情故事》;今日听罗睺说起的时候,莫兰竟有些失落莫名的涌了上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总觉得心里缺了一部分,她晓不得接下来该去哪;该做些什么,只好带着罗睺走遍人间;但她知道,她心里肯定缺了些什么。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一阵轻风携着木樨花落在了罗睺的脸上;罗睺慢慢睁开眼,阳光趴在昨日姑娘送他的烧鹅纸包上头;有那么一瞬间,他瞧着那纸包倒是有了被镀了金的错觉。

    罗睺慢慢起身,一头的乌发随意散落在肩上;慢慢走至窗前,风州城里商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一阵随着一阵,瞧着这嘈杂纷乱的街巷;若是往日里,罗睺肯定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他讨厌喧闹,讨厌欢笑;可是今日的罗睺却是出奇的平静,瞧着热闹的街巷竟有了些许的慌乱和无措。

    “她会不会讨厌我,我以前……吃了很多人;她喜欢什么样的人呢,我不是人她会不会不喜欢我……”罗睺自言自语极焦灼的在房里走来走去。

    想起昨日初见她时的模样,还是不自觉的红了脸;昨日她给东西的时候,算不上是和善的;但是一瞧见的眼睛,罗睺就像不自觉触了电一般;乍看一眼她的眼睛也算不上出色,但仔细一看她的眼睛有些呈墨绿色;身形娇小,眉眼如画;罗睺自问见过不少美人,不过她的美着实和别人不大一样;至少,在他看来就是这样的。

    罗睺此时实在是坐不住,想去莫兰屋里问一问该如何是好,却没有瞧见莫兰本人;瞧见案上的一封书信。

    莫兰早上醒来发现自个儿在桌案上醒过来,想起昨日同罗睺说的话;早早的就驾云去了羯州了,给罗睺留了一封书信。

    “我去羯州寻厨,你且安心在客栈里等我;不许乱跑!”罗睺瞧完莫兰留下的书信,坐了一会儿又起来走了走;实在坐不住了,便一个人下了楼拉过正在门口吆喝的小二;“孔……孔姑娘在在哪?”

    “呦……客官您这是坐不住了啊,来来我同你讲;顺着这条路一路往东左转再走个三百米就是孔家医馆了,您照我说的走就是了!”小二交代完,罗睺数着小二同他说的方向一个人走了去。

    走了数百米一时忘了该往哪个方向走了,站在原地打转满脸的不知所措。

    来来往往走来走去有不少路人,罗睺许多次伸出手却没能问出口;罗睺就在那儿站了许久,本想着循着来时的路回去客栈再同莫兰商量;结果越走越偏,走了一天都没能走出去。

    夜里城里的灯火都燃了起来,罗睺一个人站在空落落的街道上不知该走向哪个方向;竟有了些许的失落和难过,他蹲在大街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寻了罗睺一天的莫兰总算是将他给找到了,小小的一个人满身的细汗;瞧着蹲在地上的罗睺当真是哭笑不得,“我不是让你好好待在客栈吗,我说了我会同你想办法就一定会帮你的啊。”

    罗睺听到莫兰的声音猛地抬头,蹲在紧紧的将莫兰拥在了怀里;“谢谢你!”

    莫兰有些诧异他今日之举,但还是慢慢拍了拍他的脊背安慰道;“没事,没事!以后不要乱跑,不是还有我吗?”

    夜里轻风徐徐,俩人躺在客栈上头的屋瓦之人;数着稀稀朗朗的星星,旁边都是散乱的酒坛子;“我……我叫罗睺,他……他们说我生来不详;从来,从来没有人要我。”

    “我生在人间一个小村庄,我记不得了;那时候因为我的模样,那里的人都说我不详;是上天的惩罚,就连我父母都要杀了我;后来……哈哈……我把他们都吃了!如来,那个老头就把我收了。可是他们伤害我的时候,如来为什么不收了他们;其实我不明白,也不甘心。”

    “传说罗睺是是达耶提耶王毗婆罗吉提与辛悉迦所生之子,生来蛇身四足;为非作歹,无恶不作。”罗睺顿了顿,抱着坛子对躺在旁边的莫兰说。

    “其实我不想的,我不想吃了他们的;可是他们要杀我,莫兰……就因为我的模样;他们都嫌弃我,你说孔鸾会不会也不要我;莫兰……只有你,我现在只有你了……”罗睺喝醉了酒,哭的稀里糊涂。抱着莫兰的手不肯撒手,“你放心,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会保护你的……”罗睺轻轻的呢喃道,沉沉的睡了过去。

    莫兰摸了摸罗睺的头,醉眼朦胧的说;“嗯……我也会保护你,罗睺哥哥……”

    漫天散落的星辰柔柔的照着俩人的身形,比阳光还要和煦。

    “罗睺!罗睺!你醒一醒,你压得我的腿都麻了!”莫兰摇着罗睺的头总算将他给叫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宿醉的后果就是头疼,头重得像石墩一样抬不起来;他慢慢从莫兰腿上将自己的脑袋挪开,莫兰的双腿已经早就没了什么知觉;瘫在屋上头,动都动不了。

    俩人僵坐在那,半天都说不出什么话来;许久,莫兰开口打破了僵局;“你实在,太重了!压的我的腿都残了!”

    罗睺尴尬的笑了笑,慢慢起身将莫兰抱了起来;“我抱你回去睡觉!”

    莫兰瞧着他棱角分明的下巴,笑了笑将头靠在了他怀里;轻声唤了唤,“罗睺哥哥!”

    罗睺身形愣了一下,抱着怀里的人;想起了昨日同她说的话,“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会保护你的……”

    两个人本陌路殊途的人,如今站在一起完满的殊途同归;世间本就没有很分明善恶,只有一颗颗不被每个人所接纳心;有一段段不曾被揭晓真相,而往往在一个人承受所有痛苦的时候;也会有人瞧见了真相,会有人勘破你的心相。

    ――凰儿自那日在汝枫那里回去了,就安安分分在水里待了几日;同水里尚未修成人形的鱼精玩耍,还心血来潮的在水里搭了一座水草屋;里头储备着各种她喜欢的小玩意儿,水晶球、玲珑豆、花斑石、绿松石……各种宝石玩意儿应有尽有。

    玩了几日,实在是无聊了;这日又偷偷上了岸,瞧见修缘在河边做些什么;她悄悄的爬上岸去,躲在他身后一看;修缘的木桶里有一些白菜,这傻小子;正一瓣一瓣的奥莱扔给水里的鱼儿,“它们不爱吃菜叶!”

    修缘闻声被吓了一跳,差点没落到水里去;幸亏凰儿还算手疾眼快,拉住了他;修缘稳定了身形,瞧见是凰儿当即乱了手脚。

    “原……原来……是凰儿姑娘,你……你在这边做什么呢?”修缘结结巴巴的同凰儿打着招呼,其实他连自己在说些什么鬼话都不晓得了;实在是,紧张过度了。

    “先前我瞧你并非结巴啊,今日是怎么了?生病了?”凰儿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好像也没有生病啊?”

    修缘躲开了凰儿作怪的手,脸红得像是西红柿一样;“贫僧没有生病!”

    “你不是叫修缘吗?为什么又叫贫僧?”凰儿蹲在他面前的草地上不解的问道,修缘着实有些尴尬。

    “姑娘,我们和尚;都管自己叫做贫僧的。”

    “和尚好不好玩,我也想做和尚;你带我去玩呗!”凰儿极恳切的问着修缘,这几日在水里实在无聊透顶了。

    一只草鱼游了过来,咬了几口修缘扔的白菜叶;对凰儿说;“和尚才不好玩呢,不能玩不能吃肉;不能喝酒,不能娶亲。”

    凰儿有些颓然的瞧着水里草鱼,拿了修缘桶里的菜叶砸了过去;“我问你了吗?!讨厌鬼!”

    “我先走了。”凰儿有些垂头丧气从草地上起了身,转身就要离开了。

    修缘却有些急了,忙也跟着起身。“你,姑娘你要去哪?”

    嗯……你又不能陪我玩,我想去城里看看有甚么好听的曲。”凰儿有些失望的摊了摊手。

    “姑娘你,喜欢不喜欢听故事?”修缘犹豫着,还是问出了口。

    “今日师兄们都去做了别家念佛,我也算……也算是有空闲同你讲故事;只是今日你……只是你今日想不想听故事?”修缘有些说不完全自己所要表达的意思,不似往日里修习佛理那么平整顺畅了。

    凰儿想了想,“好啊,那就听你讲故事吧!”

    修缘同凰儿坐在柳树底下,轻轻的说:“从前有一个贫穷的姑娘,常三餐不继;有一日见很多人都在点灯参拜佛,可是自己没有钱去供养一盏灯;就这样姑娘走了许久……在桥上将自己的头发卖了,用卖了头发的钱供养了一盏灯。

    就这样,姑娘就用自己的头发供养了一盏灯;即便做灯材质是下等油料,她的灯一点起来;整个佛堂都庄严肃穆了起来。

    一个财主见了这种鄙陋的灯,说:‘这样丑陋的灯怎么能点在佛堂里呢?’老和尚就对他说:‘大施主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这盏灯是姑娘用全部的身心去供养的!’

    老和尚话音刚落,一阵大风就将财主的灯都吹熄了;只有那个贫穷姑娘的灯,发出更亮的光照亮着整个佛堂。”

    凰儿听得正是入迷,修缘却停下不讲了;凰儿有些急切的拉住他的胳膊,“然后呢……就讲完了吗?我还想听呢。”

    修缘笑了笑,慢慢的将她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拿了下去。“今日时候不早了,想必师兄他们也该回来了;我该回去了。”

    凰儿还是有些意犹未尽,“那你明日还来不来?”

    “贫僧每日这个时辰都要过来喂鱼的,届时姑娘若是还要听;就过来找贫僧,贫僧给你讲故事。” 修缘低着头,像极了一只偷了腥的猫。

    凰儿开心的点点头,“那行!你回去吧,明日这个时辰我还在这里等你的故事。”

    凰儿瞧着修缘远去的身影,心里十分的开心;掏出怀里攒了许久的珍珠,蹦蹦跳跳的朝幻州城里去了。

    “又是你,姑娘;别以为你换了一身男装我就瞧不出是你了,就冲这一袋珍珠我也晓得是你!”老板往桌上一拍手,一副神探狄仁杰的睿智模样。

    “大叔,你就不能当没看见我,让我进去吗?我实在是想你家的酒了,还有这儿的曲。”凰儿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极尽撒娇卖萌中。

    “行、行、行,你进去、进去吧!就当我没瞧见你!”老板极麻利的将桌上的珍珠顺进了抽屉里。

    瞧着凰儿走远了,赶紧将小二召了过来悄悄附在他耳朵边上嘱咐道;“赶紧的,去殿下府里通知一下;就说那位姑娘来了!”

    小二会意的点点头,麻溜的跑了出去通风报信去了。

    “很好!下去领赏吧!”汝枫转身进屋就换了一身行头,青色的衣裳配上红色的宝石坠子;一副谦谦儿郎的模样,他站在铜镜前头照了又照;“啊福,你说本殿这身行头到底行不行?会不会太素了,还是这发型不够时兴?”汝枫对着铜镜照了又照,怎么看怎么不满意。

    “没有啊,殿下本就俊朗;这样一穿,愈发显得殿下俊逸风雅;也没有太素,殿下可是咱幻州城第一帅!”侍从打量着镜子里头的汝枫,怎么看怎么帅气;不禁感叹道,“我家殿下,真是越长越帅气了!让咱们幻州城的儿郎该如何活呀,全被殿下的英俊碾压了。”

    汝枫满意的笑了笑,“行了,别拍马屁了;你殿下我是什么人,别人能和我比吗?”

    “落落郡主,郡主你真不能进去;落落……郡主!殿下……不在呀!”外头的管家开启了喇叭模式,大声叫道;一时间整个府里都听见郡主来了这件事。

    汝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了窗子,从后门就跑了出去;留下啊福一个人,凌乱中……

    话说这落落郡主,确实出落的也算得上是沉鱼落雁;只不过,此生非汝枫不嫁;自她八岁时起,整个幻州城都晓得她喜欢汝枫这件事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疯狂,人吃饭她跟着;人上厕所她候着,就连他晚上睡觉也要在他外头守着;因为里头,实在是进不去……

    她爹是左相叶梦,殿下是幻州王上的儿子;说起来,倒也是郎才女貌极般配的;可不知怎的,这汝枫就是不喜欢这姑娘;一听见她的名字就起鸡皮疙瘩,一见她就躲。

    自汝枫长大了就没少勾搭过少女,这也是落落郡主极清楚的;可是前几日他带女子去了他素来不让她人进去的《百生园》,就是他养了许多动物的地方;这让落落起了戒心,今日便是来闹个清楚的;到底这厮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别人。

    一进门就瞧见呆站在铜镜前头的啊福,便晓得这厮肯定又是遁了!本幻州皇帝又支持落落此番行为,这姑娘就更是有恃无恐的等着汝枫自己回来自投罗网了!

    综上所述,落落郡主有多喜欢汝枫;汝枫就有多怕她;他总觉得这人就是喝神经病,一个女孩子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形象死缠烂打;还一言不合就告状,他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汝枫悠哉悠哉的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裳,气定神闲的踏进了《雪楼》;果真瞧见那厮抱着坛子在老地方老位置喝酒……这次还把妹?!!!

    “我说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本殿下的女人你们也敢碰?!”汝枫一把推开了一堆的莺莺燕燕,将凰儿揽在自己怀里去了。

    姑娘们一阵坏笑,“殿下……你看这姑娘扮起郎君来是多么俊朗啊,让我们调戏一下又有何不可呢?哈哈……”姑娘们一时笑开了去。

    汝枫怒了,“赶紧滚,趁本殿下我心情还好的时候!”

    姑娘们一看没趣,各自作猢狲散去了。汝枫抱着怀里醉醺醺的女子,实在无奈;“你这家伙,不仅招男人;还招女人,你让我如何是好!”

    凰儿喝得正起劲,摇摇晃晃从汝枫怀里挣脱出来;拎起桌上的酒坛子,一把搂过汝枫;“来……美人儿,再同我喝一点。”一边说着还一边给汝枫灌了进去,汝枫怕自己乱动不小心伤了她;只好由着她胡来,她给汝枫灌了好大一坛酒;扔了空坛子,自己又拎了一坛饮了进去。

    “别喝了!凰儿,你这样喝身体会受不住的,你听话!”汝枫扯开她手里的坛子,阻止住了她要灌酒的动作。

    她这个喝法,晓不得的人都以为她被谁抛弃了借酒浇愁呢;别说男人受不住她这个喝法,她一个女孩子家……真是不知晓该用怎样的词来形容她了……

    “老板,给我间上房!”汝枫大叫,小二麻利的便领着汝枫去了楼上了。

    将凰儿安放在床上,没想到这厮根本就不安分;像极了一只蠕來蠕去的毛毛虫,汝枫实在是制不住她;她又是起身比划着,又是唱着跳着的。

    好不容易在床上安分了一会儿,她睁着大眼睛满脸无辜的对着汝枫撒娇;“水,我要水,要水!!”

    汝枫看她还算安分,一步三回头的走到桌旁为她倒了一杯水;等到水吹凉了,要给她端过去了;她却已经在他后头了,一不小心水就撒在她身上了;还好只是一杯水,若这是壶还不得全身湿透了!

    汝枫手忙脚乱的为她擦拭身上的水渍,突然就瞧见地板上有什么东西在晃来晃去;定睛一瞧,这明明就是鱼尾巴;汝枫惊恐未定,一抬头便瞧见凰儿变了个样子;蓝色的头发,红色眼睛;一身红色衣服,还有裙摆底下摆动着的尾巴。

    这厮还浑然不觉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摇着尾巴慢慢靠近汝枫;“我要水,要水嘛!”

    汝枫愣住了,半晌都没能反应过来;门外小二在敲门,“殿下,我这儿给你送了些水;您要不要让我进来一下?……殿下!殿下!”

    小二在门外敲了很久汝枫才反应过来,汝枫立马抱住凰儿将她放在床上用被子裹好;拉下床帘,自己睡在外侧挡住她乱晃的鱼尾。

    “你进来吧!”做完这一切,才清了清嗓子让小二进来。

    小二将水放下后,看见床上晃来晃去的好不激烈;汝枫还不时的说着,“别闹!别……”

    小二了然的偷笑了一番,刚要走了;汝枫又对小二说,“将浴桶里的水放满……一会儿我和美人……还要洗个澡。”

    小二偷笑了一会儿,“好的殿下,小的马上去办;保准两位洗的舒舒服服的!”

    小二噔噔噔下楼,找了几个人送了好几趟的水;算是把浴桶的水放满了,“殿下,水已经备好了;您可以去洗澡了!”听见他们将门合上了,汝枫从裹得严严实实的床帘里露出半个头查看了一下;确定没人了,才从床上下来将门锁好。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