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纯爱小说 > 修道成魔 > 章节目录 > 卷一 相艳 第六十八章 鬼瘴

卷一 相艳 第六十八章 鬼瘴

书名:修道成魔 作者:看看听听 更新时间:2017-12-20 22:49 字数:3552

    “小师妹…,”赵刻看着沐风的尸身,踉跄了数步,伏倒于地。

    待到回过神来,已过了近半个时辰,而那三人这期间已为沐风的尸身归属打的不可开交。

    “你不是说他没事?!”赵刻揪住身后的宇洛冰,眼底猩红,颤抖着唇道,“你不是说…他没事?!那他…那他…此刻…!”

    “师弟,冷静些!”清远控制自己不去想此事,拉扯着赵刻,生怕其因此出什么事。

    赵刻默了半晌,松开那人,木然转身,驭起内息朝着浅华行去,

    清远焦急,随了上去。

    宇洛冰看着现下混乱的局面,心下越发焦急,他没有料想素日里找寻不到的浅华,此刻会倏然出现,

    始料未及。

    四下里传来杂乱的脚步声,道修与魔修不断从洞门涌了进来,进入这偌大的洞天。

    无真攒紧好不容易才抢到的尸身,不顾身体的极度不适,也不在恋战,转身缓缓的离去,

    浅华吐了口残血,再次飞身行将上来,一击气劲后,抓住了沐风细瘦的小臂。

    “松开。”无真眼睛里溢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

    “他走了…他是在我怀里…,

    一点一点,

    一点一点冷下来的…”宇洛冥木然的走向那二人,言出的每一个字均带着血和痛,“现在…也应该在…我怀中才…对。”

    无真似乎才看到宇洛冥,他的眼睛从宇洛冥身上扫过去,是不带太多情绪的一眼,不是痛恨不是厌恶,而是悲伤到麻木的一种情感的滞涩。

    “将风儿给我。”浅华加大了手劲,沐风的半边身子被带了出来,素净白皙的面容示于三人面前,

    绝美,却无半分生气。

    无边的寂静,宇洛冥视着那人,总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失聪了,他似乎什么都听不见。

    他张了张嘴,想唤那人醒来,却半点声音都出不来,

    ‘风儿,我…好想跟你好好过,我…教授你如何爱,

    我对你好,我不再欺负你,我…想你回来…

    风儿,我…

    我…’

    赵刻突然冲过来扯住宇洛冥和浅华衣襟,眼睛红的像一只野兽,朝着二人吼道,“风儿死了!你们满意了?!

    他魂飞魄散,再也回不来了,你们…”

    一股气劲猛烈袭来,赵刻瞬时被震飞数步远,伏倒于地,呕出数口鲜血。

    浅华掸了掸胸前的衣襟,冷笑道,“现在这些道友真不知礼数,竟这般对待前辈?!无理!”

    “师兄,将风儿给我吧。”浅华又加大了手劲,噙着些得意,“毕竟,风儿最爱的是我,在我这风儿还安生些。”

    无真恍若磐石,一动不动,一语不言,浑身上下只有被浅华击伤的伤口不住流血,标识着此人不是石像。

    浅华叹了口气,再三加大了手劲,沐风手臂上的衣料发出了撕啦的破裂声,半截雪白的肩膀也露了出来,

    “不让的话,那没办法了。”浅华驭使内息,微一皱眉,狠狠打向无真的胸膛,

    无真欲要躲闪,然沐风的手臂被那人桎梏着,他恐争抢会损害沐风的身体,便不再躲闪,牢牢接下这一击。

    “无真师叔!”清远为赵刻疗治好后,上前数步,眼见无真伤势加重,心下大急。

    无真仍无甚反应,视线一直落在沐风越加白皙的面容上,道,“放开风儿,你我打。”

    浅华一笑,视线点了点冰棺,道,“把风儿放到那去,你我师兄弟已经好多年未痛痛快快打上一架了,今日为了风儿,倒很是值得。”

    宇洛冰心喜,他知道血瀑布内有麟珠镇守,能渐渐消耗道修的修为,且周遭设有结界,沐风一旦进去,道修再入极难。

    宇洛冰握了握手掌,走至那僵持不下的三人身旁,道,“将沐灵修的尸身交于我吧,我定会将他妥善的放入冰棺内…”

    浅华无真同道,“滚。”

    宇洛冰蹙眉,狠狠握紧手掌,余光扫了木然的宇洛冥一眼,怒气夹杂着羞愤一齐涌来。

    ‘可恶!’

    浅华睥睨着无真,冷笑道,“师兄,你我皆不松手,风儿不安生,这如何打?

    我知道,你恨透了我,

    从你身边将风儿抢走那天起,你就恨毒了我。”

    “哦,对了,”浅华伸手抚了抚沐风裸露的半截雪肩,笑道,“当初风儿跟我在一起时,

    他还说过,对你很有好感。

    只是,你对他着实冷。让他不敢跟你…”

    “别碰他。”无真面无表情,道,“你不配。”

    浅华略略整理沐风的衣衫,轻笑道,“我不配?难道你配?!恩?”

    “师父当初杀风儿时,你在做什么?”浅华笑容里夹杂着数分讽刺与痛心,“风儿病危唤我的时候,你又再做什么?

    他临终之际只是想见我一面,你为何就阻拦他,让他遗憾离世?

    无真师兄,你愧不愧?!”

    “实话告诉你,我从一开始就看出你对风儿的不妥心绪,

    明明爱的那般却佯装冷漠。恶心!

    不过这样,风儿才能轻易被我…

    不好!”

    浅华倏然驭起内息,打开结界护住几人,后警惕的视着四下,

    “清远,”无真眉眼微蹙,余光扫向身后,命令道,“让所有弟子打开结界,抵御鬼瘴。”

    清远心下一惊,立时示意众人,

    魔修见此亦纷纷驭起结界护卫自己。

    四下里的瘴气越来越重,视线所及处均是一片厚重的浓雾,不少魔修道修结界薄弱,处境堪危。

    浅华抚着沐风再次滑下的衣襟,漫不经心道,“可以啊!鬼王真会挑时候,怎么?是想趁此交锋良机,把魔道两派尽数屠尽?”

    一股浓烈的瘴气喷涌而来,浅华微蹙眉眼,再一次驭使修为加强这个结界,却感身体的内力逐渐减弱,心下一惊。

    无真转首视了眼血瀑布,眼底清寒。

    浅华冷笑,“好一个宇洛冰,难怪借风儿引我们来此处,看来是想以血瀑布耗尽我们修为!

    不过,我修炼近千年,这点程度我还不放在眼里。”

    “哦?那再加上我,你会不会放在眼里了?”一语尖锐的阴阳怪气的声调从浓重的雾气飘出,

    “浅华,此刻我握有灵童,修为大涨,这鬼瘴的滋味,可着实受用的紧。”

    浅华额角上渐渐溢满冷汗,讽刺道,“鬼魔两族果然一点信用均无,前一刻还是盟友,下一刻到成了死敌了,当真好笑。”

    “哪有永恒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只要除掉你们,我一统中州的霸业才能实现。

    所以啊,你们死吧。”

    雾气更重,浅华的结界渐渐现出裂痕,

    无真蹙眉,亦驭起修为,同浅华一起抵御这越来越盛的鬼瘴。四下里魔道两派门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越发凄惨。

    身中此瘴气的数人已是再难动弹,恍若待宰猪羊。

    浅华握紧手掌,冷冷道,“鬼王!你有胆量跟我一对一凭真本事打,你用灵童之力欺压我算什么本事!”

    “你和你身旁那个都是修行千年的老怪物!我跟你们单打独斗?笑话!”雾气中那股狞笑更甚,“你和魔族那两个傻子兄弟一样,愚蠢的很!”

    “无真掌门!救我们啊!好疼啊!”

    “无真掌门!”

    “…!”

    四处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无真蹙眉,道,“先除外敌。”

    浅华点头,松开沐风,沉声道,“鬼王藏在浓雾里,我们不能在此久耗,出结界擒他。”

    无真将沐风的尸身靠在树干旁,余光冷冷视了结界内的宇洛冥一眼,“护好风儿。”

    宇洛冥不回无真,却立即行至沐风身边,将其牢牢揽住,半分不松。

    无真浅华对视一眼,后冲将出去,朝着雾气浓深处行去。

    瞬时间,三股骇人的气劲于洞府内肆虐,

    众人只见灵力与瘴气不断汹涌,不见战况如何,虽是如此,却皆被这气劲波及,越加难熬,

    “二弟,快!将沐风给我!”宇洛冰朝着结界内木然的宇洛冥挥了挥手,

    宇洛冥不理,将那人攒的更紧,不断呢喃着,“风儿,我…好后悔,我知错了…

    我想去寻你,

    可不知去何处寻你,

    我好后悔,我好后悔…”

    “宇洛冥!”宇洛冰愤怒的砸着结界,然未有几刻,其周身便被瘴气所染,修为大减,只迅速驭起结界,堪堪自保。

    众人紧张的注意瘴气内的动向,但越感知越觉心焦,两股灵力正在急速的消减,而那股鬼瘴之力却喷薄不绝,占着压倒性的上风。

    宇洛冰此刻也不再想着以沐风为胁换取黑灵,他此刻只想护住这群忠心耿耿的魔修,

    他明白,若然鬼王获胜,按照鬼王的性子,定会将魔修道修全部屠尽,一个不留。

    而此刻,这血瀑布在极速削减着这二人的修为,

    宇洛冰深呼一口气,艰难的向血瀑布行去,想将控制血瀑布魔气的麟珠取出。

    但甫一靠向那瀑布,却立时被数声尖锐的狞笑声怔住了脚步,

    “鬼王料事如神,猜到你会取麟珠,所以啊,派我们在此看守。”

    宇洛冰知晓是阻碍自己的鬼修,但也知晓此刻局势危急的很,容不得再思量,一息间,驭起内息便与鬼瘴中的数名鬼修厮杀起来。

    局势越加混乱。

    清远环住受伤的赵刻,心下更焦,他恨自己被沐风出事的消息乱了心绪,以至于同众人来砚山前未对鬼族多加防备,才致使这灭顶祸患。

    看着两道越加削弱的灵力,清远心乱如麻。

    ‘此刻该如何才是!’

    “你们二人枉为千年灵修,不过如此嘛!”鬼王尖锐刺耳的嘲讽声涌至众人耳中,

    魔道两派一怔,心下顿时绝望,

    “来,大家看看,这两个灵修的狼狈之像!”鬼王挥散了些雾气,伏于地面的二人现于众人面前。

    清远看着身中瘴气难再动弹的两个千年灵修,下意识的闭上眸子,同时驭起内息,准备自戕。

    “鬼王,宇洛冰果然如您所料,妄图取出血瀑布的麟珠。”几个面目狰狞的小鬼将遍体鳞伤的宇洛冰扔将出来。

    魔道两族见他们仰仗的人均落的如此,心念俱灰,有几个胆小的开始跪地讨饶起来。

    鬼王于浓重的雾气中狞笑不止,尖锐讽刺道,“本王也没想到这么顺利,看来你们真是太蠢了,

    因为一个沐风竟都疯魔,不顾后果的来到这血瀑布,

    难道没有思量本王一直在暗中窥探你们魔道两派的一举一动?!

    恩?!蠢材们!

    沐风啊,沐风,你到真送了本王一个大人情啊!

    我一定会永远记得你的!”

    “哈哈,记得尚且不用,若真的感激我,就把瘴气收了,这样,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温软的轻笑声散入空气中,众人一怔,

    ‘沐风?!!’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