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东方玄幻 > 祖界演义之战初 > 章节目录 > 第一百七十六章三枚铜钱

第一百七十六章三枚铜钱

书名:祖界演义之战初 作者:故道故人心易变 更新时间:2018-01-14 08:34 字数:4605

    收拾好了一切,宋鸿明没有等着运粮队伍一起,而是先行一步,他要向霍鸣统帅复命。

    一路上,带着伯仪的那封信,心中有些不安,毕竟他这样做,还是没有彻底的完成统帅的任务,只是灭了大广明军,统帅不一定会满意,那封信,真的可以让统帅不怪罪自己吗?就算是统帅看好自己,就会放任自己吗?

    又权衡了这次任务,宋鸿明,心中才稍微缓和,就算是功过相抵,也不可能杀了自己,大不了不要什么奖赏,再者说了,伯仪不是说了吗?只要统帅看了信,就一切明白。

    赶了很久的路,宋鸿明终于见到了祖界军团的队伍,看着那高大的旗帜,感受着军团军人的气势,内心的渴望更加强烈。【说到底,他还是渴望得到赏赐的,升官】

    “末将宋鸿明,参见统帅!”

    宋鸿明跪在地上,脑袋伏下,这样子,就饿在等待着统帅的责罚。

    “宋鸿明,说到底发生什么情况了?”

    霍鸣见他这样,身后也没有人跟着,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语气变得吓人,不敢去想,那几十万运粮队伍,还有军团精锐,那都是……

    “统帅,末将已经带领军团精锐援军灭了大广明军,他们也正在回来的路上,运粮队伍也没有危险,只是……”

    宋鸿明说到只是那里,就不在说了,觉得说下去,太对不起统帅,统帅给了他这样一个好任务,完全就是过去收割,可是自己却连一件小事都没有做到。

    “只是什么,快说!”

    吊着霍鸣的胃口,让他不舒服,瞪着宋鸿明,怎么一开始没有发现宋鸿明这个人在做大事的时候不痛快,要知道是这样,就不让他来做了,如此大事,应该交给更加靠谱的人。

    “统帅,末将没有把运粮队伍的押运官带过来,他给了末将一封信,说您看了就知道了。”

    说着宋鸿明拿出那封信,看出统帅发火了,他没有想到,这不是因为他办事不利,而是因为他吞吞吐吐,眼神也不敢放在统帅身上,这个统帅年轻,但是他能够让那些老将服从,在军团中绝对是第一人,掌握生杀大权,无人可以压制,招惹不起。

    “哼!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

    霍鸣是很想见那个运粮队伍的押运官的,因为他在之前的一封信上,写了一套完整的作战计划,并且那封信上面,还有四个字,那字古老,但是却是只有他们师门的人才认识,并且此事事关,霍鸣霍达两兄弟的生死,以师傅的仁义,绝对不可能害自己的徒弟。

    霍鸣瞬间就想到了很多,来祖界的同门,不止自己与霍达,还有其他人,便想见见他,看看他到底有什么真才实学,这次他是怎么知道大广明界有埋伏的。

    “统帅,末将该死!”

    “看在你,也立下功劳,这次就放了你,把信拿过来,回自己的位置。”

    说完,宋鸿明就把手中的信笺递到统帅手里,递信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些小惊奇的,这里面究竟写了什么,那个粮草押运官,好像知道统帅不会杀自己,所以才会那样说。

    “末将告退!”

    宋鸿明没有继续想下去,这些不是他该想的,他只需要遵命就行了。

    打开信笺,霍鸣脸上的表情就变了,一开始严肃认真,可是随着信笺慢慢的拿出来,他的脸上出现了愤怒。

    愤怒的表情持续了很久,霍鸣闭上眼睛,然后睁开,嘴角露出笑意。

    “有意思!”

    信笺上面什么都没有写,霍鸣一开始也不明白,但是他突然想起来了,师傅曾经说过的一些话,

    “你们下山,要为祖界谋利,尽全力发挥自己的作用,若是努力很久,都无法为祖界效力,那就永远的做个普通人。”

    这其中含义很深,既是勉励,又是叮嘱,告诉了他们的任务,又给了他们退路。

    霍鸣想通了,他不来见自己,只要是因为地位不同,他现在什么都没有,而自己,已经是祖界军团统帅,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霍鸣很清楚,来自同门,得到的能力,可以说是祖界内独一无二,没有谁愿意甘于他人之下,就算是霍达也只是为了祖界着想,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他不可能让出统帅位置。

    所以他不肯来见自己,也说得通了,只是这次伯仪做成了大事,让界王知道,会怎么重用他,霍鸣想不到,因为这个界王太不一般了,难以揣度。

    而伯仪日夜兼程,他要回祖界,因为他算到了发生了一些大事,夜观星象,看到了祖界未来之星竟然弱了几分,心中便想到了一些,

    “祖界的太子险象环生,这次自己不去帮助,应该会有生命之忧,而自己这次帮助太子,也为自己居高位,立下基础。”

    回到了宫城,伯仪就感觉到了一种压抑的感觉,想着应该是出了大乱子,只不过没有面见界王,毕竟职位低微,还没有到了与界王见面的那种程度,于是便去了丞相的墓地。

    只带着一壶好酒,这毕竟是祖界征战的时期,都很吃紧,伯仪也不浪费,酒足矣了,心意到了就行。

    到了丞相的墓前,对着他的坟墓磕了三个头,薛正算是伯仪的忘年交,伯仪二十多岁,薛比他大了三十多岁,一直都是以朋友相处,关系很好。

    薛正对着伯仪有恩情,伯仪初次来祖界的时候,完全就是一个流浪汉,本来想靠着在师傅那里学的本领,直接去祖界做个大官,可是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容易,来了之后,别说界王了,就连城门的守卫都不想与自己说话,狼狈到了极点。

    在路边,无法谋生,饿的快要死了,薛正救了他,令伯仪更加想不到的是,这个人是祖界的丞相,丞相是他想要的位置啊,可是是自己的恩人。

    很感激薛正的救助,于是便留下来在薛正府上做事,才能被发现,便经常与薛正聊聊祖界大事,知道的也就更多了。

    “朋友,你我虽然在一起时间不长,但是这些时间,却让我永远无法忘记,你是我最重要的恩人,我知道你想要让祖界繁荣昌盛 ,相信我,我可以做到。”

    “啪啪啪……”

    伯仪说到了很激动的时候,听到了鼓掌的声音,让伯仪在那种悲伤的状态中回过神,看到了旁边过来一个男子。

    一眼看过去,觉得此人气度非常,可是当他走进,停止了鼓掌,感觉到了此人气势更是不凡,肯定是个大人物。

    “先生,刚才说的那些话,只不过随口说说了,希望不要认真。”

    伯仪算不到此人是谁,他也没有那种通天的本领,只是觉得这个人惹不起,不是说这人功夫厉害,而是他的气势招惹不起,很小心,伯仪可不想,在还没有功成名就的时候,被别人灭了,那种可就太不值了。

    “哦,随口说说,在祖界丞相墓前随口说,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啊!说这样的话,让别人知道了,就告你一个谋逆的罪名,满门抄斩都不为过。”

    此人看着伯仪,看着他一直跪在地上,也不起来,想着此人与丞相关系不一般,心中便没有了害他的意思,只是觉得此人说话有趣,想要和他聊聊,来缓解这几天的烦闷。

    “先生,抄我满门,恐怕难了,我至今孤身一人,若说死,我要也没有什么好怕的,能够见到我的好友,我已经满足了。”

    死,伯仪害怕,怕的要死,心中慌到了极点,死了连收尸的人都没有,至于他为什么这样说,是因为他看出此人,也是来看望丞相的,并且还带着一壶酒,只是没有见过此人,自己刚才说,见到丞相就满足了,就是在赌。

    “好气魄,我喜欢,不怕死,看来他有你这样的朋友,他很高兴。”

    说到高兴两个字,他心中是很落寞的,一直以来,他都持着自己的位置压榨薛正,让他做事,如果不是把一大堆事情推给薛正,他也不会那么早去世,如果没有那些,薛正和自己聊天,成为自己的好朋友该多好,此人知己,再也没有了。

    此人是界王—。—!

    “看来先生也是丞相的朋友,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

    伯仪起身,拍拍腿上的泥土,面对面看向界王,两人个头差不多,但是气势上却差了很多,伯仪感觉到了那就是一道大海,而自己就是一叶扁舟,说这样的话,伯仪内心有些自卑,但是他看出此人不凡,便想结识。

    “哈哈哈,交朋友!”

    听到交朋友,界王就开始大笑,和他交朋友的,恐怕只有那一个,只是她背叛了自己,离开了自己,成为了界王内心的一个心结,紫荆他永远忘不掉。

    “说说看,你有什么能耐,和我交朋友的人,没有实力,是不可能成为我朋友的。”

    伯仪打量了一番这个人,自己说出那样的话,他没有直接拒绝自己,而是这样说,看来也是有意与自己结识。

    “在下伯仪,虽然先生所说,与有能耐的人交朋友,这样我很不赞同,可是既然我说了,那就是我的事,我的能耐,很简单,就三样!”

    “喝酒**易算!”

    三样,伯仪直接说出来,他总不能说他还会经世治国,那样太不和事宜了,也不好。

    “哦,这样的能耐还真是少见,喝酒我不行,但是能喝一些,**我不会,也不想去学,只是你说的易算,那是什么!”

    前两样,界王没有丝毫兴趣,主要的是伯仪说的,易算吸引了他。

    “先生,易算只是通算之术,可以算未来,算接下来该怎么做,算危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界王眼睛发亮,这还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若是祖界得到了易算之术,何愁接下来的路难走,只需要算一下不就行了。

    “先生,你说的算未来,是否说的过了,我还真没有听说过。”

    界王有手掌人,只不过那需要消耗他的寿命,现在不行了,耗不起。

    界王称伯仪先生,说明他对伯仪感兴趣了,而伯仪也是露出笑容,不对高姿态的人说话,舒服多了。

    “先生不信,在下可以为先生算一下!先生尽管说,想算什么都可以。”

    这样的事情,伯仪是不齿的,那时候来祖界,就算是再怎么难,也没有为他人算命,这是尊严问题,可是为了证明实力,只好做了。

    “如此甚好!”

    界王大喜,感觉这次出来散心,捡到宝了,丞相身边还有如此大能耐的人,真是让人想不到,更不知道此人与丞相说的前去运粮的押运官相比怎么样。

    “先生,我这些天,儿子遇到了危害,小命差点不保,不知道这该怎么才能让小儿远离这些。”

    界王深知他这个儿子的重要性,界王只能有一子,他还年幼,无法保护自己,若是死了,祖界就毁了,无人继位,祖界必将大乱。

    “看先生不凡,想来也是大富大贵之人,您的儿子,被歹人伤害……”

    伯仪看了一眼他,看出他想听的不是这些,也不饶圈子了,说下去,还显得自己没有什么能耐,便拿出三个铜钱,往上一抛。

    界王与伯仪都注视着铜钱,直到铜钱落到地上,

    “砰砰砰!”

    声音连在一起,但是声音不大,伯仪与界王看着地下的铜钱。

    伯仪瞪大了眼睛,地上的铜钱已经不是完整的了,三个碎了两个,还有一个直接插进了地下,都是不可思议的姿势。

    “先生这是……”

    界王不懂,但是看出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伯仪抛铜钱的时候,他看的很清楚,绝对是完好的铜钱,并且伯仪用的力气不大,不可能把铜钱摔碎,再说了这可是土质地面,碎成两半太难了。

    伯仪抬头看着界王,这样子,肯定是不好,脸上颇为尴尬。

    “先生,要不我们不算了,就当我只是随口说说!”

    伯仪不知道,自己说出来,会不会被他杀了,要知道伯仪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此人不凡,不知道会不会本事,但是来了这里,身边肯定有人。

    “尽管说!”

    界王看出伯仪什么意思,不管此事是好是坏,都必须说出来,让界王心中有底。

    “那我说了……”

    伯仪看出此人的坚定,想着萍水相逢,这也不是完全没有扭转的局面,便开口了,

    “先生,此大凶,第一枚,您的儿子,应该之前就死了,可是被他身边的人保下来,不过这也算是有惊无险。”

    “第二枚,只是近期会有一场大祸,威胁着他,这样的祸事就算是把他藏起来,也难以躲过,这是命数。”

    “第三枚,若是您的儿子在接下来的危机中死了,也不应该是这样的局面,立着,说明您的儿子会遇到贵人,逢凶化吉。”

    伯仪把铜钱都捡起来,然后又接着说,

    “立与离谐音,先生,若您的儿子,能够遇到贵人,度过这次危机,就让他远离你的身边,最好,永世不要相见!”

    这样说,却是是太过分了,但是这是伯仪算到的,据实来说,这也是为了他好。

    “这……这……”

    界王已经说不出话,他想要儿子活,也不想让他远离自己,那可是他唯一的孩子,也是未来祖界的王,怎么可以……

    “先生,先生……”

    伯仪叫了好几声,界王才缓过神,脸色不好,但是看着伯仪没有怒火,觉得他说的不应该错,可以信,只是难以接受。

    “先生,在下说的过分了,但是在下,绝无虚言,还请见谅!”

    伯仪对着界王鞠躬,很抱歉,内心希望,他的儿子可以度过这次难关,最好和自己算的不一样,根本就是自己算错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