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西方奇幻 > 荒芜雪都 > 章节目录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书名:荒芜雪都 作者:鬼鬼落落 更新时间:2017-10-11 17:15 字数:12977

    -----------------------------

    希望之镇。

    “终于回来了!”天刚蒙亮,围绕着希望之镇的雾气散去后,木良和苍炎佣兵团的几人一起走进了希望之镇。千草对着长长的街道开心的说道。

    “我们先去公会吧。交任务,还有帮木良建个团徽。”景炎也心情大好的说道。

    “我们苍炎又多一人啦!”一直少说话的景寐也开心的说道。

    “景寐是景炎的妹妹么?”木良问道。

    “对啊。还是双胞胎哦。你想打景寐妹妹的主意。”千草靠向木良坏笑着说道。

    “呵呵。你想多了。”木良干笑两声,退到了飔梵身边。

    “木良怕千草呢。”景寐笑着说。

    一路走去。虽然只是微亮的天,但还是有不少店里已经冒起了炊烟。“希望之镇很大啊。”木良说。

    “那是。这里有着几十万的居民。而且这还不算像你这样的人。你说大不大?”枫琐说。

    “这里还有专门修习流魂的学校哦。我们几个都是那个学校里的,还是同一班级。”飔梵说。

    “木良弟弟也去吧。可以陪陪我呢。”千草笑着说。

    “还是算了吧。”木良自觉的避开了千草的视线。转头问飔梵,“为什么晚上的时候不能进希望之镇?是因为那个雾么?”

    “对啊。那个雾会让人产生很真实的幻觉。以前有个人进去后,出来的时候完全疯了。”飔梵有点怕怕的说道。

    “那个雾很可怕就对了。历来只有一个人进去后完好的出来了。这些就是那个人对镇子里的人说的。”景炎转过头说道。

    “那个人很厉害?”

    “他可是全渊源之界无人不晓的人!一个人走过渊源谷,一个人从希望之镇的雾气里完好的走出来,一个人抗住了十几只古兽的攻击,并且把它们都击杀了!那可是古兽!虽然不是排名前十的古兽。”千草激动的说。

    “是他啊。”木良失神说道。『是,父亲么。』

    “没错!就是那个叫缶烛的男人。可是十几年来都没有他的消息了。”千草失望的说。

    “到了。不说这些了,先去交任务。”

    木良眼前是一座很大的建筑物。门有三米多高,在门的顶部上方,刻着两把交叉的剑,中间是一把斧头。此时的大厅显得有些空旷,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而整个大厅的边缘处还有着几十个窗口。

    “左边的是任务窗口,右边的是交任务窗口。正前方是询问和建立佣兵团或者申请佣兵的窗口。”飔梵在木良身边为他介绍着。

    景炎很快交了任务,带着木良走向了正前方的窗口。

    “老头。他是我们苍炎的新团员。快给他办个身份证明。”千草大大咧咧的对着窗口里的一个老者说道。

    “这么小就要成为佣兵么?”老者看了木良一眼,惊讶的说道。

    “我今年十六。”木良无奈的说。

    “真的假的?看不出来看不出来。”老者边摇头手里边弄着什么。等他话说完,伸手把一个背面刻着苍炎,正面刻着一团火焰的徽章交给了木良。“给你。还有,小姑娘,对老人家礼貌点。”后面一句显然是对千草说的。

    “这下木良就正式称为苍炎的一员了。”走出佣兵公会,景炎拍了拍了木良的肩膀,笑着说道,“正好我们用这次赚来的钱去好好庆祝一下。”

    “要去最好的酒楼。”枫琐说。

    “好!”

    渊源之界。里,府谷城。

    两个男子神情冷漠的走进了府谷城。两人身后的衣服上分别绣着黄色和金色的鸢尾花。其中一人闭着眼感受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后睁眼说道,“渃维在这里。我闻到了。”

    “你去找她吧。”

    渃维此时正在一家小店里吃着饭,一个人影慢慢地走近了她。“是祐夙么?”渃维背对着来人,没转身的问道。

    “恩。”祐夙应了一声,在渃维旁边坐了下来。

    “鸢尾怎么了?”渃维抬头疑惑的看着祐夙。

    “我也不清楚。这次出来就是为了调查。不过你是怎么知道鸢尾出事了?”祐夙问。

    “我看见了白色鸢尾。”

    “王!看来他解决了那个人。”祐夙略显激动的说。

    “那个人?是谁?”

    “你还不知道啊。珛黎,已经死了。”祐夙失神的说道。

    渃维整个身子一僵,就那么呆滞了。“他,死了?”过了好一会儿,渃维才用颤抖得声音不相信的问道。

    “跟我来。”祐夙在桌上放了钱,起身走出了小店。渃维行尸走肉般的跟着祐夙。

    祐夙领着渃维到了城外,然后伸手召出了珛黎的夙梦。“这是他的回忆。看看吧。”祐夙把夙梦交给了渃维,然后走到了一旁。

    “怎么看?”渃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夙梦,用颤抖不止的声音询问。

    “流魂。”

    片刻以后。渃维捏碎了珛黎的夙梦朝祐夙走了过去。眼睛微红,还依稀看得见泪痕。“是畏么?”有些沙哑的声音从渃维嘴里发了出来。

    “不是。跟我走吧。有任务了。”祐夙看了渃维一眼,便朝着府谷城走去。

    渊源之界,外。希望之镇。

    “天变暗了,要下雨了。”木良和苍炎的各位围坐在一家高档酒楼的靠窗的桌前。景寐看了一眼天空说道。

    “管他下不下雨呢。喝酒重要。”枫琐说完,把一杯酒一饮而尽。

    “对了。木良该住哪啊?”飔梵突然说道。

    “对哦!不如和我一起住吧。”千草靠向木良。

    “这个我自己能解决。”

    “恩。现在快八月了。不到十天就开学了。木良不和我们一起去么?”景炎问。

    “不用了。你们去吧。我还要去办点事。我有事的话就去那个学校找你们。”

    “你要去干什么?”景炎问道。

    “没什么。”说着,木良已经走出了酒楼。

    一出酒楼,木良快步的走出了希望之镇。朝着奇迹之森飞奔而去。『看看到底有多强。』

    奇迹之森距希望之镇本来就不远。不到几分钟时间木良就站在了奇迹之森的边缘处。木良望了望四周,森林里安安静静。深呼吸,木良踏进了奇迹之森。

    木良快速穿行着,除了偶尔看见一两只野兽之外,木良便没发现什么。『是因为这里只是边缘地带吧。』木良想着,加快了速度奔向深处。

    奔行了几分钟后,突然一只黑熊从旁边跳了出来挡住了木良的去路。“吼!”黑熊大吼一声就冲向了木良。

    “杂碎。”木良快速的抽刀一挥,然后在空中变成反手握刀收回刀鞘。木良没有丝毫停留的从黑熊身边掠过。

    在木良过去后,黑熊的一半身体才慢慢的滑了下来。

    在继续深入了两百多米后,木良才停了下来。密集的树叶使森林的深处显得昏暗,地面上只有从叶隙间洒下的点点阳光。

    “流魂变得浓郁了。螟煨么?”木良把目光投向了更深处的地方。

    “吼~吼~”突然身后传来了低吼声。木良向上一跃,身体在空中转了过来,稳稳地停在了一根树枝上。只见一只一米多高的班纹豹紧紧盯着木良。

    “闪刃!”木良反手握刀,接着一道残影呈直线划过了班纹豹的身体,但班纹豹的身体如影像一般散了开来。『不够快!』刚触地的木良转身踢出一脚,在他身后的班纹豹敏捷地往旁边一闪,躲开了木良的一脚。

    “吼!”班纹豹的身体突然爆出了闪烁的电弧。即使距离了十几米远,木良还是听到了闪电的“滋滋”声。

    “千刃!”木良一挥刀,密密麻麻的刀刃瞬间飞过了十几米的距离。班纹豹一动不动,身体表面闪烁着的电弧完完全全隔绝了木良的攻击。

    “该死!”木良躲过了一道班纹豹发出的电击。

    班纹豹表面的电弧变得更加强烈起来。一连十几道三指粗的闪电劈向木良。木良迅速的跳开,同时双手迅速结印,“冰怒放!”

    “噗噗噗噗……”班纹豹身下一连冒出几十只冰棱刺穿了它的身体。十几只冰棱染上了班纹豹的鲜血。

    “真费劲。现在,果然还不够。”木良看了一眼深处后,返身朝森林之外跑去。

    第一卷十五章

    -----------------------------

    渊源之界,里。

    祐夙和渃维走在一起。在他们前面还走着一个面貌平凡的三十出头的女子。三个人在空旷的大路上缓缓地前行着。

    此次鸢尾的行动分别由火缕,花姬,佛鬼千禅,音鬼律四鬼各自带领着几个鬼使展开。而带领着祐夙和渃维的便是律。

    “我们要去的地方叫霓珐,是个大型城镇。”律好听的声音传向了祐夙和渃维。

    “去哪里干什么?”渃维问。

    “霓珐周边环境特别,大多是沼泽地。而且有的沼泽还带有毒性。那里还有片不大的小型森林。加上沼泽的掩护,第七古兽夏虫就藏在那。”律说。

    “古兽夏虫!”渃维惊讶道。

    “畏的目标是古兽,所以在那一定能找到畏的人!”祐夙握紧的拳。

    “我们的目的虽然是畏,但是古兽,能得到也要得到。这是王的命令。”律淡淡地说道。

    “古兽血脉能让流魂增强几倍。”

    “多亏了珛黎,我们才知道了这么重要的信息。不管那人是谁!我绝对要为珛黎报仇!”祐夙的流魂不可抑制的涌了出来。

    “控制好情绪。”律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使愤怒的祐夙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虽然你的流魂堪比我们鬼,但是你的能力现在还太弱了。找到属于你自己的路,你会变得和我们一样,或者更甚。”律回头看了一眼祐夙。

    “谢谢。”

    …………

    渊源之界,外。希望之镇。

    木良呆呆的看着窗外。雨水不停的从天空落下来砸到地面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景炎几个人都在准备开学的事,也就没有时间和木良呆在一起。

    “呼~下雨什么事都干不了。”木良仰躺在床上。『不知道路和零上怎么样了?』木良突然想起了离世里的路和零上。

    “木良!”门外突然传来了千草的声音。

    木良犹豫了一下,还是下床打开了房门。“有事么?”木良看着千草问。

    “不是怕你一个人寂寞嘛。我可是放下了那些事来陪你耶!什么态度?”千草不开心的把把脸转向一边。

    “额,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木良无奈的说道。『为什么蘑菇大叔可以对所有女人都一副懒散的模样?是因为思绪姐姐么?』

    “这才对。我们去玩吧,请你吃东西。”

    “可是下雨啊。”

    “没关系没关系。”千草硬是拽走了木良。

    木良和千草两人撑着伞走在大街上,千草不停的对木良说话,木良只好东一句西一句的应着。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千草对木良的态度显然不开心了。

    “有啊。你刚不是说要去那个什么街的地方吃饭嘛。我一直都听着呢。”木良解释道。

    “这就好。转过那个弯就到了!快点。”千草拖着慢吞吞的木良快步走着。

    又走了一会,千草带着木良走进了一家看起来很不怎么样的小店里。矮小的屋子里只排了两张桌子,其中一张还坐着一个人。这时一个中年模样的妇女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从旁边的一扇门内走了出来。

    妇人一出来就看见了千草和木良,等她放好面后才笑着对千草说,“千草,这位是?”

    “他是我朋友。昨天才来的希望之镇。叫木良。很可爱对吧。”说着千草还拍了拍木良的头。

    “这么小就自己一个人出来啦。快,进来坐。”妇人领着千草和木良走进了刚刚她出来的那个屋子里。

    “大婶,我十六岁了。”木良无奈的说。

    “哦!十六了!”妇人显然惊得不小。

    “妈,是真的啦。”旁边的千草证实道。

    “她是你母亲!”木良的目光在千草和妇人之间来回看着。

    “怎么?不像么?”千草问。

    “仔细看确实有点像。不过,你带我回家吃饭?”木良不解的问道。

    “我们也是从外面来希望之镇的。当时千草才四岁呢。你们先聊,我去做饭了。”说完妇人走到了一边的灶台前开始忙碌起来。

    这间屋子和外面那间差不多。只有一张吃饭的桌子,还有一个做饭用的灶台。光是这两样,就几乎占满了整个屋子的四分之三。

    “这里就是我家。不会嫌小吧?”千草看着木良,担忧的问道。

    “还好。我家也就比这大一点点而已。”木良完全不在意的说。“话说你家还做生意。”

    “一直都冷冷清清的。不过还好那个学院对贫穷的学生有照顾,不用交学费。我当了佣兵做做任务也有些钱。”千草笑着说。

    “嗯。”木良笑着应道。

    “吃完赶紧滚!”外屋突然传来一声斥喝。接着是有人匆匆离去的声音。千草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先在这呆着,我出去看看。”说完千草就走了出去。

    “大婶,怎么回事?”木良转头看向了面色也不太好的千草母亲。

    “是镇里的贵族。他看上了千草,要千草嫁给他。”千草母亲说完放下了手里的活也走了出去。

    “千草,这次来我准备了好多礼物!你就跟我吧。”一个男子谄媚的声音传进了木良耳朵。这声音怎么听怎么讨厌。

    “带着你的东西赶快走!这里不欢迎你!”千草怒喝道。

    “别这样说嘛,我对你是真心的。此情日月可鉴!”男子坚定的说。“未来岳母大人,你帮我劝劝千草吧。”看到千草母亲男子同样是一脸讨好。

    “你走吧。别再来烦我们了。”千草母亲压着厌恶感淡淡地说道。

    “呵!我对你们百般讨好你们还不识好歹!是你们逼我用这种手段的。把他们抓回府里。”男子对着身后的两个人下命令道。

    “你们敢过来别怪我不客气!”千草爆发出流魂冷眼看着往前走的那两人。

    “小姑娘跟我们走吧。我不想伤你。”那两人其中的一人说道。

    “做梦!”

    “别那么多废话!快上!”男子催道。

    “哟!以多欺少呢。”木良从里屋走了出来,嘲讽的看着男子等三人。

    “哟!我以为是什么人了!小毛孩子不在家吃奶跑来这里干什么?让哥哥教你数数么?来来来,这个是一(男子竖起一根手指),这个是二(两根手指),这个……啊!”男子惨叫一声,捂着手惊恐的看着木良。

    再看地板上赫然是三根鲜血淋淋的手指。“不好意思啊,地板上的是三么?”木良讥笑着把刀收进了刀鞘。

    “给我废了他!”男子一脸恶像。

    那两人的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然后一齐出手扑向了木良。“鸣闪!”只见两道刀影闪过,那两个人便是同时倒了下去,脖颈还汩汩流淌着血液。

    “你!你!不要过来!”男子吓得跌倒在地,连滚带爬的往后退去。

    “对你没兴趣。”木良用刀背砍了砍男子,漠然的说。“快滚吧。”

    男子立刻起身就跑,还不时回头看一眼木良,生怕木良会反悔一样。直到看不见男子身影,木良才转过身。

    看着脸色苍白的两母女,木良才反应了过来。“对,对不起。我马上就处理好。”木良迅速结了个印,“雪冻结。”地面顿时飘起了白雪,瞬间就把两具尸体冻成了冰块。木良踢了两脚,尸体不留一丝的全碎成了末。外带上了那三根手指。

    “那个,血迹一时间擦不掉。呵呵,我先走了。”木良逃似的离开了千草的家。

    第一卷十六章

    -----------------------------

    渊源之界,外。希望之镇。

    距离木良刚抵达希望之镇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景炎等人也全都回到了学院学习。木良一个月间不断的前往奇迹之森,而类似于第一次遇到的班纹豹那种类型的兽木良每次去每次遇到。

    此时木良面前就是一只虎首狮身的奇怪兽类。“鸣闪刀流。”只见一股强大的流魂从木良身体破出,接着木良的身影急速掠出。十几道刀影划过了那只兽的身体。“嘎吱!”强劲的气流使周边比较细小的树失去了继续翠绿的机会。

    木良一甩刀上的鲜血,收回鞘内。看也不看那具被分尸的尸体继续朝深处进发。

    同时间,奇迹之森深处。

    “是螟煨啊。竟然躲在这种地方。”一个妖娆的女子看着前方不远处一只大型的兽缓缓地说道。

    “畏可说了,螟煨的血脉不用上交啊。”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略显激动的说。

    “打败了再说吧。儒袂你去左边,案,你去右边。到底是古兽,小心点。”三人里一个穿着红色长袍的男子轻轻说道。

    “知道了。”唤做儒袂的女子应了一声朝着螟煨的左边跑去。而案只是冷哼了一声,也往螟煨的右边跑去。

    红袍男子看着两人的背影勾起了嘴角。“这可不是给你们准备的。快到了吧。”红袍男子往身后看了一眼。

    “幻梦。”男子用两秒时间结了个异常复杂的印。然后再次弯起了嘴角。

    木良再次分尸了一只变异的兽。不在意的瞄了一眼那具不完整的尸体,木良加快了速度。『流魂的强度越来越浓烈了。螟煨么?』

    奔跑了几百米,木良没再遇到变异的野兽。视线里出现了一片偌大的空地上一只大型的兽正和三个人战斗着。

    “螟煨!”木良惊讶的出了声。“竟然还有人。”木良看着那三个人,流魂强度竟然都比自己强。

    “破!”一个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紧接着木良看见了前方那正在战斗的画面竟然开始破碎,然后变成碎片散落了下来。木良眨了眨眼,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眼前的景象却是只有一只巨兽静静的趴在那里。它那沉重的呼吸声木良还隐隐听得见。

    “很惊讶?”身旁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把木良吓了一跳,迅速的跳开了。

    “你是谁?”木良手握着刀柄,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红色袍子,长相有点过分女人的男人问道。

    “我叫曜迁。”红袍男子笑着答道。

    “你要干什么?”

    “不用那么小心。然涩让我帮你的。依你的力量无非是送死而已。”曜迁耸了耸肩,略带妖异的笑容让他显得更像女人。

    “大叔?”木良不禁问了出来。接着又是摆出了一副警惕的模样,“大叔说让我靠自己的力量。”

    “看来你便不相信我。不过我告诉你,你说的大叔其实才比你大两岁而已。”曜迁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对木良说。

    “额。”

    “哈哈哈。不管你信不信我。我已经帮你了。血脉就在螟煨身上,自己去取吧。不过我只是把螟煨昏迷的时间定为三天。希望下次见面,你能变得更强啊。”说完,曜迁就朝奇迹之森外的方向走去。

    『会不会有诈?而且大叔真的是十八岁!怎么看都像二十八啊。』木良甩了甩头,慢慢地朝螟煨走了过去。

    一靠近螟煨周围,木良便感觉到了它那缓慢而沉重的呼吸声。而在螟煨身旁站着时,螟煨的鼻息似一阵阵的微风一般吹着木良。

    “真的睡着了?”木良抽出刀快速的砍了螟煨一刀,然后快速后退。看着螟煨的样子,却是没有一点要苏醒的模样。

    “千刃!”以防万一木良发出了千刃。千道刀刃在螟煨身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划痕,而螟煨还是没有要醒过来的模样。

    “好厚的皮!”木良不由的惊叹道。『血脉就在螟煨身上,自己去取吧。不过我只是把螟煨昏迷的时间定为三天』脑海里回想起曜迁说的话。“是指这个了么?”木良眼神变得凌利,爆起全身流魂快速的冲向螟煨重重的砍出一刀。

    木良全力的一刀竟然只是破了螟煨的表面一层皮,丝丝鲜血流了出来,只是没过一会便是凝结住了。木良皱了皱眉,照着那道细小的伤口又是一刀砍了出去。但这一击依然是对螟煨造成了微乎几乎的伤害。

    “可恶,竟然有这么强的防御!嘶~”木良深吸一口气,手中的刀高高举起,“喝!”大喝一声木良再次挥刀。

    “噗!”一道血箭从螟煨身上喷了出来。“真是皮厚。”木良一看这一刀不过是深入了不过厘米左右不由得感叹。

    『对了!血脉是什么?血么?』看着那飙射而出的鲜血木良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看了看刀尖上的血,木良伸出舌头舔了舔。

    等了小会,木良无奈的说,“果然不是血。”

    “三天,那就杀了再说!圆月八荒!”木良一刀砍向螟煨,刀尖一碰触到螟煨,螟煨的身体顿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刀伤。鲜血顿时涌了出来,不过还没下滑几厘米便是凝固了。

    “切!”木良喘着大气,看着沉睡的螟煨。

    休息了一会,恢复一些流魂的木良再次对螟煨砍去。

    一天后,螟煨全身已经被鲜血染成红色。伤口处那些黑红色的血痂显得触目惊心。而木良双眼赤红,握刀的手虎口被反震的力道震裂。鲜血顺着刀身缓缓流着。

    “圆月新月!”木良一挥刀数千的刀刃飞掠了出去,而那些刀刃在半空中汇聚成了一道月牙形的巨大刀刃。

    “滋”螟煨身上破开一个巨大的伤口,鲜血喷洒而出发出一种奇怪的声响。木良面前顿时形成了一片血雾。

    木良大口喘着气,一滴与其他血液明显不同的血液正好喷溅到木良嘴里。一股强大的流魂不受控制的从木良身体里爆发而出。

    “怎么回事?”木良感受着这不属于自己的流魂惊讶出声。在木良还没反应过来时,那股流魂又自主回到了木良体内。

    木良看向了那道巨大的伤口,只见在那伤口的最深处一种颜色为淡金色的液体也缓缓流动着。“血脉。应该是不小心吃到了吧。”『很好!』木良那掩饰不住的笑意证明了现在他有多兴奋。

    木良走近了螟煨,顿时一大片的阴影就覆盖了木良。看着那伤口,竟然有一米多深!此时木良全身都已经被螟煨流出的血浸湿。挥刀一砍,那淡金色液体周围的肉被木良削去一大块。又连续砍了几刀,那淡金色液体的流动路线就尽收木良眼底了。

    一块晶体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呈现在木良眼前,而那些淡金色的液体就围绕着这个晶体流动着。“血脉啊。”木良说了一句,便俯头对着那血脉猛地一吸!那些淡金色的液体被木良一口全部吸食了进去。

    “啊~!”木良猛然大吼一声,一股金色实质的流魂爆了出来。那流魂硬生生的把螟煨的肉体挤碎。而那晶体一触碰到实质的金色流魂,突然的光芒大盛,把木良和他散发的流魂一起笼罩了进去。

    金色流魂在那光芒中全部朝着木良的锁骨上方汇聚而去。随着金色流魂一点一点的渗入,在木良锁骨的上方渐渐形成了一个印记。此时的木良昏睡着一无所知。

    那个印记逐渐成型,一个翅膀模样的印记出现在了木良锁骨的上方。那些所剩不多的金色流魂继续朝着印记汇聚而去,一条条纹理从翅膀印记中延伸了出来,最后到了木良的肩膀处才停了下来。

    金色流魂一空,那强烈的光芒也逐渐弱了下来直至消失。那块晶体在光芒消失的同时,“嘎吱”一声碎了一地。白色的晶体碎片瞬间就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木良躺在一片血泊之中。从翅膀延伸出的纹理此时却是不见了,只有那个翅膀印记像纹身一般还留在木良锁骨的上方处。

    第一卷十七章

    -----------------------------

    渊源之界,里。霓珐。

    一大片树林内,大大小小的沼泽遍布在四周。不断上升的气泡,显示着沼泽之下似乎有什么未知的生物。

    律一身白袍走在前面,颜色和这里的灰色显然不着调。祐夙和渃维一左一右的走在律身后。

    “夏虫就藏在这些沼泽中的其中一个。我们要赶在畏之前,获得血脉!”律那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

    “嗯!”祐夙和渃维一齐应道。

    三人继续朝着深处走去。而在三人身后的一处沼泽里,一个属于兽的头冒了出来,发着绿光的瞳孔看了律等三人一眼,然后又沉了下去。

    “靠我们三个,能拿下夏虫么?”渃维担心的问道。

    “夏虫的能力在逃,攻击性不强。只要我能拖住它,以你们两个也能拿下夏虫。”律回头对渃维说道。

    “嗯!只是这血脉,得到之后怎么办?”祐夙问道。

    “得到之后我们便回府谷。”律说道。

    “小心!”渃维对着祐夙喊了一声!祐夙第一时间往后面退去,只见一只绿色的小兽从祐夙胸前擦过,落进了不远处的一处沼泽里消失不见。

    “那是什么?”祐夙看着小兽消失的沼泽神情略显凝重的问道。

    “是沼泽小鬼。栖息在沼泽中的一种小兽。”律看了一眼那个沼泽后继续说,“只能在它从沼泽离开的那瞬间击杀它,不然它会没入沼泽让你没法攻击。”

    “挺麻烦的。”渃维说。

    “最好别让它碰到,沼泽小鬼带有毒性。而唯一的解药是小鬼的瞳孔。”律扫了祐夙和渃维一眼,提醒道。

    “瞳孔!这解药还真是恶心。”祐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沼泽小鬼消失的沼泽。

    “小心点。它会在人防备松懈的时候突然袭击。就像刚刚那样。”

    律刚说完,在他们周围的四个沼泽里突然冒出了十几只的沼泽小鬼。沼泽小鬼全身绿色,表皮滑溜溜的,沼泽里的泥一点点的从它们身体滑了下来。

    “它们要攻击我们么?”渃维扫了一遍后问道。

    “界!”律瞬间张开结界。沼泽小鬼也纷纷从沼泽里跳了出来,扑向结界。沼泽小鬼在结界上不停用爪子拍打着结界。

    近距离看,渃维才发现了沼泽小鬼的皮肤会分泌出一种粘液。小鬼每一次拿起爪子便会牵起一道细细的丝。

    “渃维,祐夙。你们支撑结界。”律对两人说道。

    渃维和祐夙同时喊道,“界。”

    “麻烦了。”律说完双手呈一种奇怪的手势纠缠在一起,同时嘴里发出了似有似无的歌声。随着律发出声音,那些沼泽小鬼竟然慢慢停止了攻击,最后双眼无神的站在结界周围。

    “杀音!”律话音一落,十几只沼泽小鬼的身体齐齐爆开!顿时鲜血和碎肉溅满了整个结界。

    渃维和祐夙都吃惊的看着律。没想到有着好听声音,和一张温和的脸的律竟然这么血腥。“呵呵。不用这么看着我。”律笑了笑,当即便是转过了头。

    “不愧是鬼。”祐夙恢复了神色淡淡地说了一句。

    “继续走吧。”

    渊源之界,外。希望之镇。

    “木良,你这几天去哪了啊?”景炎一众人围着木良问道。

    “没去哪啊。”

    “那之前去找你你都一直不在。快说,从实招来!”千草眯着眼盯着木良。

    “好吧。我去了奇迹之森。”木良无奈的说道。

    “什么!你去了奇迹之森!”一干人都惊讶的看着了木良。还好是在木良房里,不然这种反应要是放大街上,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

    “你碰到有花纹的豹子了么?”这时,景炎问道。

    “费了点时间才解决掉。”木良淡淡的回道。

    “你的力量已经达到那种程度了啊!”景炎不由得惊讶道。其他人也都是一脸的惊讶面容。

    “还好还好。”木良摆了摆手。

    飔梵突然笑道,“哈哈哈!有这么强力的队友,我们就不用怕那些破佣兵团了。他们再敢来找麻烦,就让木良挑了他们!”

    “嘿嘿!这可是我们苍炎的第一战将!”枫琐拍了拍木良的肩膀。

    景炎等人也是跟着笑了起来。木良看着眼前这些人,下意识摸了摸那个翅膀印记。自从有了这个印记后,木良就感觉到了身体里那股强大的力量。

    “对了。听千草说,木良你杀了付家的人,还切了付利额三根手指。”景炎突然说起了这件事。

    “付利?付家?”木良转头看向千草问道,“是上次去你家的那几个人么?”

    “没错,就是那些人。”千草点了点头。

    “哇!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枫琐大叫了起来。

    “付家啊。付家是希望之镇的贵族。在希望之镇也是有一定分量的!他们不会让这件事就这么过了的。”景炎有点担忧的说。

    “对啊。而且付家里还有一个希望之镇排名第二的厉害人物。如果他出手,我们全都是渣啊!”飔梵苦着脸说。

    “都是我的错。”千草也是低下了头。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木良无所谓的说。

    “一个小鬼也大言不惭!”突然木良的房门被一脚踢开。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走了进来。在他身后,正是当天被木良削去三根手指的付利。

    “他是付家主人,付过。也是希望之镇第二强的人。”景炎脸色凝重的说。

    “这就是付家主人啊。不怎么样嘛。”木良缓缓站了起来,挡在了景炎等人面前。但木良的身高却比付过矮了一个头不止。

    “就让你知道得罪我们付家是什么后果!抓住他!”付过一喊,房间突然出现了四个人冲向木良。

    “木良是我们苍炎的人,当团长的怎么能对队员放任不管!一起上!”景炎迎上了一个人,飔梵和枫琐也是各自对付一个人。而千草和景寐则是一起对付一个。

    “今天你们都得死!”付过脸色一沉,对着木良扑了过来。

    “呼~只好了结你了。”木良说完,整个人没动过一般。可那付过却一脸惊恐的停在了原地。

    “怎么可能?”付过的脖颈喷出大量鲜血,整个人“轰”的一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致死他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惊恐。

    “父亲!”付利猛扑到付过身上,泪水流了满面。而后,付利双眼赤红的看向木良,“我要杀了你!”

    木良瞬间出刀。接着付利和他父亲一样脖颈喷出大量鲜血,倒了下去。而刚想动手的景炎一干人,都异常惊讶地看着木良。

    “除草除根。”木良淡淡的说。而那些付过的手下第一时间逃跑了。木良看着逃跑的那些人冷冷地笑了笑。

    “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和木良交过手的景炎惊讶的说。

    “难道说你去奇迹之森真的发生奇迹了!”枫琐对自己的话也半信半疑的样子。

    “确实发生奇迹了。”木良笑了笑。

    “治安队应该很快就会来的。”景寐有点紧张的说道。

    “治安队!”众人一齐惊呼了一声。

    “依木良的身手,治安队根本没威胁啊。”枫琐第一个反应了过来,见识过木良实力的众人也都齐齐点头。

    “嘿嘿。太自大了吧。”窗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众人全都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红袍长相似女人般娇艳的男子正蹲在窗台上,微笑看着屋里的几个人。

    “曜迁!”木良瞳孔收缩。对于曜迁,木良不禁感觉到危险。

    “吸收得很快啊。然涩交待我的就完成了。呵呵,接下来我以希望之镇的治安队首领身份,抓捕你!”

    第一卷十八章

    -----------------------------

    曜迁笑着从窗台跳了下来,而木良房间外也陆续出现了十几个人,堵住了门口。

    “不管你们的事,你们可以走了。”曜迁对景炎等人说。

    “让我们丢下朋友,恐怕做不到。即使敌人很强大!”景炎毫不犹豫的回答。

    “呵呵。不到几天你就有这么好的朋友了。”曜迁一脸微笑着看着木良。

    “你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木良也同样看着曜迁。

    “跟我来!这里不适合动手。”说着曜迁已经跳到了窗台上,回头看了一眼木良,曜迁从窗台跳了下去。

    “不用担心我。”木良对景炎等人笑了笑,也从窗户跳了出去。

    曜迁在屋顶上不断跳跃,转眼便带着木良跑出了希望之镇,朝着奇迹之森跑去。在曜迁身后不远的木良看见了曜迁在奇迹之森的边缘地带停了下来。

    “就在这里吧。”曜迁还是一副微笑的样子。

    “你要干什么?”

    “没干什么。注意了,火舞天花!”

    木良看着那些从天空中掉下的密密麻麻的火球,一只手握住了刀。“万刃!”木良对着天空一挥刀,如大型风暴的刀刃席卷了从天而降的火球。

    “不错啊。”曜迁看到自己的招式对木良一点威胁都没有,不由得轻轻笑了起来。看着不主动进攻的木良,曜迁说,“你不进攻么?”

    “圆月天轮。”木良的身影瞬间消失,而几乎是同时,木良出现在了曜迁的面前以极快的速度挥了几十次刀。曜迁整个人都被淹没在刀影里。“轰!”随着木良最后一击一声爆破声随之响了起来。

    一个呈月牙形的坑被木良砸了出来,一身红袍的曜迁在坑的正中心。身体流出的大量鲜血使他的红袍更发的艳丽。

    “哟。你打得貌似很开心啊?不会以为我会弱的被你一招解决吧。”曜迁的声音突然从木良的身后传来。而那坑内的曜迁也依然躺在那里。

    木良迅速转身,看见了一脸微笑的曜迁正对他挥了挥手。“神舞。”曜迁轻轻念道。顿时铺天盖地的火环从四面八方席卷向木良。

    “你跑不了了。火舞天葬。”在木良寻找退路时,曜迁瞬身到了木良身边。一片火海包围了木良和曜迁。

    “地爆!”

    “轰~轰~”火海里接连不断的响起爆炸声,一根根两人合抱粗的火柱冲天而起。“还不够。”曜迁看着翻腾的火海,双手竟然开始结印!随着最后一个手势完毕,曜迁对着渐渐平息下来的火海妖娆一笑,“看你的了。洪流荒野!”

    曜迁面前涌现出大量岩浆,便以迅速的速度流向了火海的方向。就在火海平息下来逐渐消失时,岩浆快速的淹没了那片地域流进奇迹之森。在渗入奇迹之森二十米多的地方,岩浆才完全消失,而奇迹之森却是燃起了大火。岩浆流过的地面也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还冒着白烟。

    “连灰都不剩了么?”曜迁笑了笑。

    “暴风雪!”

    森林着火的地带顿时下起了大雪,冷烈的寒风夹着大暴雪不多久便扑灭了大火。而木良衣衫褴褛的站在奇迹之森之前,背对着曜迁。

    “超乎预料的强呢。该去里了。期待下次见面。”曜迁对着木良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木良转过身,看着曜迁离开的地方笑了笑。“你到底是谁就真以为我不知道么?”

    渊源之界,里。府谷城。

    一家小小的客店里,火缕,花姬,千禅还有其他的四个人围坐一张桌子前。

    “律还没来。”花姬看了眼门口后说道。

    “先不说她,我们这次就千禅得到了熔岩的血脉。恶讽和罡幕的血脉都被畏夺走了。我们这次任务失败了,而鬼使也最多剩六个。”火缕说。

    “来了。三个人。”闭着眼的千禅突然说道。

    众人同时把目光投向了门口,正好看见了一席白衣的律带着祐夙和渃维走了进来。“不负所托。”律笑道。

    “到齐了。回雪都。”火缕二话不说便是下了指令。

    “想走么?”一个中年男子笑呵呵地走进了客店。

    “畏!”众人齐齐变色。

    “难道你想留下我们?”花姬搔首弄姿,媚笑着说。

    “当然。像你这么妩媚的女人不留下玩玩怎么行?”畏突然出现在花姬身边,一只手勾起花姬的下巴轻佻地看着她。

    “你敢!”火缕飞起一脚踢向畏。脸上尽是愤怒。

    “你们一起上我都不怕。就凭你?”畏随意的对着火缕一拍,火缕在半空的身体硬生生地转了个圈,踢向了一旁的桌子。

    “就是你!”渃维极度愤怒的看着畏,双手各从虚空中抽出两把刀来挥了出去。“连刃暴风!”顿时,成千上万的刀刃飞向了畏!

    “地藏!”同时祐夙双手按地,密密麻麻的地刺从畏的脚下冒了出来。

    律娓娓动听的声音也在同一时间似有似无的飘荡开来。畏的双眼刹那间失去了焦距,不过瞬间便是恢复了过来。没有任何预兆,畏突然消失了。

    门边的墙被刀刃绞得零零散散的落了下来,一根根地刺在客店门口林立着。“大意了。差点就中招了。”畏的声音从大街外传来。

    “我,我的店!”客店老板看着破烂不堪的店门口一阵阵心疼。惨叫一声后便是晕了过去。而在客店的那些客人此时都窝在一个角落里,惊恐地看着火缕一干人。

    “情报不对!畏的实力至少和王相等!”火缕说道。

    “那就糟了!远处还有五个和鬼等同实力的人。想来是畏的人了。”千禅皱着眉,眼睛却始终是紧闭着。

    “我不想杀你们,交出血脉就行。”畏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

    “我要为珛黎报仇!”渃维说着就冲向了畏。

    “别冲动!”花姬一把拖住了冲出去的渃维,冷冷呵斥道。

    “放开我!”渃维扭头对花姬吼道。

    “你这么冲过去不仅不能帮珛黎报仇,连你自己都会死的!”一旁的祐夙红着眼对着渃维吼了一句。

    渃维听到祐夙的话虽然还是想冲向畏,但在花姬手中挣扎的力道却是小了许多。

    “珛黎?那个第一鬼使么?我可不记得我见过他。”畏淡淡的说了一句。

    “那是谁杀的?”渃维第一时间反问道。

    “呵呵。把血脉交出来吧。”畏不理渃维,而是看向了有着血脉的千禅和律。

    “谁杀的珛黎!”见畏不回答,渃维吼道。

    “让她安静点。先离开了再说。”火缕对花姬说。花姬点了点头,手在渃维面前一晃,渃维便睡了过去。

    千禅和律手里多出了一个瓶子,扔给了畏。畏接过瓶子看了看,笑着说,“很好,我也不是不讲信用的人。你们可以走了。”

    “哟!你很大方嘛。”就在火缕等人要离开时,一个懒散的声音从畏的后面传了过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