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西方奇幻 > Fate/Choice > 章节目录 > 第一章 第二十三话 回溯X改变

第一章 第二十三话 回溯X改变

书名:Fate/Choice 作者:尚武符韬 更新时间:2017-09-10 16:07 字数:2560

    —【2017/7/2/13:24】—

    洁白的房间内空无一人且宁静无比,而现在伴随着一道开门声走进一位青年,而在片刻的哒哒哒的脚步后,一声轻轻洞在床上发起了波澜。

    并使本来无暇且笔直的床单在这一瞬间皱起,如同树叶的花纹一样无法预测。仔细一看原来是Saber的Master赋统回到了房间。

    且在重重的落在床上后便即刻闭上了眼静休了起来。很显然柔软且顺滑的床单睡着很是舒服,且散发着独特的清香。

    青年翻过身趴在床上深吸了起来,准备零距离欣赏并享受这可以稍作休息的时光。但他闻了片刻味道中掺杂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青年察觉到了这些许不对的异样后便又仔细闻了闻。而这次,他终于闻清楚了这有些熟悉的味道,于是依旧趴在床上只是转了转头看向了右边。

    本不应有人的椅子上正坐着一位身穿白色汉服手拎易拉罐的女人。而桌上塑料袋中的卡纸箱也已被拆开。

    而女人也察觉到了赋统的视线看了眼手上的易拉罐又看向了赋统并将易拉罐抖了抖问:“要么?”“诶~~~~~~”伴随着这样的一声长叹气。

    赋统闭上了眼睛并将脑袋塞进了枕头里,似乎并不想和她多说什么。而Saber也有些奇怪的眨了眨眼问:“怎么了?”

    说着又抿了一口手中易拉罐里的啤酒,伴随着易拉罐特有的吸水声赋统也有些烦躁的嚷了一声后从枕头中微微抬起头语气平静但眉头微皱的问。

    “Caster那件事你怎么看?”说着看向了右边的Saber,而Saber也看了他片刻,随后表情逐渐凝固的看向了手中满是啤酒沫子的易拉罐口。

    罐中的液体如同岩浆一般不断飞出即刻便碎的泡泡,而在碎裂后如同石子落入水中般掀起段段的波澜。

    最终水面逐渐模糊,让Saber逐渐在水面中看出了仅在数十分钟前的景象。伴随又一次泡沫破碎的声音,Saber的耳边也回荡起了声音。

    “就剩你了。”Lancer的Master兜帽男唐雨看着站在卫彬身后的女人,眼神明示了身为Caster的Master的凌雪应当做出什么回复。

    然而话音已落十几秒的现在,依旧没有回复,甚至Caster都没有现身。这让众人都感到了些许的不快。

    就这样空气中沉浸了片刻的尴尬后转变为了不满和不屑。其中朋克风的女人逍绫更是表达的最为露骨并大声的冲着凌雪喊道:“喂!听见没?”

    “听见了。”同样干脆的声音即使没有逍绫那么响亮也足以让所有人听清。众人都有些征住了,但逍绫则是更加气愤。

    并继续喊道:“那说啊!”正面迎接着近似咆哮的怒喊凌雪依旧冷静且淡定的回到:“抱歉,不能说。”

    “哈?你什么意思?”“字面上的意思。”伴随着又一次回答,逍绫的眼睛颤抖了一下,随后冷静下来并微笑的反问:“那,你的Caster不介意么?”

    “刚才Lancer也说了,再次所聚之人皆为英雄豪杰,众人皆已报上名号,而仍畏首畏尾之人恐被人耻笑啊!”

    说着看向了凌雪的旁边,眼神和微笑的表情中充满的对这位英灵的挑衅。很明显但也很有效的激将法。

    对于这些曾在历史上留名的英雄人物而言,最为重要的莫过于名,而在此等英雄聚集之所被耻笑无异于被否定了其价值。

    自然对于自尊心高傲的英灵而言是极大的耻辱,所以几乎不可能不回应这幼稚且传统的如同教科书般“激将法”。

    逍绫嘴角也因此露出了自信与已胜的弧线。“无所谓。”伴随着没有出处的声音,除了卫彬众人皆有些惊讶的四处审查了起来。

    但这从未听过的声音和正巧的回答让他们很快便意识到这声音的来源是从未露过面的Caster所发出的。

    于是众人视线都聚集在了凌雪的地方。逍绫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僵硬但依旧话中带酸的挑衅到:“真的好么?现身都不现身,乃小人之为啊。”

    “说了,无所谓。”伴随着干脆的回应逍绫的笑容彻底消失,转变为了气愤和憋火,但最后砸了下嘴后就没有再说什么。

    随着咂嘴声后手中易拉罐里泡沫噼里啪啦延绵不断的嘈杂声逐渐将Saber从回想中拉回,她回过神摇了摇手中的啤酒后两只手指提至嘴边抿了一口。

    Saber领口微敞,翘着二郎腿身体前倾后背弓着而左手肘至在膝盖撑着下巴,右手则拎着尚有半罐的啤酒,而唇上还留有些许的水渍。

    唇上的涓埃之微也逐渐流至了摊在右肩的马尾,但Saber依旧毫无察觉的歪着头看着手中的罐子沉思着。

    但在旁边等待了许久的赋统则因为姿势等的脖子酸疼并重重的倒在了枕头上。侧着脸的赋统看着依旧一言不发的Saber颇有不满,于是忍不住的大声喊道:“问你呢!听见没?”

    但当Saber缓缓转过头来两人对视时却让本来理直气壮的赋统却呆滞了。任性潇洒荡漾事不关己,本可以完全诠释她行为的词汇在这一瞬间统统失去了价值。

    因为当赋统与她的眼睛对视的瞬间,冰冷的眼神和表情让赋统感到了无限的诧异。但当赋统惊讶的看着她时,Saber却给出了答案。

    “Caster应该是所有从者中最为危险的一个。打个比方的话,如果我们是冲锋陷阵士兵,而他是在后面绝对不露相指挥者。”

    说着Saber又看向了手中的罐子并一脸厌烦的继续补充到:“是能够保持绝对冷静的人,也是绝对不能信任的人。”

    咕咚咚~~~伴随着的啤酒流入喉咙的声音她脸上的厌恶更甚并继续说了下去:“这种人不是不在乎名,而是如同商人一般计算得失。”

    “在刚才的场合那样的回答已经很明确的展露出来了。他拿我们这几位被奴役的“英雄”和得到圣杯后的回报做了个估价。”

    “而得出的结论,就是那个态度!”说完Saber捏瘪了手中的易拉罐并丢在了桌上发出了哐哐哐的响声,与最后一句评判回荡在了屋内。

    但与此同时更多的是回荡在了一旁将她的行为表情镶入了脑海中的赋统,而他似乎有些延迟的愣了半晌才回到:“啊恩。”

    看着Saber依旧死盯着桌上被捏瘪了的易拉罐,赋统不解的低下了头又一次思索了起来。有必要那么生气么?

    赋统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又看向了Saber那扭曲的表情,而在许久之后他的心中便浮现出了一个词来形容现在这个情况。

    好好尴尬。好像惹毛她了,还是先闪吧。随后得出了答案的赋统便双手撑起的下了床,并准备出门。

    但就在走到门旁时,Saber叫停了他。“你去哪?”仍有些气愤的表情让撇了眼的赋统感到了不小的压力。

    而随后便灵机一动的笑着回头说到:“稍微出去练下剑。”说着便拿起了在床旁倚着的一把黑色剑鞘与剑靶的剑并再次转身准备离去。

    但Saber从他莫名的客气和尴尬的微笑中察觉了什么于是表情有些缓和的低了低后再次面带笑容说。

    “那我也去看看,反正一个人待在这,酒也会不好喝。不如一边赏剑,一边品酒。”被喊住的赋统回头看着她恢复成了以往的笑容后也微笑的回到:“那帮我也带点。”

    看赋统恢复了笑容便接着回到:“整箱带上不就好了。”说完拍了拍桌上装有易拉罐啤酒的卡纸箱并露出了与初见一样充满了自信和潇洒的笑容。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