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现代言情 > 婚然自成 > 章节目录 > 第一卷 第20章  视频惹风波

第一卷 第20章  视频惹风波

书名:婚然自成 作者:青梅花开 更新时间:2017-09-26 14:11 字数:3067

    我猜不透他心里的想法,我缩在陆明森的怀抱里来到甲板上,众人玩玩闹闹着但仍有不少视线落在我身上。

    “乐以南,身材不错啊。”左呈笑说着,得到了余莉一记飞掌,左呈连忙对余莉改口,“你的最好!”

    一群人哄笑,陆明森却冷着一张脸将我身上的西装外套扣上了。

    我心里灌了蜜,看着陆明森侧脸痴笑。

    我们在游轮上喝酒聊天,左呈提议玩扑克牌,陆明森点头同意,余莉附议,他们三人玩起了斗地主,余莉性子最野,说输了的人钻桌子。

    周亦双凑过来自告奋勇洗牌,我搬了个凳子坐在陆明森旁边。

    余莉嚷嚷着要和左呈联手杀陆明森一个片甲不留,陆明森笑容里满是自信。果然,幸运之神仿佛在陆明森身边不走了,一连几把都是左呈或者余莉在受惩罚。

    次数一多,余莉就说陆明森欺负人。

    周亦双盈盈一笑,“我比较旺明森。”

    余莉撇嘴,“以南你还是别坐在他身边了,要不是你我们会输的这么惨吗?”

    周亦双尴尬的笑着,重新发了牌。

    “明森,之前可是说过等你项目谈下来,这游轮就归我了,要说话算话啊。”

    陆明森眼里有浅浅地笑意,“恩,再送你十个兔女郎。”

    左呈连忙表示衷心,“别,我要游轮就行了,兔女郎你留着吧。”

    我心惊,这艘两层楼的大游轮富丽堂皇,竟然是陆明森的!而且现在谈笑之间就送出去了。

    “以南,想什么呢?”余莉用手拐子戳了戳我,“傻啦?”

    是傻了,我心里感叹。

    他们又玩了会儿牌,时间接近十点,陆明森带着我们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下了游轮,去附近的海景酒店住下。

    本以为放松玩乐的此行被一个电话打破,彼时我们仍未尽兴,在酒店的泳池里玩闹,陆明森接起电话不过五秒就深深皱起了眉。

    他抽身离去,很快左呈和周亦双等人也相继离开,最终只留下我和余莉两人不明所以。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两年前埋下的炸弹会在今天爆炸,掀起的巨大风波让正处在热恋的我尸骨无存。

    “他们干什么去了?”余莉说着也要上岸。

    我一把拉住她,“先别急,说不定是工作上的事情。”

    余莉点点头,我们游了半个小时后上了岸,又闲聊了一会儿,时间蹭到了十二点,连我也坐不住了。

    “你说他们干嘛去了?不会是丢下我们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去了吧?”余莉紧张兮兮地说着,“要不我们去看看。”

    我们找到了之前放行李的住房,房间是海景房,具备了客厅及卧室。我和余莉进了客厅,争吵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

    “你也太不小心了,这种事情都能捅出来,还好及时压制住了,要是让老宅那边看见,我看你怎么处理!”是左呈的声音,火气不小。

    他在对谁发火?

    余莉按耐不住想要冲进去,我拉住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明森,这次你准备怎么办?”周亦双的声音也响起了,“我们正在追踪发视频的人,IP结果快出来了。”

    我心里一紧,什么视频让他们如临大敌?

    陆明森的手机再次响起,我听见他说,视频已经全部删掉了。

    电话挂掉以后,周亦双再次开口说话,“明森,你不觉得这个女人很眼熟吗?”

    “好像是有点。”左呈附和。

    “当时我气昏了头要和你分手,没有仔细看过那个女人,现在倒是看清楚了。”周亦双的声音里噙着冷笑,“你居然和一个勒索了你三百万的女人纠缠。”

    我脑子轰的一声炸开,理智提醒我离开,但身体却僵硬的动不了。

    周围的一切都在恍惚,唯独陆明森的声音清晰的传到我耳里,“的确是乐以南。”

    我的脑中闪过许多画面,初见时的他怔愣,看见我身上胎记时他的复杂神情,以及他给予的保护与体贴……

    “你一直都知道?那你为什么那要和她在一起?”左呈惊讶的声音传进我耳里。

    是啊,我也想知道。

    “我没和她在一起,不过是玩玩而已。”陆明森的声音十分冷淡。

    “不是吧?我看你那么认真,还以为你真喜欢上她了呢!”左呈嚷嚷着。

    “是啊,连我都拒之门外。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们当初怎么分手的了。”周亦双含着笑意的声音也紧跟着传来。

    室内打火机的声音响起,我能想象到那个男人正在抽烟,我听见他说,“那视频是我着了她的道,我总归要把亏的找回来。”

    “以南?”余莉摇晃着我的手臂,我怔愣着,大脑好像停止了运转一般,直到陆明森打开门出现在我面前。

    我眼也不眨得看着他,他脸上依然是淡淡的神色,即使发现我们在门外偷听。

    这一瞬间太漫长,长到我快要溺死在里面,我以为我手里还拽着一根名为陆明森的救命稻草,可猛然间惊醒,他已经化为泡沫只留给我破碎时凄惨的光芒。

    余莉在左呈的拉扯下离开了,周亦双也转身离开了。

    沉默在我和陆明森之间蔓延,他手指间的烟慢慢燃烧至尽,他掐灭烟头站了起来,“你都听到了?”

    我嘴里一片苦,张了张嘴试图找回自己的声音,终于还是将那句话说出口了,“我们明天去领离婚证吧。”

    陆明森看着我,眼里含着我看不懂的情绪,就像我从未看懂过这个男人一样。他的声线低沉,“我不同意。”

    我眼圈涩疼,“为什么?还没玩够?”

    陆明森错开视线不再看着我,我眼眶中打转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好玩吗?听我一遍一遍我喜欢你,说爱你,是不是很爽?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我就像个傻逼一样!”

    我如鲠在喉,含着泪微笑,“我忘了,我没资格质问你什么,毕竟是我欠你的不是吗?”

    说完这句话,我的力气像全都抽干了一样,跌坐在地上。

    半年前,我同李珉州离婚的前一天,也是如此,陪伴我的终究只有冰凉的地板。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我低声抽泣,眼泪滴在地板上融成一汪浅水,“我也是受害者,为什么现在还要来伤害我?”

    我抬起头看着陆明森,这个陪伴了我半年之久的男人。他此时坐在床上,面无波澜,像是一尊完美的雕像。

    我的悲戚感染不了他,这个男人并不爱我。

    我突然想起,在许久前的一次聚会上陆明森说过的一句话,喜欢分很多种,喜欢可以喜欢很多人。

    巨大的悲伤将我包裹,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终于看不见他的表情了。

    “真可笑,我竟然还问你爱不爱我。”我自嘲着擦掉脸上的泪痕。

    灯光从头顶洒下来,照在男人身上,恍然间我又回到了那个醉酒后的清晨,男人在晨曦的光芒里说要保护我。

    “那个视频害得你和周小姐分手,是我对不起你。你也玩了我半年了,消气了吗?”我从地上站了起来,忍着心间剜割般的疼痛。

    陆明森抿着薄唇,他站了起来冷漠开口,“你好好休息吧,明早我送你回去。”

    我从云端跌落下来,那半年美好相处的过往和现在的冷漠以对像一把刀,将我整个人撕裂开来,我承受不起。

    我走出酒店,在漆黑的夜里徒步走到了市区,在车站独坐到天明买了一张回B市的车票。

    大巴总不比私家车,开了四小时才到B市,途中余莉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我龟缩起来不愿接听电话。

    太难堪了,拍了那种视频敲诈别人,害得别人和未婚妻分手,后来又被人玩得团团转,还傻傻的奉上赤诚真心。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收音机里播放着庄心妍的《好可惜》,主持人甜美的声音念着微博热评——他不过是随手给了朵花,你却红了脸想用余生做代价。

    我的脸上再次布满湿意。

    这时短信进来了,我才看见余莉发了许多消息给我,而消息的最新一条是陆明森发来的。

    你妈妈病危快来医院。

    我不敢相信,催促着出租师傅掉头去医院。

    医院走廊上,陆明森扶着我爸,守在手术室外面。我跑过去急忙问,“我妈怎么了?”

    我爸捂着心口脸色苍白,看见我来了瞪大眼睛,愤怒地指责,“你这个不孝女,你是要气死我们啊!”

    我看着我爸颤抖的手,心都揪起来了,“到底怎么了?”

    “有人把那个视频单独发给你爸妈了。”陆明森回答。

    他的声音将我的世界彻底打破了,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像个断线的木偶。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的门被打开,我急忙迎上去,医生只是摇了摇头低声道了句节哀。

    “怎么可能……”我抓住医生,“您不是专家吗?怎么会救不回我妈?”

    我耳边声音嘈杂,只依稀能听见心脏猝死四个字。

    双眼紧闭的母亲被推出手术室,我再也看不见她的音容笑貌,也再也不能扑进她怀里撒娇了。

    我爸颤颤巍巍地走过来,牵着我妈的手晕厥了过去。

    我看着毫无声息的母亲和瞬间苍老的父亲,天真的塌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