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现代言情 > 非诚勿扰 > 章节目录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趁人之危

第一百三十八章 趁人之危

书名:非诚勿扰 作者:永远十七岁 更新时间:2017-09-02 19:46 字数:3797

    此时外面交谈声逼近。

    “是喔。我怎么不知道?”

    “不然你问修贤啊。”

    “好啊,修”转过头来要叫何修贤的张恩书停住脚步,他只看到何修贤抱住魏若亚的身影。

    “修贤是怎么了?”白家岚透过镜子反射,看见了泪流满面的魏若亚。

    魏若亚一直以为自己没哭,可是却早就哭得连妆都花掉了。

    “若亚!”

    张恩书的大吼震惊了沉浸在自我世界的何修贤。白家岚上前把何修贤给拉开,一获得自由的魏若亚不顾一切的转身就跑。

    她想逃离这里,不管去哪里都好,只要那个地方没有"郁亚若"的存在。

    因为,她不想当另一个人的替身,她不想在现实生活中把真正的自己的隐埋起来,她要做自己!

    “若亚!”张恩书再次大吼,可是人却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

    “修贤,你是怎么了?为什么抱着若亚?”

    “重点是若亚还是哭着跑出去的!”张恩书点出重点。这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这样?一个开心、一个难过难不成?!

    “你当她是郁亚若?”仔细想过刚刚擦身而过的魏若亚的打扮后,白家岚才想到,那些都是专属于郁亚若的东西。

    可是,是谁故意要这么做?魏若亚是不可能这样做的,因为她根本不认识郁亚若。那就只有可能是他们认识的人做的事。

    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终于清醒过来的何修贤意识到他做了什么蠢事后,心乱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一旁心里有个底的张恩书以及白家岚也沉默下来。

    一路的狂奔,搭上公车的魏若亚直接坐在窗边,并且把头往旁边靠。她的眼神空洞,仿佛少了灵魂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何修贤还是惦记着郁亚若?那"魏若亚"算什么?如果他真的忘不了郁亚若的话,他可以说一声。这样的话,她就不会自作多情,也不会这么难过了。

    但是他没有,就连其他人认识郁亚若的人也都避开这个话题。

    不是有句话说:真正的放下是,一提起这件事不会感到有任何情绪才是真正忘记吗?

    但他们竟然是避开这个话题不谈。那是不是代表着大家还忘不了郁亚若?郁亚若到底是谁,究竟是怎么样的事情可以让大家避之不谈?

    不断思考、不断心痛的魏若亚不知不觉的坐到公车站的最后一站。

    因为没办法,所以魏若亚下了车。

    “小宁!”远方,一个男子挥着手。不用看清楚来人,魏若亚也知道这是谁。因为会叫她这个暱称的人只有小霖一个。她赶紧把未干的泪痕拭去。

    “嗨,怎么晚上还来这里啊?”小霖身上依旧揹着一把吉他。

    “那个啊,因为”魏若亚把脑子转了一圈后,才又找到借口,“就突然想看看你。”她吐舌,样子十分可爱。

    她不想把不好的情绪带给小霖,所以她得表现的更开心。

    “这么晚?你是说真的假的啦,我都要去吃饭了啊,你吃了吗?”他看了一眼表,魏若亚也看自己的表一眼。

    七点十五分。

    拍摄应该开始了

    “我吃了!”魏若亚说了个谎。

    “是这样啊”

    “你就先去吃吧,我就是想看看你而已。等等附近晃一晃我就要回去了。明天,我再来看你表演!”魏若亚有朝气的说。

    这种演技很真实,小霖根本看不出来她上一秒还很难过。

    “好,约好了。你一定要来!我先走囉!”小霖笑着挥手离开。

    “再见。”随着小霖的身影越来越小,魏若亚的嘴角也越来越低。

    虽然她很难过,可是…难过归难过,戏还是在持续拍摄当中啊…要回去吗?

    回去拍戏吧,不要耽误大家。

    她转身。

    “想看看谁?”不料,她却撞到一个男人。

    “对不”正要道歉的魏若亚抬起头来,发现居然是他。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正脸,原本已经干掉的眼睛竟又突然充满泪水湿润了起来,泪珠就这样不争气的一颗颗滚下。

    “你又在哭什么?”他皱眉,不理解女人的泪水怎么这么多。

    红颜祸水,是吗?所以她才有这么多的眼泪给她流。而且,都偏要在他眼前流给他看?这女人分明是故意的。

    “对、对不起!”她又匆促的敬礼准备离去,但韩浩之却一把抓住她。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是想跑去哪?”他不悦道。虽然说昨天她意外的道谢让他对她是有那么一点改观了,但这女人不喜欢先回答问题的毛病还是改不了啊!

    “我、我要去拍戏!”嗯,很好,她在挑战他的底线。故意回答后者,就是不愿意回答前者是吧?

    “我问你哭什么!”韩浩之失去耐心地大吼,而魏若亚听到这么大声的怒吼后,停止了挣扎。但眼泪却在悄然落下。

    她没有动,只是任由眼泪滑落。

    越看他,眼泪就流越多。这让魏若亚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看着他了。可是不看他,或许又要被他骂所以最终魏若亚选择看着他。

    而被看着的韩浩之却一直感到莫名的心痛。

    究竟是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感到这么痛?这女人是不是给他下了什么迷药?不然为什么他会因为她而这么无法自我?

    不行,他一定要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

    “快说!”韩浩之把魏若亚拉上前问道,但魏若亚却绊到脚下的小石块,直接就扑向了韩浩之。

    她抱着他,这种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接触让她感到一颗心狂跳不已。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这样抱着他,魏若亚内心的不安、恐惧居然一哄而散,取代而之的是一种安心、温暖。

    为什么?

    她也不知道。

    “又是郁亚若?”他皱眉,不拐弯抹角的切入主题。

    魏若亚抬起头来,手还扶在韩浩之的手臂上。清澈无比的双眸跟呈八字型的眉毛挂在她脸上总是会令人感到揪心。

    就连一向对女性完全没有兴趣的韩浩之也避免不了陷入她的世界里。

    “不准喷香水!”他吼,但随后又温柔的把她拥入怀里。

    魏若亚没有抵抗。不是抵抗不了,是她累了,而这个男人的拥抱可以赶走所有不安以及恐惧,所以就这样吧她好累,真的。

    “你不是郁亚若,也不是魏若亚,你是乐心宁!乐心宁!听到没?”韩浩之大喊,仿佛不怕别人知道她是乐心宁一样。

    喊完后,韩浩之直接把她横抱而起。

    “喂!我还要回去拍戏,你”

    “我说了你是乐心宁,不是魏若亚,更不是郁亚若!”这种时候了她还想拍戏?这女人脑子不是有洞就是进水了!

    进水?也是,昨天就进了。

    一想起刚刚在休息室的画面,她也就放弃挣扎了。

    因为不想重蹈覆辙。

    原来何修贤从头到尾都是把她当作郁亚若来对待,所以他才这么温柔、体贴、宠爱。但她现在知道了,是她把那些原属于郁亚若的东西给抢了过来。

    就知道她不可能这么幸运遇到一个无条件对自己好的人因为自从魏若亚这个人一进去公司后,几乎每个人都在针对她…但只有他没有,而且还鼓励她。结果呢?她还自作多情的以为人家喜欢自己可是到头来他只是把她当作郁亚若在对待而已,所以才会无条件。

    她以为何修贤只是一时忘不掉而已她以为何修贤只是太过想念"她"所以才会认错而已她以为何修贤只是口误而已

    所有的她以为都只是以为。

    “小茵,去准备客房。”把钥匙丢给盟裕后,韩浩之对着眼前迎接的小茵说。

    “是。”小茵转身。

    “在这里你就是乐心宁,不准提到魏若亚或是郁亚若的名字。”他坐在一旁的办公桌前。

    乐心宁她完全没有想到原来她还会再来这里第三次也因为这样,所以显得更加别扭。

    而看到乐心宁东张西望不敢动作的韩浩之则是疑惑的皱起眉。

    “不满意?想要回去继续”

    “不、不是”听到回去继续四字,乐心宁立刻抬头挥手说不。

    她不想继续当"她"的替身了

    一想到原来从头到尾自己只是别人的替身这里,乐心宁的眼眶又湿了。

    不行,怎么能这么爱哭呢而且还是在这男人眼前乐心宁望向天花板,尽可能地不让眼泪流出。可是泪水一次涌出太多,根本来不及回流就直接落在脸颊上了。一颗颗的泪珠宣泄而出,乐心宁伸出手抹掉。

    “哭什么?不准哭!”不知何时,韩浩之已经走到她的身旁,并且抓住乐心宁正要抹去泪水的手。

    “可是、可是我”可是人是奇怪的生物啊,听到不要哭三字反而哭得更凄惨!乐心宁很想这样说,但是却说不出口。

    “不想要难过,就签下这份合约!”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韩浩之不知何时已经印出一份完整的合约,纸张还是热腾腾的。

    “这、这是什么”她流着泪水问,看起来更楚楚可怜。

    “一份可以不用让你再继续当郁亚若替身的合约,”韩浩之在这时应该勾起嘴角的,但他却笑不出来,“你签了它,我敢保证你绝对不会再被当作替身。”

    “我”乐心宁迟疑了一下。她是不知道韩浩之用什么方法来让她可以不会再被当作替身,但她却很清楚知道这男人有这种能力。

    可以不用当替身了吗此时的魏若亚仿佛失去了判断能力一般,她抓过笔,甚至连看内容的时间都没有,就糊里糊涂的签下大名。

    “这样真的可以吗?”乐心宁签完合约的同时,泪水也不再流了。不知道是因为不用再被当替身而感到解放的关系,还是因为这个男人的笑。

    “我骗你过吗?”他挑眉,“小茵,带她上楼。”看到小茵下楼的韩浩之直接叫乐心宁跟上去。

    目送她离开视线的韩浩之坐到沙发上。

    “没想到这么快就动用到这份草稿了”他看着手上的资料,翻阅了一下内容。

    果然没有齐全。

    虽然口头上韩浩之是无奈的叹气,但却扬起一抹笑容。

    “那个少爷,请问你是给魏小姐签了什么合约?”在一旁看了许久的盟裕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他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可以让这个除了演艺事业上才会笑的男人在这时勾起那嘴角。

    韩浩之一听到盟裕的声音后,他立刻把合约折了起来,并且收起笑容冷漠的道:“我记得,这时候管家都应该要就寝了,不是吗?”

    “对不起,少爷。”盟裕恭敬的低头认错,“少爷晚安。”

    “等一下,”韩浩之在盟裕转身后又叫住他,“以后不准叫她魏小姐,是乐小姐,知道没?明天一早我不要听到有任何人这样叫。”这句话的涵义就是要盟裕传下去的意思。而因为盟裕已经跟了韩浩之多年,所以他能理解所有他话中的意思。

    点点头回答完后,盟裕退下。

    待盟裕把门关上后,韩浩之才又拿起刚刚的合约。

    “这是什么?”仿佛这不是自己的东西一样,韩浩之突然的把合约书给丢在桌上。

    回想起刚刚的情况,韩浩之简直不敢置信那是自己会做的事。如果是之前的他,根本不会想帮助乐心宁的,反而还会不断的嘲笑她、捉弄她。但是现在他却为什么?明明前几次还想找一些方式来让她知难而退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的他会有这种趁人之危的想法?

    不对,这不叫趁人之危。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