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屌丝逆袭之美女如云 > 章节目录 > 第一百二十七章:泛红光的雕像眼睛

第一百二十七章:泛红光的雕像眼睛

书名:屌丝逆袭之美女如云 作者:独醉℡清风 更新时间:2017-09-13 16:22 字数:6131

    休息之后,我们将自己裹在睡袋里,并将探灯熄灭,亭子里的氛围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我们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声,一切都处在了黑暗之中。

    为了确保安全,我们并没有把双手也放进睡袋里,在这种地方露天睡没有谁会觉得心安,封魔刀用依涵背包里的那个毛线球把我们之间连了起来,每人的手腕上都被扎了一根毛线绳,左右大约油2米的距离,而大志说他晚上可能会出去解手之类的,所以就扎了个绳围,而我在封面刀后面,我之后是依涵和那些女生。

    心里隐隐觉得不安,但躺在这黑暗之中什么也不做的话,犯困总是难免的,相比以前那种数羊和数星星的方法,这次算是很难得的主动入睡了。

    按道理来讲2000多年前得地宫到现在应该不存在活物的,而之前那个在我们眼前窜动的东西究竟是又来自哪里?从地宫石拱门进来的就我们几个,那些蜡烛是石拱门一打开就自动燃烧的,如果那时候我们身后真的有别人,那他也应该和我们一起进入了幻觉才对,而事实上却并没有外来的人员存在。

    还有地图边上的那幅画,那个长着牛角披着斗篷的怪物,这些东西本来都是不应该存在的,在石门开启之前,这里面应该不存在空气才对,那它们又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半夜,一抹灯光照耀

    在我的脸上,十分的刺眼,一个高大的身影不伫在我眼前,灯光下笼罩了我整张脸,并用双手扒拉着我的肩膀,并对我道,

    “亦贤,醒醒,出事了!”

    恍恍惚惚的从睡梦中惊醒,我终于看清了那个身影的真实面孔,摇我的不是别人,而是大志,从他脸色的惊恐程度来看,这次发生的事情还是很严重的。

    “怎……怎么了?”

    有些茫然,我揉揉朦胧的双眼,虽然不清楚现在是几点,但充足睡眠是不存在的。

    “依……依涵和那个……那个袭击你那个女生……她……她们不见了!”

    大志一脸的惊恐,脸上的横肉都挤在一起了。

    “不……不是吧……”

    “砰~”

    我双手撑着身后的石凳子站起来,准备出亭子去看看,这才发现身上的睡袋子还没有解下来,要不是倒地的时候用双手撑着身体,估计两颗门牙是保不住了。

    “还看啊,快,帮我解开睡袋!”

    见我趴在了地上,大志傻乎乎的站在一边呆若木鸡的望着我,在那探灯的光照下,我眼前的亭子外边,那些雕像的眼睛部分竟然透出了红光,和之前那种无色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情急之下用双手死死扒着睡袋口,但身体却怎么也钻不出来,就好像被压在五指山下一样。

    “哦哦。”

    大志反应过来,我双手死抓着石凳子的脚,大志抓着睡袋的末尾部分,使劲的向后拽,好不容易才把我从睡袋里解救出来。

    “封魔刀呢?”

    我看着身边,从依菲开始直到那些女生的最后一个,毛线绳完好无损,而我这边的毛线断了两截,我身边的封魔刀和依涵以经不知去向。

    “他……他说去找她们了。”

    指着远处的石雕群,大志对我道。

    “笨蛋呐!这种情况下还独自行动!”

    身边那些女生彼此间都紧搂在一起,探灯下那些张牙舞爪的石雕配上那腥红的双眼,让人不寒而栗,而依涵和那个女生的神秘失踪从某种角度上讲应该和之前在石雕之间掠过的身影有关,并且不排除大志的那种说法,是无眼猴本尊在作怪。

    “现……现在怎么办?”

    依菲甚至不敢去看那些红眼的石雕,我之前一直都没有弄懂为什么那些石雕在依涵她们失踪之前,也就是我睡前看它们的最后一眼,那时候明明是没有红眼的,现在配合上那鲜红的颜色,惨淡的狞笑,看着让人很不舒服。

    “现在……”

    翻出手机,现在才晚上11点多,我用目光扫了眼那些石雕,现在也不知道封魔刀会不会回来,如果我们动身离开这里的话,他要真把人找到并带回来,到时找不到我们,肯定会更着急,几经踌躇之后,我对依菲道,

    “咱们呆在这里等他好了。现在出去的话,走失可就麻烦了。”

    “哦,可我姐姐她……”

    其实依菲是希望我可以带着她们去找依涵的,但现在封魔刀不在,我带着她们乱跑的话,要是出了事情我连自己都不一定能保住,更别说要保护她们了。

    “封魔刀去找她们了,凭他的能力在找到人之后,肯定会在短时间内赶回来的。咱们在这等等吧。”

    我把探灯打开,扯一段毛线将它挂在了我们头顶,现在除了在这个亭子里等待,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既然这样,我去解个手哈。”

    要等待封魔刀回来,可能还要几个小时,并且现在这个石林里还存在一种不明的生物,大家呆在一起彼此间也有个照应,大志说着就出去了。

    睡前绑着的毛线他没有解开,我将目光放在了那一圈圈渐少的毛线圈上,依涵她们的事情以经无法挽回,大志可千万不能出事了。

    “啊~”

    又是一声犀利的尖叫声,我顺势看去,在探灯的光照下,一个披着斗篷戴着鬼脸面具的身影出现在了亭口,它的双眼程血色,手上握着一把匕首,上面鲜血淋漓,整个身体都包裹在黑色的斗篷里,下面穿的是一双红色的雨靴。

    尖叫声此起彼伏,那些女生都蜷缩在了一起,那个身影将透着血色红光的双眼从她们身上扫过,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我身上,用一种机械式的声音冷冷的说了句,

    “下个就是你了!”

    下一秒,鬼脸就一个箭步跨过来,举起那尚有鲜血流淌着的匕首就朝我的心口猛刺过来,我大吃一惊,根本来不及把口袋里的甩棍拿出来用,顺手拎起地上的背包挡在了胸口猛的推向了它,跃上身后的石凳子我纵身腾起一脚将它连同背包踢了出去。

    “快走!你们快顺着这根绳子去找大志,告诉他解完手就别回来了。”

    从口袋里掏出了甩棍,我起身走到了门口,转身对依菲她们道。

    “那,那你呢?”

    依菲提着背包将探灯带上,那些女生相互间手拉着手,现在这一切以经出乎了我们的预料。

    “这东西的目标是我,等我把它引开,再去找你们。”

    鬼脸站起身,将匕首从那背包上拔了出来,把背包丢到了一边,血色的双眼死盯着我,看来被我踢了一脚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我倒是很好奇这面具下的真容倒底是怎么样的。

    “那,你小心点!”

    依菲她们从我身后撤离,亭子上还吊着我半小时前打开的探灯,灯光拉长了我的身影,直到鬼脸的脚下。

    “之前在石雕间穿行的那个,是不是你?”

    对我来说,能用语言勾通解决的事情,完全没必要动手,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说不定聊点话题能避免我们之间动手互相伤害。

    鬼脸没有回答,而是缓缓的朝我走了过来,它的手指间好像还夹着什么,颜色是鲜红的,并且看体积很小,应该属于暗器一类的。

    “不说的话,点头摇头也行啊!”

    看样子这家伙是要我命的,搭讪计划完全失败,而我并不想和它纠缠下去,现在也不知道大志那边怎么样了,我得赶紧把它甩掉才行。

    “来这里,是你们最大的错误!”

    鬼脸用森然的语气对我说着,那声音不男不女,接着她就将手里的匕首脱手朝我甩了过来,我一侧身那匕首就从耳边飞过,打在了身后的亭柱上,但我随后感觉握着甩棍的右手上一阵的巨痛,一个红色的东西出现在了我的手臂上。

    “哈哈哈哈,无知小儿,受死吧!”

    鬼脸见我中计,便纵身朝我扑来,我迅速的退回到了亭子里,同时看到了右手臂上那个红色的东西,是一种体型很小的节肢型昆虫,浑身发红,并且有八只长着倒勾的脚,头上长有一个朝天的触角,底下是一根黑色的类似针头的东西,此刻正抵在我的皮肤上,看来应该是它的嘴了。

    忍痛将那红色的虫子从右臂上取下,我把探灯从头顶上拽了下来,提着大志留下的背包,准备从亭子后门撤离,鬼脸再次扑了过来,如同一只蛤蟆一样蹲在了亭子中心的圆形石桌上。

    现在这情况为了保证依菲她们安全,我不打算把鬼脸引到她们那边,现在这家伙针对的是我,与其把她们连累我还不如一个人扛着,现在被那虫子咬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死掉,还是逃命要紧。

    身后那鬼脸穷追不舍,我单肩背着背包,用手捂着不停流血的伤口,往着和大志他们相反的方向跑去,现在我们四散分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的可能,对我来说,现在能撑多久就撑多久。

    完全没有经过头脑的思考,我本能的钻进了那凌乱的石雕群中,脑袋上套着的探灯被一路上的磕碰给整歪了,也没敢去校正,跌倒了就爬起来,接着跑,现在右手受伤了使不上劲,一但中途停了下来,肯定会被鬼脸赶上,然后一匕首将我封喉,为了家,为了还没见上面的慕雪婷,我一定要活下去。

    耳边冷风嗖嗖,慌不择路的我以经完全的失去了方向感,现在为了逃命,为了甩开身后的鬼脸,我每过2、3个雕像就朝他们之间的岔跑,对于这里的地形,身后的鬼脸应该比我清楚,之前在石雕林之间穿行的应该是它没错。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最后一次跌倒在了一尊拿着叉子的小魔鬼雕像前,膝盖被它的手臂给挡了一下,疼的整条腿发麻,尝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站起来,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死在鬼脸的匕首下可能就是我的命了。

    放弃了挣扎,对于命运的遗憾太多,我怎么都没想到,我的命运会终结在这石雕林里,和这些凶神恶煞永远作伴了,我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鬼脸对我的制裁。

    半晌有余,我微微的睁开眼睛,探灯的光线开始变的昏暗起来,扭头看去,右手被那虫子咬的伤口以经大面积的发黑,并且以经不受我的支配,软塌塌的搭拉在我身边。

    艰难的翻了个身,在我身后那个鬼脸以经消失了,虽然对我来说算是捡回了半条命,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手臂上的问题可能没地方解决了。

    探灯的光照因为电池的供电不济,渐渐暗淡下来,借着昏暗的探灯光线,我发现左手上的血迹并不是红色的,而是黑色,深黑色那种,看来鬼脸的心肠比我想的要邪恶的多,现在我中毒了,即使他不杀我,我也没法活着走出这片石雕林,看来这次真的要歇彩在这个鬼地方了。

    从背包里翻找了一块备用的电池给探灯装上,我靠着身边的石雕坐下,从背包拿了个面包,用嘴巴咬了好一会儿才把包装袋子撕开,想着从前手撕的时候,那种感觉以经离我远去,而我现在并不求右手能恢复,只求能活下来,啃着面包,想着自己现在的处境,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在心里欺骗自己,这种毒药可以解的,短时间死不了的。

    扭头看着身边那个拿叉子的矮石雕,在那红光下狞笑的脸显的十分瘆人,好奇心驱使着我用手去抹了把那雕像狞笑的表情上,泛着红光的眼眶,那是一种红色的液体,上面还残留着一丝余温并且有一点点腥味,闻着应该是血液之类的液体。

    手抚着石雕冰冷的脸庞,我甚至怀疑这些石雕是活的,而它们僵硬冰冷的身体让我很快就否决了这个观点,而现在这里所有的石雕上都有这种液体,面积之大应该不会是有人恶作剧搞的,而且也不会有人,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完美,让人无从下手。

    而为了搞清这一切,我用尝试着用手里的矿泉水去清洗并中合那种带着腥味的红色液体,然而结果却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在我捧着一捧水泼到了那石雕泛着红光的眼眶上时,那种红灯随之熄灭,并且产生了连锁反应,周围的那些石雕脸上的红光也随之熄灭了,看来它们彼此之间存在着某种关联,而剩下的还得靠我去发掘。

    拿着探灯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身边这尊矮石雕的眼眶,我发现它们的眼眶里有个月亮型的壕沟,并且壕沟上分部着3个小圆孔,分部在壕沟的左右两侧和种间的底部,并且左右两个眼眶一致,看来那种液体是在某一处被统一大送到这石雕上的,这应该也属于地宫机关的一部分。

    从鬼脸的眼皮底下暂时活了下来,也不知,它现在是否还在附近,坐在石雕边上的黑土地上,我揉了揉被撞的发麻么右腿膝盖,勉强站了起来,大志那边是回不去了,用探灯照了照我左手边,那条陌生的石砌小路上,左右两侧摆满的东西还是石雕,我开始质疑封魔刀的说辞,这里可能并没有什么上古猛兽无眼猴,一切可能只是我们的幻觉罢了。

    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但我依旧很想去把这个迷团解开,背上背包,将探灯戴到了头上,把还剩半瓶的矿泉水带上,我踏着前进的步伐朝那片未知的黑暗中走去,现在除了鬼脸以外,谁我阻止不了握前进的步伐。

    石雕的脸上,那种红光再没出现,而一切抚摸上去都十分的真实,令人无法分辨究竟是真的还是幻觉,探灯的光将我眼前的黑暗分开,这条小路似乎没有尽头一样,另一头一直都处在黑暗之中,感觉好像走不完一样。

    这些石雕的眼眶里泛出红光和那种红色的液体有关,而之前那个鬼脸的眼睛也泛着红光,虽然我没有细看过他的眼眶里存不存在眼睛,但是从他追了我好长一段路来看,应该是有眼睛的,交手的时候我一脚踢在了他胸口的背包上,那种感觉也很真实,这一切看来用幻觉去解释有点太牵强了。

    继续漫无目的的延着那石径小路前行,我心里以经做好了看到任何恐怖景像的准备,右手上的伤口发黑越来越严重,甚至开始散发一种腐臭的味道,而我以经感觉不到右手的存在了,此刻它就好比一个装饰品一样,挂在我的身上,没有任何的感觉。

    走了一会儿,身边的石雕堆里传来对话的声音,是之前鬼脸发出的那种声音,我将探灯关了,打算凑过去听听它们在讲些什么。

    由于没有光再加上那种不男不女的声音,我无法判断出那些人究竟是谁,但其中有几句R语让我神精紧绷起来,没想到那些小鬼子还是跟过来了,之前那个白大褂和那五个女生都曾经想至我于死地,而现在的我根本没法和她们对抗,为了不走漏自己的行踪,我趴在石雕边上朝着他们那边看去。

    随着白炽灯的点亮,我终于看清楚了在他们那边,除了白大褂,之前那五个女生也来了,并且同行的都是那种身材魁梧的大汉,装备小到**大到火箭筒,而物资上光背包就比我们要大一倍,看样子她们是做了充足准备的。

    白炽灯照亮了一大片的石雕林,我杵在了身边的这个石雕后面不敢出声,现在我以经是半废的人了,被发现只有死路一条。

    这动静很快把那些鬼脸给引来了,令我吃惊的是之前追杀我的那种鬼脸竟然不只一人,它们身披着青一色的黑斗篷,手上握着匕首从白发褂身边的黑暗中争先恐后的走了出来,看来一场大战在即。

    很快白大褂也发现了这个情况,随后说了句R语,那些大汗纷纷端起机关枪二话不说开始扫射那些鬼脸,**打透了它们的身体,跟快那些鬼脸就成片的倒在了血泊之中,我看着心惊胆战,仿佛目睹了一次小规划版的南京大屠杀,而那些鬼脸却没法伤害他们分毫。

    虽然我很想冲出去制止他们现在的行为,但想想自己现在这个半废的样子,还是忍了下来,有白大褂他们的存在,那些鬼脸丁子应该要灭团了。

    机关枪扫射了半个小时后,浓郁的火药味开始在石林间弥漫开来,那些鬼脸再没从黑暗中出来,我看着心里发怵,也不知道它们是集体歇菜还是有一部分没有出来,而它们和白大褂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原本我并没有想过要找之前伤害我的那个鬼脸报仇的想法,现在看着她们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心里居然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现在连报仇都有人替我做了,但少了鬼脸这样的小敌人,却多了白大褂他们那群大敌人,接下来的路可以会布满荆棘并且坎坷不断了。

    原以为那些鬼脸的出现对于她们来说是出呼意料的,但我没想到在枪杀了那么多的鬼脸之后,白大褂很快便让他们熄灯,一行人打着手电背着物资从容的离开了现场,朝着与我相反方向的地方离开。

    待他们走远之后,我才满身是汗的从石雕后走出来,小心翼翼的把手电打开,朝那鲜血四溅的现场走去,那些小鬼子的作法令人触目惊心,无论再过多久,杀人如麻的畜牲和人类永远都存在一定的差距。

    成片的尸体堆跌在了一起,她们统一的装扮让我很难分轻之前追杀我的人是否在里面,但你不要以为我过去是为了补刀的,我只是想救个幸存者什么的。

    很快,在那尸体堆里一支染满鲜血的手举了起来,我之前以经做好了看到一切恐怖景象的心里准备,给自己打了打气之后,还是过去翻开了那些尸堆,那支手的主人似乎感觉到了我就在他眼前,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瓶子,握着药瓶一连做了三个往嘴里倒的动作,从嘴里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

    “服下,

    阻止他们……”

    之后那个幸存者也歇菜了,拜开它的手指,将那个小瓶罐子拿到手里,我脑袋里打了个问号,这东西吃了不会死人吧,想着他,刚才那个么对我,现在说不定想拉我垫背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