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伤风城 > 章节目录 > 第八十节日久间离钟情叹虚

第八十节日久间离钟情叹虚

书名:伤风城 作者:小风 更新时间:2017-09-14 16:59 字数:3499

    御风闷闷回了妙音谷,见无邪正在逗弄拾欢,前番之事还历历在目不由得尴尬正欲转身离开,无邪抬眼便见御风声音,想也不想便喊道:“御风!”

    御风道:“何事?”

    无邪见御风羞臊,想到那日之事也不好意思起来,只道:“你过来···过来看看拾欢!”

    御风便走近,拾欢几日不见似乎又长大一些,御风便伸手摸去拾欢脸颊。

    无邪笑了笑道:“不知何故,拾欢似乎特别喜欢你!”

    御风抬头便笑,眉眼淳善如水,兴奋道:“真的吗?”

    无邪点头。

    婢女走来抱着拾欢去喂食,无邪轻轻拂过拾欢围兜,嘱咐着婢女,婢女便退了下去。

    御风便和无邪同去了断肠林,两人无话,御风便道:“无邪姐姐!”

    无邪轻轻道:“嗯!”

    御风坦诚道:“那日不是有意冒犯,我见有道身影窜进无忧堂,便闯进去真不知姐姐在洗澡!”

    无邪转身快走,低声道:“我知道你并非有意,此事以后休要再提!”

    御风闻说便喜道:“我就知道姐姐是大度之人。”

    还未走出妙音谷便见一名大汉将无邪拦住,御风急忙挺身上前,将大汗拦住。

    那大汉见到御风便喜,对无邪道:“族主,那日便是我请这位少侠救下您的。”

    说着走前去豪气一把将御风抱住,大笑道:“愿长河青龙庇佑您!雌的婉丝克油!”

    御风被他谢的摸不着头脑道:“大叔叔认错人了!我不曾救下你们族主。”

    无邪急忙道:“哈尔曼,你有何事?”

    那大汉看着御风道:“虽然你现在是族主的人,但毕竟不是我长河人,少侠请回避!”

    御风不明,对无邪道:“如有事,你喊我便好,我在前方桃花树下等你!”

    无邪道:“好!”

    御风去了桃花树下,瞧见一坛酒,想来便是哥哥留下的,揭开盖子抿了一口,酒烈烧心,御风便咳了起来,心道:“这样烈酒还是勿要喝了,哥哥也该如此。”想着便找了竹木刨坑将那酒埋在树下。

    等了许久便见无邪出来,见御风还等,便走前一同去了天门台方向。

    御风问道:“无邪姐姐!那人是谁?”

    无邪道:“日后我便说给你。”

    俩人赶回天门台已是掌灯时分,东方婆婆等在无忧堂,见俩人回来便安心,御风远见婆婆便拜:“婆婆!”无邪见婆婆似乎有事相告,推说身上不好不便相陪。

    婆婆和御风进了书房,便疑惑问道御风:“非墨有令:一切事务与无邪商量,不可冲动!这话却是何意?”

    御风道:“便是有大事和无邪相商,婆婆何故这样问?”

    婆婆道:“非墨素来恭谨严慎,对于外人向来防备,怎会一改往常将这等大事交予无邪姑娘?”

    御风笑道:“哥哥说无邪姐姐聪慧过人,我若是有疑虑尽可找她!这有何不可?”

    婆婆还是摇头道:“我总觉不对!”

    御风道:“婆婆多虑了!咱们天门台也无甚大事,便是裁夺还有婆婆在呢!再者哥哥最多半月就回来!”

    婆婆才放下疑虑,道:“这话也对!”说完便道:“明日让黑鲤将锦春堂和无忧堂所有的云鸟放出去,非墨在外,若有急事我们也可知!”

    御风点头应诺。

    婆婆嘱咐几句便离了去。

    白苹捧水进来,帮御风褪去了衣裳,拿出早间换过的亵裤,御风瞧见急忙抓起,道:“白苹姐姐哪里找得?”

    白苹道:“就在床头,已经洗过了!”还是如常神色。

    御风急急将白苹拉进身侧悄悄道:“姐姐可不要告诉别人!”

    白苹冷冷笑道:“你是主人,叫我不说我岂敢去说!”说完弯身帮御风褪去鞋袜。

    御风解释道:“做了奇怪的梦罢了!”

    白苹不语,起身便端茶进来道:“酸枣仁甜水汤还要喝否?”

    御风接了过来,白苹便要退下。

    御风紧忙拉住白苹的手,道:“白苹姐姐是不是我哪里冒犯了?”

    白苹道:“没有!”

    御风松了手,喝了一口便将汤盏递给白苹道:“退下吧!”

    第二日,御风还未清醒便见白苹在床头轻声唤:“公子!”

    御风皱眉不理,白苹掀起帐帘,用手推了推御风肩头,御风依旧皱眉嘟囔:“别吵!别吵!”

    白苹薄笑,还是故意拍道:“公子!公子!”

    御风哪里意会,恼了起来,正欲翻身,白苹故意又推了推御风。

    御风哪里顾得想也不想便甩开白苹的手,力气有过,指剑打到白苹脸颊,顿下白苹脸颊下方留下两指红痕。

    御风翻身继续睡去,哪里知觉,白苹红了眼,落下泪,摸了摸腰间的短刀,便听无邪在外说话声音。

    白苹起身便见紫梨进来,紧忙低头道:“公子不起!”

    紫梨走近床围,用手轻轻顺着御风胸口,对着白苹调皮眨了眨眼,用左手故意轻轻触御风脖颈,快速点一下便收回,小声道:“再不起来我就点你痒痒肉!”御风竟像个孩子一样闭着眼睛笑了起来,嘴里还是嘟囔:“不要!不要!”

    紫梨便继续在他脖颈上轻轻点点,御风慢慢睁开眼睛,明亮的眸子似清泉中的墨石,紫梨趁着他还迷糊紧忙住手,白苹见他清醒便要扶他起来,御风坐起一把便将白苹抱住,用手婆娑白苹腰间,笑叫道:“让你闹我!”白苹被这猛间的动作唬得一跳,御风所触便是腰侧,一触痒便发笑,正要发怒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紫梨见白苹笑,便道:“这还是第一次见白苹笑容!”

    御风便止住,瞅去白苹,白苹止了笑怒气冲冲起身便要走。

    御风拉住白苹的手道:“可不要生气了!都一处闹着玩罢了!”

    白苹甩开手出去了。

    御风喊也不住。

    紫梨捂嘴笑道:“看看还有不理你的人呢!”

    御风道:“这个白苹姐姐好奇怪!我是不是哪里得罪她了!”

    紫梨道:“她就这样性子!不爱和人玩闹,和我也是一样的!”

    御风便点头,道:“那我以后便不要和她玩闹,不小心得罪了她,她就真的不理我可怎办!”

    紫梨一面给御风紧腰巾一面道:“无邪姑娘等着呢!”

    御风便急了起来,匆匆漱了口,登上靴子便往外跑:“怎不早说!”

    一出去哪里有无邪影子。

    用过早点,御风便奔去亭馨小筑,无邪果然在那里!

    御风上了阁楼便见无邪在抚琴,挽着一个仙云髻,斜插宝石发簪,侧脸碎发随风轻扬,着古烟碧文霞罗衣,指若削葱,腰如约素,飘然出芒,清丽盖世。

    香鼎炉里弥散着清冽的气味,望去袅袅腾腾真是仙子模样。

    御风沏了茶,捧杯倚靠窗前,听琴临高。

    一曲罢,无邪起身道:“你怎来了?”

    御风欢乐道:“紫梨姐姐说早间你来寻我,那时我还睡着,不知是何事?”

    无邪道:“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御风急给无邪倒了茶递去道:“哥哥还有什么托付?”

    无邪道:“督促你好好修道习武!”

    御风笑道:“哥哥不在没人陪我同去,我就懒怠了些!”

    无邪道:“事事都要人陪着可不好!谁人能陪你一辈子呢!”

    御风道:“怎会没人?我便可陪着哥哥一辈子。”

    无邪听后道:“快别说孩子的话!今日我便陪你去!”

    御风喜道:“最好不过!”

    两人一同去了嫏嬛馆,嫏嬛馆却是个藏书阁,除了武功秘籍还有许多经书诗集,除了庄氏兄弟谁人都不得进去。

    无邪明了此地禁止外人,便是御风诚邀自己也未必能进,到了嫏嬛馆门口便道:“我对武功也是不同一窍,你自己进去看吧!我在湖心小亭子等你!”说着便去。

    御风进去半刻便出来。

    无邪便道:“你怎出来了?”

    御风道:“嫏嬛馆全部武功秘籍我早便看完了,不必进去了!”

    无邪疑惑道:“全看完了?”

    御风道:“嫏嬛馆藏书千万,多数便是经书诗集、人文地理,武功秘籍多者也不过一百,我五岁上便同哥哥一起去,早就熟记在心。”

    无邪想到之前御风不敌钟愁情,便问道:“如此说来,你算修得仙派上乘之学?”

    御风摇头道:“算不得!嫏嬛馆好些秘籍残损,须得哥哥填充补全,并且都是上乘之学,若是有差迟就会走火入魔。我所习的不过是本门下乘之学。”

    无邪思量,默默道:“这就对了!怪不得那日交手钟愁情却是技高一筹。”

    御风见无邪不语,以为无邪在质疑自己所说便道:“是真的会走火入魔的!我十二岁上一人去了嫏嬛馆看了《穿纵术》练了之后便疯魔了,师父说特别凶险,从那以后便是师父和哥哥叫我练那门我就学那门。”

    无邪听后便紧张道:“那就不要去了!”

    御风道:“无碍!只要不修炼我看看便好!哥哥往常也是进去看看诗集子曰的,根本不好好看秘籍,我便是厌了就在里头的石床上睡一觉!”说完呵呵笑了。

    无邪见他淘气便皱了眉,转身走去古北口方向。

    御风急忙跟上。

    无邪便问道:“你跟我作甚?”

    御风道:“你要陪我的!你自己说得却赖人!”

    无邪道:“我说陪你习武看书,又没说陪你玩闹!你可去找白苹!”

    御风皱眉道:“白苹姐姐不爱玩闹!我今日闹她,她不怎么理我!”

    无邪冷声道:“那你去理她,不要寻我!”说完便快步走了。

    御风扬掌,拦住无邪,讨笑道:“你怎了不理我了?我又没闹你!”说着便露出茫然的不解和委屈。

    无邪冷冷道:“谁要你闹我!你愿闹谁便去闹谁和我有甚关系!”径自走了。

    走了半刻也不见御风追来,渐渐慢了脚步,一转头御风还在原地,寸步未动,无邪一回头,御风便幽怨地瞪着她,赌气的模样凶煞了些,像暴怒的小兽,眼圈渐渐染上水雾,温润且烦恼。

    无邪没好气心里骂道:“没心肝的!你自己招惹别人,该是我生气发怒,臭小子还装着可怜样还要我去哄你!”心里虽这样骂还是走进了些,御风死死盯住无邪,无邪顿时红了脸,小声道:“走啦!”御风还是不理。

    无邪便伸手轻轻去拉御风袖口,御风甩开,一扬掌头也不回便走了。

    无邪止住,顿下哭了起来。

    这一夜御风没有回天门台,云鸟飞来,留信说在妙音谷。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